[职场激情]姐夫的荣耀第二部-女王归来(1-18卷完)作者:小手 (19/19)

2020-01-10

第120章-128章之四
  直到淩晨,戴辛妮与章言言才回来,打开房门,拧开壁灯,见我躺在床上,章言言笑嘻嘻着刚想爬上床,却被戴辛妮扯了下去:「别吵他了,让他睡吧……你也早点休息,明天去公司,有几笔支出需要签字,你代我签了。」
  章言言好像充耳不闻,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说:「辛妮姐,我想今晚和他睡,我们一起睡。」
  戴辛妮摘下耳环,踢掉鞋子,不忘给章言言一个鄙视:「睡你个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幺,他这幺多女人,你都不让他消停一会。」
  章言言跪上床沿,轻抚我下巴,小嘴嘀咕着:「别人不消停,我们消停,那我们不是很吃亏。」
  戴辛妮迅疾走来,又将章言言扯开,脸上微愠:「都这幺想,他受得了?」
  章言言撇撇嘴,揶揄道:「果然是大老婆,温柔体贴,哼,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这是严笛透露的。」
  「什幺秘密。」
  戴辛妮一怔。
  章言言诡异一笑,故意卖起关子:「我去洗澡了。」
  戴辛妮大怒:「你信不信我叫中翰休了你。」
  章言言冷冷反击:「不信,我这幺漂亮,老公一定舍不得我。」
  戴辛妮没好气,威胁道:「少在我面前臭美,什幺秘密,你说不说。」
  章言言一脸得瑟:「求我呀。」
  戴辛妮像看怪物似的看着章言言,气得咬牙切齿:「中翰休不休你,我可不敢说,不过,我炒你鱿鱼是有这个权利的,公司主管以下的职员任免,我说了算,章言言小姐,从明天开始,你不用去上班了。」
  章言言一听,脸色顿时大变,放下嚣张气焰搂住戴辛妮撒娇:「哎呀,辛妮姐好,辛妮姐妙,辛妮姐呱呱叫。」
  「骂我是青蛙?」
  戴辛妮冷笑。
  章言言撒娇越撒越离谱,竟然抱着戴辛妮猛亲:「不是,不是,是顶呱呱的意思,辛妮姐,小女子章言言出言不逊,恳请你原谅。」
  「哼。」
  戴辛妮用力推开章言言,似乎怒气未消,不过,美丽的鹅蛋脸明显有了一丝笑意。
  章言言像皮球一样又弹了回来,双臂搂着戴辛妮哀求:「这秘密是……」
  戴辛妮把脸拧到一边:「我不想听了。」
  章言言眼珠子转了转,可怜兮兮道:「哎哟,错了错了,我错了,这秘密是严笛说的,她说中翰正修炼一种很厉害的内功,是真正厉害的内功,跟以前我们在电视上见到的一样。」
  戴辛妮虽嘴上说不听,实际上竖着耳朵听,章言言刚说完,戴辛妮就马上问:「怎幺个厉害法。」
  章言言不敢怠慢,正色道:「就是身体很棒,床上那方面也跟着很棒,你没见咱们老公大冷的天就只穿单衣吗。」
  戴辛妮朝我看来,满脸柔情:「中翰的身体素质是好,但性生活总不能索求无度吧。」
  章言言神秘道:「他只要不射出来,就等于他下面长出一根大手指,我们只不过借用一下他的大手指满足性欲,不算索求无度。」
  戴辛妮嗔怪:「有你这样比喻的吗,万一他想射呢。」
  章言言娇笑,搂着戴辛妮的胳膊又是一阵撒娇:「那就先问老公呀,问他今天有没有射过,射过对少次,我听泳娴说,普通男子在中翰的这个年龄段一天射一两次很正常,中翰又天天喝郭泳娴几万元一碗的药汤,加上身体比普通男子要好,又练习内功,估计可以每天射三次,如果今天中翰射过三次,我们就叫他不要射了,只做不射。」
  戴辛妮眨着大眼睛,不停唉声叹气:「改天我要叫公司的杂务修理一下我们财务室的大门。」
  章言言莫名其妙:「修理?我们财务室的门好像没坏呀。」
  戴辛妮干笑两声:「嘿嘿,我认为一定坏了,还不小心夹到了你的脑袋,整天想出这些不靠谱的事儿来。」
  「哼。」
  章言言气鼓鼓的样子,她终于明白这是戴辛妮拐着弯子骂人,我暗暗好笑,戴辛妮的智商至少在我的美娇娘中排第三。第一当然是唐依琳,第二是郭泳娴。
  见章言言生气,戴辛妮反而和颜悦色了:「我的好言言,拜托你用一下脑子好不好,中翰会如实告诉我们每天跟谁上床,有没有射,是否射了三次?」
  章言言眨了眨超大的眼睛,思索片刻,也觉得戴辛妮说得有理,心中气馁,把目光转移到我身上:「老公不是很爱辛妮姐吗,你问他,他会不老实说吗?」
  戴辛妮撇撇嘴,讥讽道:「你够说中翰舍不得你了,你去问他呀。」
  神情颇为得意,以为章言言知难而退,谁知章言言也不是善茬,跺跺脚,真的朝我走来:「那好,我就直接问老公。」
  「怎幺问?」
  戴辛妮大急,拦住了章言言。
  章言言扑哧一笑,装出娇滴滴的声音说:「中翰老公,你愿意跟我上床吗,愿意跟我爱爱吗?」
  戴辛妮知被耍了,气得挥舞粉拳:「骚狐狸,气死我了,我打死你……你别跑。」
  「咯咯。」
  章言言见势不妙,一边娇笑,一边飞奔而去,留下悻悻的戴辛妮,她收拾了一下四周,大概是準备洗澡了,女神换上薄如蝉翼的睡衣,傲人身材呼之欲出,这才是女人中的女人,女人中的极品。
  我放弃假睡,柔声道:「辛妮老婆,请问,你愿意跟我上床吗,愿意跟我爱爱吗?」
  戴辛妮一愣,转身盯着我,见我睁大眼睛,她吃吃笑骂:「骚男人。」
  我一跃而起,搂住戴辛妮又跌回床上,滚了两圈,让她骑在我身上,我双腿盘紧她的软腰,着急索吻:「男人不骚,女人不爱。」
  戴辛妮的屁股正好压在我胯上,被我顶了几下,她娇羞道:「爱爱可以,可不许射喔。」
  我一脸坏笑:「报告老婆,我今天没有跟别人上过床,没有射过一次,如有说假,天打雷劈。」
  这些话当然是真的,因为此时已是淩晨,又到新的一天。
  戴辛妮没有反应过来,瞪着美目问:「真的假的?」
  「真的。」
  我狂吻而上,把戴辛妮弄得全身滚烫,不小心又摸了她的大奶子,她终于抛下矜持,娇滴滴道:「老公,那我要。」
  「奶子又大了。」
  我大为赞赏,干脆两只都揉上,戴辛妮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给了我一个惊喜:「等等,我穿丝袜去……」
  说完,挣脱我的双臂跳下床,跑出了卧室前厅,三分钟不到,又飞奔回来,还把卧室的灯全打开,一下子,光亮如昼,我瞪大眼珠子,发出感叹:「有此贤妻,粉身碎骨也要报答。」
  别看戴辛妮平时端庄典雅,骄傲矜持,可内心闷骚到极点,她知道我喜欢黑色内衣,黑色丝袜,就不经意地在我面前露春光,让我「不小心」发现她的黑色蕾丝,如今公然穿着黑色丝袜高跟鞋,不穿内裤,不戴乳罩,几乎全裸走到我跟前,我脑袋轰鸣,目瞪口呆,只差一口气就晕过去。
  「不要你粉身碎骨,只要你勤勤恳恳,尽心尽力。」
  戴辛妮袅娜爬上床,像一只野猫,眼波诡异放电,她缓缓爬到我身下,一双纤纤玉手优雅地从我睡裤里捞出一支坚硬如铁,粗若儿臂的肉棒,把玩两下,竟然将硕大的龟头含进樱桃小嘴里,唇瓣饱满,双腮鼓起……
  我突然有一股熔岩喷发的沖动,浑身充满了兽性,嘶吼一声,掀翻戴辛妮,把她摁趴在床上,粗若儿臂的肉棒对準满月般的美臀刺下,正好刺在中央,刺入泥泞紧窄的蜜穴,一桿到底,我还继续捅,戴辛妮嘤咛娇啼,声音销魂缠绵,我疯狂抚摸长至大腿根部的黑色丝袜,疯狂下抽插,翻卷的穴肉散发出腥羶的味道,我喜欢这个味道,醇正却不刺鼻。
  突然,一条曼妙的人影出现在我眼角余光之中,我愕然停下所有动作,喘着粗气,原来是沐浴后的章言言,她上身围着着白浴巾,头发犹湿,看起来妩媚性感,只是超大的眼睛充满了怒火:「现在我才知道什幺叫满口仁义,背地龌龊。」
  我不能让丝袜女神受委屈,忙解释:「言言你误会,是我强奸辛妮。」
  「对对对,是中翰强奸我。」
  心虚的戴辛妮补上一句,可这一句就完全多余,换成我是章言言,也觉得是我在袒护戴辛妮。
  章言言冷冷道:「老公,那你也顺便强奸我吧。」
  我哭笑不得,一声叹息:「你没穿丝袜,不够骚。」
  章言言柳眉轻挑,婀娜转身,我头大了,根本无法左右兼顾,做到平衡,俯下身子,我继续抽动,可惜气氛已被破坏,戴辛妮有些心不在焉,那股闷骚劲消失得无影无蹤,我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挑逗戴辛妮,多亏女神敏感,经不起我挑逗,抽插百多下,戴辛妮又如媚如娇,爱液横流。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章言言又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一次她穿上了黑色丝袜,黑丝乳罩,黑丝内裤,黑丝吊带,脚下是一双水晶高跟鞋。站在床边,章言言扭动她的腰肢,火辣到了极点,还故意扯着吊带,摆出性感POSS:「中翰哥哥,我现在够骚吗?」
  我像中邪一般盯着章言言,气息翻滚,欲焰高涨:「辛妮,你等等,我们先停一下。」
  戴辛妮尖叫:「不,老公不要停,我快来了……这个可恶的章言言,明天……明天我炒你鱿鱼……」
  大腿一阵剧痛,戴辛妮的指甲扎进了我的大腿肌肉里,我幡然醒悟,朝章言言做了个苦脸,一边如火如荼地抽插女神的蜜穴,一边安慰:「言言,老公爱你,你打扮很漂亮,稍等片刻。」
  「辛妮姐要炒人家的鱿鱼。」
  章言言爬上床,尖尖的指甲抚过我背脊,高耸的乳房摩擦我肌肤。
  我朝女神的屁股轻拍两掌,恶狠狠道:「她敢炒你的鱿鱼,我干她的屁眼。」
  章言言咯咯娇笑,鼓动道:「辛妮姐做梦都想被干屁眼。」
  戴辛妮娇喘连连,美臀越耸越密集:「中翰,别听言言胡说,嗯嗯嗯……中翰,用力点呀……啊啊啊……」
  我一边抽送一边问:「言言,你愿意给我干屁眼吗?」
  章言言娇滴滴道:「反正被炒了鱿鱼就无事可干了,我愿意天天陪着老公,老公想做什幺都行。」
  我大喜,搂住章言言眉目传情,香唇送来,我吻了上去,怀中有如此温香软玉,差点冷落了匍匐在身下的女神,她娇吟着,痉挛着……
  我知道,这一夜无法脱身与姨妈偷情了,冥冥中注定我要弥补属于戴辛妮的春宵一刻,连带着也要征服章言言,至于她们的菊花我并不急迫,正如樊约所说,等天气转暖了,我再一一摘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