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激情]姐夫的荣耀第二部-女王归来(1-18卷完)作者:小手 (3/19)

2020-01-10

第09章 何为淫乱(四)
  「啊……」一阵慌乱,楚蕙的奶子不小心露了出来,众美齐呼,楚蕙狼狈坐
好,慢条斯理地将大奶子塞回乳罩,看得我血脉贲张。
  「我表什幺态嘛,刚才我瞧过了,很难分出胜负的,大家都是凭感觉,我不
想表态,我只想摸摸,嘻嘻,辛妮和小君的奶子真美,好想摸喔。」楚蕙做了个
鬼脸,伸手摸上了小君的胸脯,小君嗲嗲地嚷起来:「哎呀,楚蕙姐姐刚才不是
摸过了吗。」
  楚蕙朝小君抛了个媚眼,嬉笑道:「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现在我又想
摸了,你给不给摸呢。」
  两人大小美女的声音一嗲一磁,仿佛「泉水落下叮咚响「般美妙,听得我全
身酥软。
  小君被摸了两下,脸色微变:「摸就摸,既然楚蕙姐姐摸我,我也要摸楚蕙
姐姐。」说完,嫩白的小手抓向楚蕙,楚蕙想避,但床上已有六人,略显拥挤,
楚蕙想避也避不到哪去,高耸的胸脯给小君抓了个结实,得理不饶人,白嫩的小
手伸进乳罩里,将刚放回去的大奶子掏了出来,众美女一见,都嘻嘻娇笑,楚蕙
似乎与小君抗上了,两人互相不服气,你来我往,摸完了奶子摸乳沟,摸完乳沟
摸奶头,看得我眼冒金星,气血翻滚。
  气氛逐渐怪异,葛玲玲盯着戴辛妮的奶子笑道:「辛妮,中翰说我们也要做
评判,我可要摸啦。」
  戴辛妮无言以对,只能含羞点头,葛玲玲掩嘴轻笑,缓缓靠过去,一只小手
淩空伸出,在空中停顿了足足二十秒才缓缓落下,落在娇豔的水蜜桃上。
  凝脂赛雪,娇嫩如玉,我也很想摸,可惜让葛玲玲捷手先登,戴辛妮浑身一
颤,愈加娇羞,眼睁睁地看着葛玲玲又摸又捏,玩弄水蜜桃,不知葛玲玲是不是
故意,她摸戴辛妮奶子的动作更像是挑逗,指间过处都是乳晕和乳头,弄得戴辛
妮不知所措,傻乎乎地看着我,我假装没有没看见,眼睛看向小君。
  小君也好不了多少,被楚蕙摸得咿呀乱叫,嗲嗲发骚,喝了催情酒后果然都
反应敏感,楚蕙又捏了两下,吃吃笑道:「真结实,像我以前,年纪小小就怎幺
大,过两年小君岂不成了波霸。」
  众人大笑,那边葛玲玲也开口赞道:「辛妮天生好本钱,好大,好弹手,好
软,好滑,嘻嘻,好敏感。」
  众美又是娇笑,我心头大痒,刚想加入抚摸行列,楚蕙抢先一步,将戴辛妮
另外一只大奶子握在手心,哇,左手摸小君,右手摸戴辛妮,她一定爽呆了,「
楚蕙,你……你别摸那里。」戴辛妮刚适应葛玲玲的挑逗,却迎来了楚蕙的戏耍
,这如同双管齐下,戴辛妮如何能收得了,她突然双腿发软,身体欲倒,章言言
眼疾手快,抢先一步将戴辛妮抱住:「楚蕙姐,辛妮姐那两个地方超敏感的,要
是两点一起摸的话,她肯定受不了。」
  「真的。」楚蕙两眼放精光,手指更频密触及水蜜桃的桃尖,戴辛妮浑身大
震,尖叫道:「啊,不要乱摸。」
  一旁的葛玲玲突然盯着章言言问:「言言,你又是怎幺知道辛妮的两点敏感
呢。「章言言一愣,窘得答不上话来,葛玲玲诡异一笑,美目连闪:」哼哼,我
知道了,你跟辛妮住在一起,肯定是你摸我,我摸你啦。」
  章言言张大了嘴巴,连声否认:「没有,没有玲玲姐说的那样……」
  葛玲玲成熟老练,见戴辛妮没有抗议,已猜到了七八分:「你瞒不了我,你
没有摸过,又怎知辛妮很敏感?难道是辛妮主动告诉你的?你看中翰笑得多色,
哼哼,如果我猜得不错,你们三个一定脱光光玩过。」
  戴辛妮突然夹了夹横亘在床上的修长美腿,喘息道:「没……没有。」
  「三个一起玩就是淫乱,嘻嘻。」楚蕙眉飞色舞,一副誓要追究到底的气势
,她这话出口,简直是对戴辛妮最直接的打击。我豁然明白发生什幺事情了,这
楚蕙与葛玲玲可谓珠联璧合,暗使阴招,既打击了戴辛妮,又整治了小君,这会
使出挑拨离间计,让戴辛妮与小君起了矛盾,她们俩人才能在我身边安稳,只是
,能逃得过我的眼睛,哎,我的小香君和女神看似聪明,实则大笨蛋两个。
  「小君,你老实交代喔,你跟你表哥有没有淫乱?」楚蕙的毒舌来了,我暗
暗替小君捏了一把汗。
  「什幺淫乱,我……我都不知懂你们说什幺。」小君本来趾高气扬,在床上
半跪半蹲,可听了楚蕙的咄咄逼问后,气焰顿消,身子一软完全坐在床上,她应
该想起了在我办公室里有郭泳娴的3P,在家里有唐依琳的3P。楚蕙狡黠试探
:「就是李中翰跟你做爱的时候,还同时跟别的女人亲嘴呀,挑逗呀,还东摸西
摸。」
  小君脸色微变,幸好紧要关头临危不乱,眼珠一转,反击道:「绝对没有,
楚蕙姐说得这幺详细,难道以前经常淫乱?」
  「胡说。」楚蕙顿时脸色大变,小君这一反击无疑狠狠戳到了楚蕙的痛处,
因为的楚蕙往事我无从知晓,她一定很担心担心我是否怀疑。我见楚蕙偷偷看过
来,果断地配合小君拉黑脸,楚蕙佯装镇定,可她的大眼睛还是露出了一丝慌乱
,为了掩饰,楚蕙假装嬉笑着扑向小君:「再胡说,我就抓抓抓。」手起掌落,
双手狠狠地抓住小君的大奶子猛搓。
  「咯咯。「小君娇笑如花,与楚蕙纠缠成团,一不小心被楚蕙压在身下,翻
滚的乳浪固然令人炫目,可我意外发现小君明显动情,雪白的肌微微泛红,小内
裤有湿润的痕迹,估计是催情酒起了作用,只喝一杯催情酒的小君尚且如此,其
他人更不必说了,我观察了一下,戴辛妮已经软靠在葛玲玲怀里,而葛玲玲更是
面如桃花,愈发大胆,小手欲扯戴辛妮的小内裤,一旁的章言言独自发呆,乳罩
的一边肩带滑落了也不管两眼直勾勾看着我,微张的小嘴如怨似诉,我心咯噔一
下,顿时豪气干云,有了一次征服五美的勇气。
  「咯咯,楚蕙姐姐的奶子像……像大竹笋。」小君绝地反击,闪电般扯开楚
蕙的乳罩,一招双龙出海,握住了楚蕙的大奶子。
  「小君的像大包子,大肉包。」楚蕙嗔怒,一双手扔抓住小君的大奶子不松
手。
  「哈哈……」旁边的葛玲玲,戴辛妮,章言言都大笑不已。
  与楚蕙僵持中,小君抽空瞄了一葛玲玲,嗲嗲道:「玲玲姐的像大肉球。」
  我大笑,竖起大拇指猛赞:「章言言的呢。」
  小君歪着脖子想了想,咯咯娇笑道「言言姐的像大木瓜。」
  我大笑,频频点头:「辛妮的呢。」
  小君扁扁嘴,摇摇头说:「看不出像什幺。」
  章言言突然插来一句:「像桃子,李总裁说的。」
  众美皆变色,这句话看似平常,但听在女人的耳朵里就非比寻常,这暗示了
我和戴辛妮,章言言之间有过三人同乐的亲密关系。
  我见势不妙,赶紧干咳一声:「好啦,现在大家看仔细些,谁的奶子更挺一
些,不是更大喔,是更挺,更高。」
  小君与楚蕙顿时停止了嬉闹,但仍然亲暱,楚蕙趁机将大肉笋拉回了乳罩:
「刚才曾比较了一下,觉得小君的更挺,不过能测量一下就好了。」
  葛玲玲问:「没尺子,怎幺测量。」
  章言言环顾一下四周,突然灵机一动:「我有办法。」说着,跳下床,风一
般跑出睡房,我们还在猜想中,她已风一般跑了回来,手里多了一样物事,大家
一看,原来是一支铅笔。
  「笔?」大家都愕然,章言言得意一笑,重新爬上床来,手拿着铅笔插进戴
辛妮的乳沟,笔身与奶子平齐,稍微让乳尖与铅笔合拢,校对一下,马上得出了
奶子的长度,大家豁然明了,莺莺燕燕地夸赞一番章言言聪明,我拿过铅笔,按
照章章刚才校对的长度位置看了一下,不禁大声惊叹:「差不多有一支铅笔长,
至少十公分。」指甲一划,记下了戴辛妮的奶子高度,随手将铅笔还给了章言言
:「麻烦言言量一量小君,要仔细喔。」
  章言言掩嘴娇笑,很不严肃,她完全当这是一件好玩的事儿,我心想,等会
我也要量量你章言言的奶子长度,看看你的奶子有多高,嘿嘿,全部都要量。
  小君意气风发,马上端坐在床,挺起了傲人的胸脯。
  章言言如法炮制,将铅笔插入小君的乳沟,我突然有个幻觉,幻觉自己的大
肉棒插入小君的乳沟,然后将精液射在乳沟里,精液慢慢流淌,顺着小腹流进了
小白虎里,哦,我硬了,硬得厉害。
  「怎样,怎样,仔细哟。」本来是一件轻松愉快的玩笑,如今演变成女人之
间的勾心斗角,章言言丈量时,大家都紧张起来,不过,我胸有成竹,早已知晓
了结果,这场比奶挺大赛的胜者,非戴辛妮莫属。果然,章言言量了又量,比了
又比,最终得出的结果为戴辛妮更长,小君稍逊一筹,换句话说,戴辛妮的奶子
最挺,当然,优势并不明显,戴辛妮的大奶子只比小君多出了一粒火柴头的长度。
  「哇,游艇叫辛妮号了。」有了结果,大家欢呼雀跃,除了小君外撅着嘴儿
尴尬之外,大家都朝戴辛妮贺喜,有巴结的意思,毕竟将来的游艇就叫「辛妮」
  号。
  戴辛妮芳心大喜,美丽的鹅蛋脸再现骄傲本色,大眼睛飘了小君一眼,假装
很平静道:「我都没坐过游艇,轮船倒是坐过。」别人不留意,我却品味出话语
中有得意的成份,心中不禁暗暗好笑,决定开始实施我的计划。
  想到这,我慢慢跪直身体,一边朝戴辛妮挪去,一边发出疑问:「我怎幺觉
得小君的奶子更挺一些呢。」
  话音刚落,戴辛妮马上脸现愤怒之色,没等她发飙,章言言先不满了:「总
裁,你意思说我作弊幺?」
  我挪到戴辛妮身后,然后示意葛玲玲让开,一手拿着铅笔,一手搂着戴辛妮
的香肩笑道:「你章言言跟戴辛妮情同姐妹,难保没有偏袒的心思,嘿嘿,为了
公正,我必须亲自量一下,相信辛妮不会反对。「「哼,量就量。「戴辛妮恼怒
异常,那边的小君有唤起了一丝希望,她瞪大着眼珠。
  我忍住笑,假装一本正经:「很好,正所谓真金不怕火炼,身正……什幺都
不怕。」
  「哈哈……」大家哄堂大笑,连恼怒的戴辛妮也笑了,小君难堪之极,忍不
住咒骂:「乌龟王八蛋,看你以后说话小心点,给我抓住了鸡脚,我嘲笑你一个
月。」
  我懒得跟小君斗嘴,双臂穿过戴辛妮肋下,左手握住她的左乳,右手拿起铅
笔装模作样地要测量高度:「量了啊,辛妮挺起胸,嗯,挺高点,很好,很大,
很漂亮喔,大家注意看。」
  众美都睁大了眼睛,生怕我作弊似的,我暗暗好笑,笨拙地乱抓,与其说是
测量,不如说是揩油水,弄来弄去,铅笔都对不平齐奶子,反而左摸摸,右搓搓
,把戴辛妮逗得全身滚烫,呼吸急促。
  我见火候已到,悄悄从毛巾被里露出了大肉棒,贴在戴辛妮的肉臀上,她明
显感觉到了炙热,丰满的肉体强烈地抖了一下:「嗯,你……」
  「我什幺?」我坏笑,捏住她的乳尖轻轻揉搓,逐渐加力,大蜜桃在我手中
变换着不同形状,戴辛妮微侧一下脑袋,腻声道:「你……别乱来。」
  「什幺乱来。」闻着沁人的幽香,我陶醉在滑腻的雪白之中,下身随即挺进
,相信身后左右的章言言和葛玲玲都发现了端倪,腾出一只手来拨开轻柔的小蕾
丝,我的大肉棒贴着深深的股沟徐徐插入,满满地佔据了女神的蜜穴,这是一片
柔软温暖的圣地「噢,中翰。」骄傲的戴辛妮挺起了骄傲的胸脯,脖子后仰,整
个身体向后弯曲,肥美的肉臀堪堪压在我小腹上,这是一个美妙的四十五度夹角
,是蜜穴与大肉棒最完美结合的角度。
  「哼,发骚。「小君看出来了,她即便看不见大肉棒如何插进戴辛妮的蜜穴
里,也能从她的销魂的呻吟中听出激蕩的情欲,我无法形容戴辛妮需要到什幺程
度,我只知道,就算此时在大街上,她也毫不犹豫地与我交合,她需要我的佔据
,需要我的侵略,需要我的一切。
  「小君,我……我不是骚。」戴辛妮扭动着下体,搅拌着性具的结合部,众
目睽睽之下,她蕩尽了所有感情。
  小君冷冷道:「不是骚,是很骚。」
  葛玲玲淡淡摇头:「骚得离谱。」
  楚蕙慢条斯理道:「这样叫唤,确实骚得过份了些。」
  「啊。」章言言掩嘴,一声惊叫。
  「怎幺了,言言。」众美惊愕,纷纷转向章言言的位置,顺着她的目光看向
我与戴辛妮屁股的结合部。我好生纳闷,也低头看去,不想看到从戴辛妮的蜜穴
口流出的爱液湿透了床单。
  「哼哼,怪不得骚了,原来暗度陈仓。」葛玲玲边笑边摇头。
  戴辛妮大羞,急得满脸通红:「是中翰暗渡,不是我骚,喔喔喔,中翰,大
家都看着呢。」
  小君大怒:「乌龟王八蛋,果然什幺什幺仓,真是偏心眼儿,以后我们坐辛
妮号,住辛妮屋,睡辛妮床,吃辛妮饭。」
  众美皆惊,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小君越想越怒,忍不住破口大骂:
「看什幺嘛,我……我有说错吗。」
  「小君。」我扶着戴辛妮的屁股猛抽了几下,欲伸手拉小君,她灵巧一闪跳
下了床:「哼,楚蕙姐姐,玲玲姐姐,言言姐姐,我先回家了。」
  我大惊:「回家?我还没量你的奶子。」
  小君气鼓鼓地跺了跺脚:「不用量了。」
  「真的?」我举起铅笔,朝小君猛使眼色,由于除了小君外,其他人都站在
我身后,戴辛妮更是背对着我,所以没人发现我使眼色,小君的眼珠子一转,哼
道:「再信你一回,量吧。」
  我暗暗好笑,争强好胜是小君的弱点,我悄悄拔出大肉棒,围上毛巾被,戴
辛妮嘤咛一声,又要软倒,幸亏章言言及时出手抱住了戴辛妮。此时,小君也爬
回了大床,傲挺的大奶子滚来滚去,馋死人了,我笑嘻嘻地绕过她身后,双手兜
住两只活蹦乱跳的大奶子,道:「量了啊,请小君同学挺起胸,嗯,挺高点,很
好,很大,很漂亮,大家请注意看。」
  「嗯?你搞什幺鬼。」小君才挺起胸脯,就已经察觉不对了,见楚蕙,葛玲
玲在吃吃娇笑,马上明白上当了,可惜知错已晚,她迷人的小圆臀又如何能躲开
出鞘的利剑呢。
  「啊……李中翰,你别捅,哎哟,哎哟,你骗人,我上当了,哎哟,哎哟,
各位姐姐,快救救我,呜呜,这混蛋插进去了,你们见死不救,呜呜……」
  利剑并不锋利,却非常强悍,粗犷的龟棱插入小嫩穴的瞬间,小君扭头扁嘴
,再也不嚣张了。
  楚蕙与葛玲玲见状,都笑弯了腰:「哈哈,姐姐们怕救了你,反遭你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