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熟女]灰淫 上篇 (我与绝世美女的爱)01-10 + 下篇(小姨子主导的性爱)11-31 (26/29)

2020-01-10

第二十四章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永远忙碌的浦东国际机场,一位平头男身穿简单T恤
牛仔裤,胶底鞋很不情愿摸了摸口袋,「靠!小气至极的家伙,只给我200快
和一张机票放我回来休息两个月,休息就休息了,还随时待命,若不是……,算
了算了!」
  与此同时,旁边一位身穿华丽衣裳的少妇一脸鄙视望着平头男,T恤和牛仔
裤都已泛黄,胶底鞋估计磨平了,皮肤晒的黝黑黝黑,乍一看还以为是非洲的难
民,站在路中央风骚的摸着下体,真噁心!
  平头男似乎感受到那女人的眼光,白了她一眼心想,老子我五年没碰女人了,
小心我晚上干得你下不了床!
  少妇撇了撇嘴,切!就你这样,一B不把你给夹死!
  ……
  就这样,两人完成了心灵上的交流各奔东西,少妇是谁就不介绍啦,纯打酱
油的,至于这个平头男,那便是我——南天云了!
  习惯性挖了下鼻孔,并非里边有什幺,实在是种习惯,挖完还往嘴里舔了舔,
鹹鹹的!(旁边倒了一片)接着四周望了望,小悠,在哪条路来着?
  天啊!不是不认识,而是,上海这种大都市,变化实在太快啦!
  算了,摸了摸口袋,再仔细想了想,打个的吧!顶多钱不够到了那叫小悠给
钱!嗯!点点头后朝路边招招手,半小时后,依然是那熟悉的店口,里边依然坐
着那熟悉的美人,旁边还有位帅气的小哥,店门口停放着的奥迪,应该就是他的
吧!
  莫非?那是小悠的追求者之一?抑或?男朋友???
  不管这些,大踏步走了进去,巧的是正好打断那男人快要摸到小悠的动作,
我心一喜,小悠看来还单身,两人见我推门而入,男的一脸吃惊+ 嗔怒,小悠一
脸疑惑望着我,我脑子一转,哎呀!在部队呆了几年,面貌都大变样,小悠都认
不出了!
  「你好!」小悠很快反应过来,起身招呼道:「有什幺需要定製的幺?」
  「我……」我刚开口準备说什幺,男的起身瞪了我一眼,转而满脸微笑望着
小悠,「小悠,那我就不打扰你的生意了,晚点电话联繫,我先走啦!」
  「嗯!」小悠同样报以友好微笑,男的绕过我身边走了出去,故意将那奥迪
车解锁,大力开门关门,似乎向我炫耀那车是他的,我一路目送他离开后,才转
身沖小悠一笑,「我!是来强姦你的!」
  「哦?」小悠好气又好笑,双手环胸望着我,「这大白天的,你来开这玩笑,
有意思幺?」
  「不!不不不不!」我连连挥手,「小悠,我真是来强姦你的,这大白天的,
你这店开的大大咧咧,被别人看见不好,要不你看是不是可以提供个场所,让我
安心强姦你呀?」
  「神经病!」小悠手一挥,「趁我还没报警,快点滚出去,当刚刚的事没发
生过!还有小悠这个名字,不是你这种穷鬼能叫的!」
  「额!」我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若不是那家伙比我高一级,我非打扁他不可,
害我出门都被小悠看扁了,「小悠姑娘,我真的是来强姦你的,至于你报不报警,
那是你的事,但我得好心提醒你,本来可能我只打算强姦你2,3小时,若你报
警的话,我非干你到明天不可!」
  「神经病!」小悠边说边掏出手机,我见了也不恼,逕自将门锁起,挂上锁
链,这很轻视的动作让小悠拨通了110还未说什幺就挂掉,「喂!我说你个神
经病,你谁啊你,没事跑我店里来捣蛋干什幺?我跟你有什幺仇?」
  「呵呵!」我微微一笑,像个小流氓一样踮踮脚,「我真是来强姦你的,当
然对你非常了解,我们的本事都非警察可以匹敌,找个地方痛快打一场,你赢了,
任你处置,你输了,任我蹂躏,怎样?」
  「你?」小悠皱起眉头仔细打量我起来,很平常的衣装,看起来并非十分强
壮的身材,黝黑的皮肤,加上那似乎有些熟悉的脸蛋,但怎幺也想不起我到底是
哪号人物,可见我这五年来,有过多不寻常的经历。
  「好吧!」小悠摊摊手,既然无法逃避,只能面对,加上她本身实力强劲,
打就打!说完便往后门走去,我料想她也会带我去自己住的地方,便跟上了她的
脚步。
  出了后门没几步,进入一个小区,看来小悠也犒劳自己不住出租屋了,坐电
梯到九楼,这小区还比较高档,进门用电梯都需要磁卡刷,一层楼还就只有俩住
户,901和902,她901,开门进去后首先是那大客厅,至少40个平方
,我不禁连连点头,小悠还没亏待自己,那我就更放心了!
  「好了,这是我住的地方,就我们俩了,现在你能告诉我你是谁了吧!」小
悠很随意换上拖鞋,倒了一杯柠檬水喝了口说道。
  「不错不错!」我环顾下四周,估摸这屋有160以上平方,连连点头道:
「这房子得好几百万吧!」
  「千万!」小悠继续喝了口水,「你找我就为了来看看我住的地方?」
  「不不不!」我脱掉鞋子,里边袜子的臭味连自己闻了都微微皱眉,「我真
是来强姦你的,我说你就这幺带我来你住所,就不怕?」
  「哼!废话少说,你连警察都不怕,我还怕啥,动手吧!」小悠眼神一变,
杯子放在一旁桌上,「我也得跟你说下,待会带坏了我的东西,你得照价赔偿,
否则,你死定了!」
  「啊?」我像无赖一样将口袋一翻,掉出来几张加起来才120多快的纸币,
还有三个硬币,「我身上就这幺点钱,恐怕只够赔你桌上的杯子钱!」
  「混蛋!」小悠娇呼一声,一个转身修长美腿直扫向我面门,我赶紧后仰躲
避,啪的一声入门壁橱被踢的支离破碎!一击不成,底下堂腿立马跟上,我只能
后翻单手撑地,可忘记背后是一扇门,就这幺滑稽的撞在门上,小悠立马跳起又
一旋转踢,我无语这女人咋这幺爱用腿的同时,只能撑地手用力一推,準备来个
前空翻躲避,可!!!!
  小区的房子,都比较矮,不像乡下有4米高,刚起身脚就顶到了天花板,望
着快速扫来的腿,在那0﹒05秒内屈手护住脑袋,呯的一声硬抗小悠这一踢,
手臂上传来强烈的力道击中脸部,就像被人呼了一棍子般,嘴里的牙齿都发生了
摇动,痛苦的是自己还这样被小悠踢定在了墙上!
  「吸……」吞了口口水的我只能流氓般舔了下小悠穿着袜子的脚,「真香!」
  「混蛋!」小悠皱眉脸怒,收腿又是一击重踢,这再一下我可吃不消,赶紧
缩身躲过这脚,接着瞄準小悠下体,脚下一蹬用肩膀将她顶飞了出去!
  呯!望着那被她砸破的桌子,我顿时心疼不已,这打架来真格,摔的她疼的
我呀!
  「呀!」小悠快速爬起大喝一声冲了过来,望着她淋漓的攻势,我赶紧起手
抵挡,无奈!自己忘了这一茬,只能死守不攻,边打边退边寻找机会推开她,周
旋了几十个回合,我两条手臂都挡的生疼,她才气喘吁吁停在桌子另一边望着我,
「你,你个混蛋!只守不攻,什幺意思啊?」
  「我!我怕伤着你,心疼!」虽然是防守,依然花费不少气力,稍稍憋红了
脸望着她。
  「你的反应速度,力气都比我强,我自认不是你对手,但你到底是谁?不告
诉我的话,想要我的身子可也没那幺容易!」
  「嘿嘿!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我掀起T 恤,解下绑在腹部的长绳,在她
异样的目光中微微一笑,「我为今天做了五年努力,怎幺可能不有备而来!!」
  「五年?」小悠眉头紧蹙,似乎对这个数字十分敏感,依旧仔细打量着我,
依然无法识别下掏出手机,我摇摇头,似笑非笑冲了上去,三分钟过后小悠被我
摁在地上双手快速反绑,她擡腿将我一脚踢开,我一个翻滚淫笑着继续扑了上去,
又一分钟过后,她双手双脚全被反绑在身后,反弓着像只虾一样怒视着我,却无
法挣脱开绳索。
  「大功告成!」我拍拍手趴在地上捧着她的脸,「亲爱的,你真漂亮!」
  「呸!」小悠吐了我一脸口水,「你这身法肯定在部队里呆过,身为守卫国
家的人居然做伤天害理的事,有什幺好得意的!
  真为你这样的人感到羞耻!「
  「不!我是光明正大得到你的,没什幺羞耻,而且这也不算伤天害理的事啊!」
  「有本事放开我,我们再打过,把我绑起来算什幺英雄!」
  「呵呵!以前军委主席邓大大说过,不论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也
就是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我们军人的天性,现在我已经达到目的了,为什幺还
要把你放了再花力气呢?」我开心的捏住小悠的下巴,伸长舌头在她那绝美的脸
庞的鼻子上使劲舔了口,「哇!好美味呀!」
  「神经病啊!!!!」小悠吼着再用力挣扎了几下,依然无法挣脱怒视着我,
「看来我今天肯定要失身于你了?」
  「嗯!」
  「可不可以轻点?」
  「不好!」我微笑摇摇头一把抓住她的乳球,次啦一声暴力撕开外衣与胸罩,
那两颗跳出来的依旧丰满坚挺Q弹的乳球,让我双眼直放光,「小悠,五年了,
你的身材还是这幺棒呀!」
  「神经病啊!」小悠骂道:「要干便干,撕我衣服干嘛!好几千块呢!」
  「嗯!我喜欢你这样骂我!」说完我便一口含住她乳头,用力舔弄含吸,完
全不顾她挣扎与破口骂,反而更能增加我的快感,五年,拼了五年,忍了五年,
为的是什幺,不就是干小悠幺!眼下羊入虎口,当然得慢慢品嚐了,像猪八戒吃
人参果那样,可就无趣了!
  「啊啊啊啊啊!」几分钟过后,小悠终于放弃抵抗哀怨的望着我,她既然放
弃抵抗了,我也停止嘴里的动作望着她,「怎幺了?不叫了?乐于接受啦?」
  「对啊!」小悠眨巴下眼睛,「算了,跟你也说不明白,你爱咋滴就咋滴吧!
  就当我是个死人,一不小心给狗咬了一口!「
  「好吧!我很乐意做那只咬你的狗!」我也学她那无赖样耸耸肩,往她屁股
上一坐,抓起两只脚丫,撕破袜尖张开就舔,嘴里含糊不清道:「嗯嗯,你的脚
丫,好美味哦!脚趾跟乳头一样嫩滑Q弹也,还有脚趾缝里,触感好棒,一点鹹
鹹的脚汗,是你今天才出,特意为我留的幺?好好吃哦!」
  「你你!神经病!啊啊啊!我怎幺被,你这幺个神经病,给……啊啊啊!你
是不是没碰过女人啊!」小悠被我舔的脚痒,边挣扎边继续开骂。
  「不不不!我是从没碰到过这幺美味的脚,实在太好吃了!」边说边张开血
盆大口的我,直接将她五根脚趾完全含入口中,牙齿轻咬其脚趾关节,舌头舔弄
其脚趾缝,叫她凶!
  「啊!哈哈!我,你,神经病啊!哈哈哈哈!」
  光舔脚趾不够过瘾,吐掉后我张开咬住其脚掌,自脚趾开始一直往下咬到脚
后跟,两排牙齿用力沿着脚线磨啊磨,人的穴道本就在脚掌上集中,牙齿这幺磨,
是个人都得痒的笑出眼泪。
  「神经……啊病!啊!你要,奸,就奸,干嘛,要这样,欺负我,啊……5
5555」
  磨着磨着,小悠居然哭了起来,听其抽泣声,我心一软鬆掉嘴里的美食,将
她翻身怜悯的望着她,「我的女神,你怎幺哭了!」
  「都因为你!555555」小悠越说哭的越凶,「你说五年,让我想起五
年前对自己爱的男人的约定,这五年我一直守身如玉,就为了将自己完璧之身给
他,可现在却要被你夺去,我能不伤心幺!夺去前你还要这样折磨我,5555
5。 」
  「小悠不哭!」我趴她身上爱怜的舔去她的眼泪,「你不是处女我知道,所
以不要这样骗我!至于你五年前承诺的男子,他反正不是第一个得到你的,中间
多一个我也无所谓嘛!」
  「你怎幺知道我不是处女的!」小悠边哭边撅嘴望着我。
  「我是高手嘛!」得意扬了扬拳头,示意能打的过你的还不是高手幺,顺便
继续舔着她的眼泪,「你的眼泪都这幺美味,多流点,真好吃!」
  「变态!」小悠啼笑皆非,一脸苦相望着我,真被我这幺个人打败了。
  「不过我对你承诺的男子挺感兴趣的,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他是谁,说不定我
认识,今儿就放过你了!」
  「不告诉你!」
  「好吧!」我伸手到其夹紧的两腿间,「不告诉我的话呢,今儿你的菊花,
也归我玩弄了!」
  「神经病!」小悠扭捏下身子,「他叫南天云,你可以放过我了幺?」
  「他啊!」得此答案我心一喜,也很满意,这答案我心里也能猜到,「想不
到如此漂亮的小姨子喜欢她姐夫,真浪费!」
  「你?你怎幺知道,他是我姐夫?你究竟是什幺人?」小悠眉头皱的紧紧望
着我。
  「我啊!」深吸一口气望着眼前的美人,「五年前,我立志要打败小悠并得
到她,义无反顾去参军,呆部队一年的时间,才渐渐明白自己的特殊体质,因为
各项才能拔尖被特种部队看中招去,并成为他们的佼佼者,最后又一年的时间进
入神鹰部队,直到今天成为了神鹰团黑星领队!哎!五年的时间,被他们折磨的,
连小悠都无法认出了!」
  「姐夫??!!」
  「嗯!」我边点头边解开小悠身上的束缚,「今天,就一小时前,见到你依
然完好,我的心一下充实了许多,为了你,值!」
  「啊……」小悠娇呼一声扑到我怀里,爱怜抚摸并亲吻她头髮的我,难得流
出了眼泪,身为神鹰团黑星领队,除了团长可以说个人能力在部队中属于顶端的
我,居然流出了眼泪,「家里,小若、小晴,还有妈,她们都还好吧!」
  「好,好!」小悠伏在我肩膀上,已经泣不成声。
  ……此处省略半小时诉苦……
  「好了,言归正传,我今天是来强姦你的,赶紧的,卧室在哪?」
  「那!」小悠害羞的指了指走廊尽头的房门,继续趴在我肩头。
  「走咯!」雄起的我,一把将她环抱,大踏步朝卧室走去,粗鲁将她扔在床
上后,快速拉掉自己身上的束缚,一下扑在她身上。
  「待会,记得要轻点!」小悠手指划着我的胸膛说道。
  「没门!」我邪恶一笑低头吸住小悠嘴唇,湿吻,足足十分钟,很湿很湿的
吻,吻的她泪眼朦胧,胸脯上下起伏,顶的我好快乐。
  「报告小悠,姐夫我要舔你穴穴,请批準!」见其已完全进入状态,我起身
敬礼道。
  「不许!」小悠羞红着脸歪向一边。
  「拒绝无效!」一个飞跃,我的脑袋已沈入其穴门口,次啦一下撕破最后的
阻挡,她哎呀一声却呈大字摆好姿势,「神经病啊!很贵的!」
  「反正你的钱!」我粗鲁的将其两瓣花朵左右一分,舌头飞快滑入其阴道之
中,「啊哟!里面好湿,小悠老早就想要了哇!」
  「神经病!」小悠拉过被子盖住自己上半身,「要奸就奸,快点!」
  「哈哈哈哈!」爽朗大笑的我,见奸计得逞,也不多滑腻,愤怒的阴茎对準
小悠那花朵,刺溜一下直插到底!
  「啊……」小悠仰头直身屁股擡的老高,好一阵才缓过劲来,「姐夫,你的
鸡鸡,好粗好大!」
  「那是!」感受着小悠穴内温暖潮湿,与众不同的强大吸力,与穴肉一阵一
阵蠕动着的吸附力,想起五年前她的话,若没点本事的人干她,肯定没几下就一
洩如注!同时又想到三年前那几个变态围着我说:「嘿嘿嘿嘿!小天小天,神鹰
队员不但身手了得,这性能力,也必须一骑当千呀!」
  我满脸惊恐望着他们手中一大堆道具,终于明白为什幺这支部队被称为魔鬼
部队,电动飞机杯,橡胶吸尘器,电流刺激……
  那一套工具下来,比让我50公斤越野一天还要累,整个人完全虚脱了!
  一年的坚持后,等待我的是,意念控制射精项目,要知道,被那些道具折磨
的我感觉鸡鸡不是自己的,即使被女队员舔弄也完全没了反应,结果还要求要会
什幺3秒钟射精,不撸管射精,或者十分钟射精,二十分钟射精,随机时间射精,
总之是要你射就得射,不许射怎幺都不能射!
  等终于勉强合格后,还得通过锻鍊增加阴茎的硬度,长度,粗细,还有中医
教按摩阴茎根部的穴位,使其不断被开发,被开发,被开发,还有传说中的秘法。
  当问起为什幺这支部队要学这个时,那个变态队长说:「小天啊,我们经常
会被派执行普通人无法完成的任务,这一方面是为了被抓时能忍住奇葩的审讯方
法,二是为了极端情况下可以操服女人套取情报,加上我们是精英中的精英,那
各方面都必须是精英,性也不例外!」
  「哦!」点头时我心里只知道,这能力强了,一夜想多少浪都行了,最给力
的是,给自己训练的女队员,各个都身材棒棒,脸蛋靓靓,服务周到,细节完美,
简直就每日天堂与地狱同享受哇!
  如今,得意操着小悠,即便强如她那吸力超强的美穴,我也完全应付自如!
  「啊,啊!姐夫,好,好,舒服呀……」
  「那是!」一开始就一下又一下用力操着小悠的我得意洋洋,「比起小狼,
丝毫不差吧!」
  「嗯,嗯,小,小,小狼,怎能,跟,啊……姐夫~ 比,呀!」
  「嘿嘿!我这玩意,可是如意金箍棒,专捣你这种,淫穴!」
  「捣,捣,哦!我,啊,啊,啊……」
  才几分钟时间,我这还没开始呢,小悠居然已叫着达到第一次高潮,阴道内
更强烈的吸力,一股强有力的水喷在我阴茎上,真是极品水鸡!
  「小悠看来忍得太辛苦太饥渴,才这幺几下就高潮,不给力呀!」边抚摸她
平坦小腹的我也得到暂时的休息,阴茎依然顶在其最深处并心中感慨,我的阴茎
算大尺寸了,怎幺就顶不到小悠尽头呢,没有那种入另外一个洞的感觉呀,她的
子宫得埋多深!
  「坏蛋!」小悠两只手抓住我结实的屁股嘟起嘴,「我要夹紧腿再来!」
  「遵命!」我行了个标準军礼,待她腿一夹起,就开始新一轮抽插,小悠嗯
嗯啊啊的叫声令我兴奋不已,坚硬的阴茎加上满意的饱满度令小悠很快达到了第
二次高潮。
  第三轮开始,小悠双腿被我举起并放在肩膀上,我就不信以自己的尺寸无法
插到小悠子宫口,非要顶开那里将精液注入不可!抽插速度更快,力道更强,可
依然无法达到那最深处呀!倒是小悠,强如她的体质都被干的连连求饶。
  「姐,姐夫,啊!你,要,干死,小悠,啊,啊……」
  「没有呀!」我轻鬆回答,「你看我一点都没累,是你不如从前了!」
  「那你,暂停,啊……一下,让,啊……我,休息……啊,一下,好,啊…
  …不好,啊……「
  「不好!」我才不管她呢,加速,干!大力,干!就连两颗蛋蛋都鼓足力量,
非要干进去看看阴道的结构不可!
  又几分钟过后,小悠连最后一声都叫不出来达到了高潮,阴道没有强烈收缩
喷水,只是一下变得更加湿润而已,我丝毫不怜香惜玉,翻过小悠的身子,继续
开始背入式抽插。
  因为短时间但高速的高潮令小悠的身子有些不适应,背入式使其感觉有些不
舒服,扭捏着身子要我出去,我才不给她这机会,採用多浅少深的方式,退出半
个茎体在洞口缓慢摩擦,双手环至其胸前有规律揉捏,手指夹住乳尖搓弄,磨得
水水又多起来时缓慢但大力深入,让所有穴肉都能体验到摩擦与充实感。
  没多少回合小悠已舒服的哼哼,我便将半个身体重量压在小悠身上,双腿夹
住小悠双腿,左手撑床,右手环到小悠腿间抚摸其馒头与阴蒂,从馒头尖滑过阴
蒂至触碰到自己阴茎,再滑上去到馒头间,如此反覆多次,小悠的穴穴又恢复水
汪汪状态。
  「宝贝,要跟随自己私处的想法,是不是又想要啦……」
  「没有!我要休息!」小悠倔强回答!
  「哦?」我将阴茎滑出,用小拇指将龟头抵在小悠阴蒂上,滑动龟头不停摩
擦,中指则伸入其穴口,沿着穴壁摩擦摩擦,「那你可得好好守住,不许要哦!」
  「讨厌!」小悠扭了扭屁股,你现在不是强姦我幺,还问我要不要干嘛!
  「这样才带感呀∼」将中指退出来,沾满淫水含在嘴里咗了咗,「嗯∼小悠
的淫水,真美味!」
  「讨厌!」
  「你要不要尝尝?真的很好吃哦!」
  「不要!」
  「不行!」我强力分开小悠双腿,中指食指同时迅速插入其穴穴中,捣鼓两
下拉出水丝伸入小悠嘴里,小悠不情愿的嗯嗯,「好吃幺?」
  「不好吃!」小悠暧昧将我手指吮吸乾净答道。
  「那应该是份量太少的缘故!」我点着下巴很认真想了想,提起阴茎大力插
入小悠穴穴中,用极快的速度插了好几十下,直插得她娇喘连连再大力拔出,在
小悠空虚哀怨的眼神中将鸡鸡挺到她面前,「来,这次份量够多,尝尝看好不好
吃!」
  「你坏……」小悠媚眼如丝瞪了我下,转而双眼放光看着我足有20多釐米
长,4釐米多粗的大鸡鸡,伸出小舌从龟头到根部舔了一圈,砸吧砸吧后说道:
「好像有点好吃了,就是份量不够!」
  「哈哈!」大笑着的我赶紧的,将大鸡鸡继续插入小悠阴道之中,捣鼓几下
沾满淫水递给小悠,她继续将茎体上的淫液一滴不漏吸入嘴里,砸吧砸吧嘴巴说
还要!
  这种画面,实在令我兽性膨胀,大力干!再大力干!
  「啊,啊!姐夫,干,干死,我,我,啊,不要,吃,啊,了,快,快,小
悠,啊,要,爽……」
  「好嘞!」我拉来两个枕头,往小悠小腹下边一塞,垫高她屁股使阴茎可以
更伸入,接着就是干乾乾,大力干,可依然无法干到小悠子宫口,但不管了,先
让小悠爽了再说!
  几分钟后,小悠终于心满意足躺在那,我趴她身上亲吻其耳垂,「怎幺?舒
服了?不想要啦?」
  「想……」小悠主动转头吻我一口,「可,让我,睡一会,好吗?」
  「好!那我给你按摩,助你入睡,睡醒了好让我干!」
  「嗯!」
  按摩也是必学课程之一,不一会小悠便沈沈睡去,我也不恼,轻轻带上门回
到客厅,赤身裸体点了根烟坐沙发上,抽!
  抽着抽着,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半包消去,望着眼前淩乱的战场,笑笑起身
收拾,收拾好后随便找了本书阅读,直到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小悠才裸身踩着地板
走了出来,「姐夫,都天黑啦,我睡了好久?」
  「没多久!」我笑了笑,也不知道黑咕隆咚的她看不看的到。
  「天黑你怎幺也不开个灯啊!」小悠边说边打开走廊顶灯,洁白的灯光映照
在她雪白的肌肤上,令其散发出诱人的光泽,美极!
  「呵呵,习惯了,在部队经常要求在黑暗中组装枪械,有时还要在黑暗中独
自呆个把月,都爱上黑夜了!」
  「好吧!洗个澡一起出去吃个饭?」
  「一起洗澡?」
  「好吧,但你不许和我做爱,我腿都软了。」
  「这个,我暂时不能答应你!」站起身子快速「飞」至小悠面前的我,一把
横抱起她,在她娇笑声中冲入了卫生间,即便小悠「百般抵抗」,我依然将她好
生「伺候一番」才擦乾身子出来,穿衣时她使劲将我推到另外一个房间,才避免
我再开一度的慾望,谁叫我这只饿狼那幺需要小悠的呢!
  晚饭地点选在一中餐厅,本就对西餐不感冒的我,经历部队五年生活更对那
些垃圾食品不屑一顾,点了七八个菜开吃,小悠很淑女我却在狼吞虎嚥,没办法,
在部队这样吃习惯了。这餐厅本就档次不低,衣着有品味的小悠那没有男人衣裳,
我只能穿原先的破旧衣服,这两人坐一起就不怎幺搭,加上那噁心的吃相,估计
旁边N 多人都看的呆。
  不过这些我丝毫不在意,唯一在意的是一位西装革履,提着公文包的眼镜男,
从小区出来我的眼睛就不经意关注到了他,在这里又见到他,我绝不认为这只是
个意外。
  将内心想法偷偷告诉小悠后,她也不经意注意了那男人一眼,最后我们眼神
一交流就準备走回去,常年部队熏陶灌注自己不浪费的精神,即便肚子吃撑,依
然把那碗明显味精放多的汤喝的乾乾净净!小悠付钱还挽着我的手,完全一副鲜
花插牛粪上的模样走出这家餐厅后,我从沿路能反光的物体上看到那男子果然跟
了出来,一路还小心提着那公文包,估计里边有摄影装备。
  狗仔?不像!私家侦探?谁请的呢?疑惑是癡汉?
  我和小悠有说有笑走到人比较少的小区墙边,我手一紧小悠立马明白跟我一
拐角就隐藏在那,男子见状赶紧追过来,头才叹过墙体就被我一掌打晕,一手抗
起这个鹅毛般的男子,快速打的回了小悠家,司机只以为那是个醉汉。
  五花大绑好一杯冷水浇醒了男子,睁开迷糊的双眼见到我和小悠后,那男子
眼珠一转惊恐望着我们,「你?你们?要干吗?」
  「嘿嘿!」我拿起那公文包,里边果然有摄像机,倒出来搓搓手,「老实交
代吧,跟蹤我们俩还拍我们,有何目的?」
  「啊!」那男子看着公文包眼珠又一转,「是这样的,我是辛迪加影视集团
的星探,我叫夏健,这位女士长的实在漂亮,我就一路跟着你们,想拍点资料回
去给我上司看看,是不是挖掘这位女士,让她进娱乐圈。」
  「哦……下贱先生!」我一边点头一边搂着小悠的腰,「小悠,我可以亲你
一会幺?」
  「啊?」小悠不明所以望着我,我只能强行捧着她的头,舌尖很快侵入其口
中来了个湿吻,那男子也不明所以看着我们两个,这是哪门子意思?
  吻的拉出长长一条丝我才放开了小悠,接着单膝跪地擡头望着她,「小悠,
对不起,我欺骗了你!」
  「啊?」小悠更不懂了!
  「其实,其实,其实我一直都喜欢男人,因为你长的实在太漂亮了,我实在
没忍心告诉你!」
  「额……」小悠瞪大眼睛,似乎明白了些什幺。
  「眼下这位男士,细皮嫩肉的,我好想,好想……你看,我的鸡鸡,硬的好
厉害,你可以成全我幺?」我指着那大帐篷问道。
  「小天!」小悠点点头,「没事,我爱你,只要你觉得可以,那就可以!」
  「好的!」我满眼放光望着被绑的眼睛男,看得他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啊,大侠,帅哥,那个,那个……你不要乱来啊,我有痔疮,有,有肛瘻,
还还,喂,啊!」在他惊恐的眼神中,我褪下了裤子,露出那兇残的大鸡吧,飞
快将那眼睛男摁在了地上,次啦一下拉开他的裤子,将坚硬的龟头顶在了他屁眼
口。
  「没事!只要能干你,染上性病我都不在乎!嘿嘿嘿嘿!」我邪笑的微微用
力,龟头已经挤开了他那用力收缩但无济于事的菊花。
  「不要,不要啊,我,我是林云派来监视这位小悠姑娘的,你今天敢对我怎
样,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眼睛男撕心裂肺吼道。
  「哦……」我抓紧眼睛男的胯部,「你不是星探幺?怎幺又变成什幺林云的
小弟啦,林云是哪根葱哦!」边说腹部再顶了顶,龟头似要撕裂他屁眼才罢休。
  「真的,我真的是林云派来的,他是谁你问问美女就知道了,我真的不骗你,
得罪了他真没有好下场。」
  「放开他吧!」一旁的小悠见我还要把鸡鸡顶进去,吸口气拍了拍我肩膀。
  「好吧!」我单手将他当垃圾样往旁边一扔,「林云应该就是白天那男的吧?」
  「嗯!」小悠点点头,「他追我好久了,以前还挺好的,现在他爸坐到了上
海市委书记的位置,就不怎幺正常做事,我为你守身如玉,一直都没答应他的要
求,后天是他生日,他想请我以女友身份去参加party,若你没回来,我还
真不知道怎幺回答他。」
  「哦!!」我点点头,「上海市委书记的儿子,官还真大!没对你用强,好
像不算太坏幺!」
  「哼!现在你怕了吧,赶紧放了我跟我道歉,否则我定要你好看!」眼睛男
叫嚣道,但我丝毫不在意,只是继续吻了下小悠,「小悠,我回来了,你是我的
女人,无论谁,都不允许从我身边将你抢走!」
  「嗯!」小悠乖巧的靠在我胸口,搂着如此美人,吸着她头髮上的香味,居
高临下望着那目瞪口呆的跳樑眼睛男,「小悠,我又想和你做爱了,这男的,是
杀了还是扔出去?」
  「扔出去吧!」
  唰!一个圆球,赤身裸体,被我就这幺往电梯里一扔,按下1层,随他去咯!
  至于那公文包,当着他的面撕了个粉碎,并对他竖起中指,告诉他,今晚我
要和小悠过个安稳夜,你若敢怎样,下场和这公文包一模一样!
  美人如玉,怎能怠慢,温柔替她解掉全身衣裳后,毫不客气将她全身舔了个
遍,最后着重攻其阴道,以男上女下最基本姿势进入小悠体内,只用力一挺,龟
头就触碰到了一拳更紧的肉口,带着疑惑腰部继续一发力,在小悠的惊呼声中龟
头挤入一个全新的世界。
  「姐夫!」小悠的声音有些颤抖,「你的鸡鸡,又变长了幺?好像顶到我子
宫里面去了!」
  有幺?我一头雾水,好像没开启一号状态啊,这是怎幺回事,但表面依然笑
眯眯的样子,「是啊!小悠完全接纳了姐夫,令姐夫好兴奋,所以更长了些了,
感觉怎样?」
  「好痛,但又好充实,姐夫动动看!」
  「好嘞!」既然能顶到小悠子宫口,我也不怎幺保留,将阴茎完全抽离直至
半个龟头处,再缓慢且有力的插入至子宫口,强壮的双臂挽住小悠的背,开始活
塞运动!
  「姐夫!」几百回合过后,小悠抱紧我的背,「小悠今天好满足,姐夫明天
再干小悠好不好,把你存了五年的精子,射给小悠吧!小悠爱你!」
  「嗯!」我温柔的吻了吻小悠的额头,「姐夫也爱你!」
  再几百回合的冲刺,每次都能顶到小悠子宫口,痛但舒服的她很快达到两次
高潮,我也不再保留,精关一开将阴茎顶到最里边,一波又一波开始强有力的喷
射,洁白的精子欢快沿着尿道喷射出来,撞击在小悠的子宫壁上,溅起一团团的
精花,欢快游向了那颗保存几十年的卵子。
  射完精后,我从背后抱着小悠,沈沈的睡了过去,总算是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