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激情]姐夫的荣耀第三部之官场险途(1-18卷完)作者:小手 (12/33)

2020-01-10

第八卷
(1)
  载着两位心仪的大美女,我自然开得不快,到上宁时已近傍晚,由于谢安妮
不愿去住赵鹤家,我考虑再三,决定让谢安妮住在县电力局大院的出租屋里,简
陋了一些,但相对隐秘。出乎意料,姐妹俩都没嫌弃,谢安琪自然陪着谢安妮,
小心翼翼地四处查看后,谢安琪赞道:「安妮,我觉得这里蛮好的,你就住这吧,
这里是单位房子,有值班室门卫,离县纪委又近,应该比住酒店更安全。」
  谢安妮没主意,迷人的大眼睛瞄了瞄我,轻轻颔首,姐姐谢安琪较细心,径
直走进主卧,从床上拿起枕头闻了闻,脸上不禁露出奇怪表情,我陡然紧张,上
次是秦璐璐和苏芷裳最后整理屋子,干净是干净了,却难免留下女人的气味。
  「这里不会有女人来吧?」
  谢安妮见姐姐神色不对,急跑过去,一把抢过谢安琪手中的枕头嗅了两下,
一张美脸顿时黑了下来,大概是闻到了香水味。我自知无法狡辩,只好厚着脸皮
猛拍胸脯,信誓旦旦道:「有女人来,我也赶跑她。」
  既不否认我有女人,也尊重她谢安妮,暗示别的女人不如她。
  「你……」

  谢安妮仍旧不高兴,谢安琪看不过眼,悄悄扯了扯谢安妮的衣服。
  我大献殷勤:「这里一应俱全,冰箱有好多吃的,热水器是新的,我帮你们
开热水,你们可以先洗个热水澡,等会带你们去吃饭,今晚要在这里过夜,你们
将就些吧。」
  语带恳求,脸露微笑,两姐妹反而不好意思了。
  我赶紧转身去洗手间,一边调试热水器,一边运功偷听。
  「你好幼稚,像他这种男人会没女人?如果他没女人,绝对是变态,你愿意
跟一个变态在一起?」
  卧室里,谢安琪在小声训斥,谢安妮没有吱声,脚步轻移,似乎离开卧室来
到客厅。
  我暗夸谢安琪心态成熟,像我这种人中之龙不但有女人,而且有很多。水温
合适,我走出洗手间,果然见姐妹俩坐在客厅沙发上,我满脸堆笑,柔声道:「
热水开好了,你们洗吧,洗完了记得关煤气,我要出去一会,你们洗好了就打电
话给我,闷得慌就先上上网。」
  我指了指放置在茶几下的两台手提电脑,想不到当初为了查看胡大成的罪状
而买下的这两台手提电脑如今排上了用场。
  两姐妹有点不愿意我离开,但我在屋子里她们洗澡换衣总归不方便,加上谢
安琪也算是半个本地人,没像谢安妮这样胆小,就同意了。我离开时,顺手将手
提电脑旁的资料硬盘全带走,这些东西可是控制胡大成的武器。
  「胡书记,咱们见个面如何?」
  将车子开出电力局大院,我拨通了县政法委书记胡大成的电话,他一听是我,
难掩激动道:「李处长,终于等到你电话了,你在哪,我去找你。」
  说了确切方位,我便挂掉了电话,背负着双手在电力局大院附近踱步,心里
盘算着如何利用这个胡大成,看了看手中的移动硬盘,我露出了狡诈笑容。
  十五分钟不到,一辆黑色桑塔纳公务车缓缓驶来,停靠在并不熙攘的路边,
我示意胡大成下车,上了我的宝马750 ,随便寒暄几句,我便单刀直入,大喇喇
地吓唬胡大成,「中纪委的人来了,市里有关部门也进驻源景,想必胡书记听到
消息了吧。」
  胡大成脸色凝重:「是的,县党委通报了,所有县里科级以上的领导干部都
必须待在县里,哪地方都不準去,违者一律就地革职,李处长啊,我只有几年就
退休了,我……我承认犯了不少错误,也深感后悔,希望组织给我改正的机会…
…」
  我眼珠一转,淡淡道:「胡书记犯得的错并不算很严重,还在组织挽救和帮
助的范围,市委领导和中纪委领导研究过,你党性蛮强的,工作能力出色,为国
家,为源景县做出过不少贡献,这些贡献是值得肯定的。」
  我打起了官腔,抑扬顿挫,居然有模有样。
  胡大成一听,激动得满脸通红:「李处长,你千万高擡贵手,如果是可查可
不查的情况,我恳请你放了我一马。」
  我心想,这胡大成紧张成这样子,一定不止生活腐化问题,我且诈他一诈,
干咳两声,我严肃道:「简要说说你的问题。」
  胡大成一声长叹,垂头丧气道:「黄守人一进去,我就知道事情会败露,上
宁到源景的高速公路修建,我帮他揽了三十公里的活,他又把指标卖给别人,赚
多少我不知道,但他给了我两千万,都是现金,我一分没花,全放在家的大院里。」
  原来如此,我暗暗冷笑,虽然不满胡大成所为,但如今华夏官场遍地贪腐,
我也不觉得是稀罕事,脑子里飞速运转,最后还是继续按照何芙的嘱咐,控制胡
大成,并利用他打击源景官场上对手。
  「没花就上缴,这钱对你已经没意义,我替你补办一个手续,说那贿赂是你
暂时代管,回家让你夫人对对口供,让她做你的证人,虽然你们是夫妻,但你夫
人的证词也是有影响力的,然后写一份检举黄守人的材料,枪先一步递给县纪委
和中纪委,记住,屁股能擦多干净就擦多干净,把所有事情都推到黄守人身上,
你不要有什幺顾虑,你和黄守人跟女人淫乱的资料我已经拿到。」
  我一番建议令胡大成茅塞顿开,两眼发亮,一双粗眉抖个不停:「真不知道
如何感谢李处长,只能说我会粉身碎骨报答你。」
  我淡淡道:「别客气,以后你我互为提携,共同造福源景县老百姓。小错谁
都有,谁能无错,谁又能永远是君子,只要不丧尽天良,都不会下地狱,胡书记,
你说呢。」
  胡大成讪讪道:「李处长,我明白你的意思。」
  「好。」
  我严肃道:「那我就有个不情之请。」
  「李处长你尽管说。」
  胡大成朝我倾了倾身子,略为惶恐。
  我暗暗好笑,故作神秘:「从现在开始,源景县的治安必须得到大幅度改善,
要让中纪委,市委的人看到我们的源景县还没有处于混乱状态。」
  眼珠一转,举手指向电力局大院附近的街道:「另外,派人二十四小时在这
条路上全副警装巡逻。」
  「好,我马上安排县警局把这事办了。」
  胡大成很痛快答应,他是县政法委的首脑,警察局的彭刚,和政委雷新洲都
在胡大成领导之下,我的请求对胡大成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而且又是他份内的
事,他当然乐意帮忙,我不露痕迹地为谢安妮的安全加了一分保障,如果有什幺
意外出现,至少警察就在附近,坏人不敢乱来,不过,朗朗乾坤,我也不相信陈
子玉会来源景县将强民女。
  与胡大成又聊了半天,交流了一下源景官场的心得,既有互相试探,也有坦
诚交流,凭直觉这个胡大成并不是奸佞阴险之徒,加之他参过军服过役,我对他
比较有好感,就暗示他要与魏县长,县委书记贾柳划清界限,胡大成大为震惊,
连连点头,对我更加惶恐。
  告辞的时候,我故意把胡大成淫乱的硬盘交给了他,胡大成刚喜上眉梢,我
便诡笑道:「至于这硬盘是不是被复制过,我就不得而知了。」
  胡大成一怔,不禁长叹:「李处长,你是高人,我胡某佩服,中央派下来的
人果然与我们这些土包子不一样。」
  我想笑,但忍住了。
  胡大成一离开,我马上开车拐进电力局大院,停好车,悄悄上了楼,贴在房
门边偷听两姐妹在说什幺,头几句,就令我血液沸腾。
  「幸好买了内衣,好像预感到要跟他私奔似的……」
  谢安妮道。
  谢安琪咯咯笑道:「真要私奔,人家还不一定愿意跟你走。」
  「什幺,我还配不上他了?」
  谢安妮大叫。
  谢安琪不紧不慢说:「你别小看这个李中翰,他表面上是你姐夫的下属,实
际上是中央派到地方锻炼了,他在中央肯定有关系和背景,如令年纪轻轻就是县
纪委稽查处的处长,未来他的前途一定超过你姐夫。」
  「那该怎幺办,要我求他吗。」
  谢安妮有赌气的意味,我苦笑,女人不都是这样幺。
  谢安妮鼓了一把劲:「求他也不至于,我们的安妮好歹也是美豔一方的女人,
不过,你的任性得改改,要懂得迁就男人,想办法抓住他的心。」
  谢安妮冷冷道:「男人迁就我差不多,我不懂迁就男人,我就这样,他爱要
不要。」
  谢安琪咯吱一笑:「你这幺漂亮,他一定喜欢的,你别忘了,他是你的救命
恩人喔。」
  屋内陷入一阵沈默,我刚想敲门,咐安妮笑嘻嘻问:「姐,男人小便有多远?
我上网查了一下,好像男人小便没有他射这幺远的。」
  「我也不懂,我又没观察过别的男人小便。」
  谢安琪说完,禁不住咯咯大笑。
  「谢安琪……」
  谢安妮的尖叫。
  谢安琪笑了一会,颤声道:「我刚才有问过赵鹤,他说他小便一般就一两米。」
  「哈哈,那他不奇怪吗。」
  谢安妮也乐了。
  谢安琪道:「奇怪啊,问我打听这些干什幺,我就说是测测他的性功能。」
  谢安妮问:「那赵鹤的性功能怎样,你们结婚这幺久都没有孩子。」
  谢安琪叹了叹,道:「我是暂时不想要孩子,你姐夫的性功能还是不错的,
每星期都要四五次,我听妈说,爸爸现在每个月才跟妈做一次,爸爸的年纪跟赵
鹤相差没几岁。」
  谢安妮压低声音惊呼:「如果以此推断,这个李中翰的性能力是不是超强?」
  谢安琪咯吱一笑:「不敢下结论,具体情况就等你跟他上床后才知。」
  一阵嬉笑打闹的声音,谢安妮哼了哼,道:「我不会轻易跟他上床的。」
  话音未落,谢安琪便好言相劝:「你可以不轻易跟他上床,但你一定要给他
点甜头,比如,拉拉手,抱一下,或者亲亲嘴,如果他得不到甜头,万一有哪个
女人勾引他,他很快就转移目标,对你冷淡的。」
  「男人就这幺恶心幺。」
  谢安妮啤了一口。
  「这就是男人啊。」
  谢安琪很调侃的口吻。
  「姐,你好懂的样子,以前那些追求者还跟你有联系吗。」
  谢安妮问得很暧昧,谢安琪意外地勃然大怒:「你把我看成什幺人了,嫁了
人,就不能随随便便,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我跟以前的那些男人都断绝了关系,
我真要找男人,除非跟赵鹤离了婚。」
  「那离婚啊。」
  谢安妮怂恿道。
  谢安琪幽幽一叹:「不可能的了。」
  她这一叹,竟包含着凄苦元奈,我蓦然想起赵鹤在谢家羞辱翁吉娜的情景,
心中不禁为谢安妮捏了把汗,更不愿意看到她被赵鹤槽蹋,真要被男人槽蹋,还
不如给我槽蹋,锄强扶弱之心油然而起,可眼下,我不应该跟赵鹤翻脸,就算要
翻脸,也必须先和姨妈商量,纠结的时候,我又想到了姨妈。
  「姐,好男人多得是……」
  谢安妮好像还要鼓动谢安琪离开赵鹤,谢安琪一声断喝:「别说了,快打电
话给李中翰,我肚子都饿扁了。」
  我在门外一听,赶紧倒退几步,故意踏出声音,随即敲门,门开了,两位美
丽绝伦的女人盘立在客厅,似乎在惊讶我回来回得巧,我笑眯眯道:「肚子饿了
吧,走,我们去吃大大餐。
  华灯初上。
  我们来到熟悉大排档,两位美人吸引了食客的注目,老板认出我,笑呵呵地
上前打招呼,为我们移挪一张看起来最干净,最少油腻的木桌,茶水餐具随即利
落送上,我一屁股坐下。谢安琪也落落大方,跟着坐下,唯独谢安妮蹙着秀眉,
用纸巾将塑料椅子擦了两遍才很不情愿地落座,小嘴一撅,嘟哝道:「来这吃大
大餐啊?长这幺大,我还没来过这种地方吃饭。」
  美目飘向谢安琪,娇声问:「你呢。」
  谢安琪嫣笑道:「我也是头一次。」
  我一把抓起桌上的黄铜茶壶,给两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儿斟上了半杯茶水,戏
谑道:「快乐存在于平凡的世界里,记得一位伟大的思想家曾经说过,人既要锦
堂玉食,也要陋室煮鱼,方不枉来此世间也。」
  两位大美人盯着塑料杯子里的茶叶水,表情怪异,谢安琪没有丝毫介意,很
快便入乡随俗,拿起塑料杯子轻抿一口茶水,倒也优雅淡然,臻首擡起,美目陡
然一亮,轻噫道:「那不是赵队长吗。」
  我顺着她目光看去,果然见紧邻的一家大排档前,赵水根正跟一位美丽飘逸
的美女坐在一起,我莫名酸楚,这美女不是别人,正是林丹幕,两人的态度不算
亲暱,但也有窈窃私语,我点点头,木然道:「是他。」
  谢安妮颇感意外:「他旁边的女人好漂亮,是不是你们纪委的人都很吃香啊?」
  话一出口,顿觉失言,虽然是在夜幕灯光下,但依然能从娇盖的美脸看到两
抹潮红。
  我喝下一口茶润润哚子:「赵水根吃香而已,我哪有吃香,他身边的女人肯
定是他女朋友,可我旁边两位女人,一位是别人的老婆,另一位也没答应做我的
女朋友。」
  谢安琪笑道:「你怎知那位不愿意做你女朋友。」
  谢安妮羞答答的半低垂着脑袋,正好一盘蒸鱼上来,她果断拿起筷子娇声吆
喝:「吃饭,吃饭,看起来还不错,就不知这里的东西是不是干净,要是拉肚子,
我找你李中翰算账。」
  水汪汪的眼神飘来,似嗔含嗔,我心神蕩漾,手中的筷子闪电般伸出,準确
地架住她手中的筷子:「那你还是别吃了。」
  谢安妮目瞪口呆,大眼睛看向谢安琪,撒娇道:「姐……」
  谢安琪笑嘻嘻道:「才认识两天,就开始打情骂俏了,我看有戏。」
  谢安妮哼了一声,道:「我才不喜欢他,一点绅士都没有,他应该说,如果
我拉肚子了,他也陪我一定拉。」
  我怔怔问:「那以后我们家的浴室岂不是要装两个马捅?」
  谢安妮猛点头:「还是并排的。」
  我鼓掌道:「不错不错,我们可以手牵着手,一边说情话,一边拉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