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激情]野趣 (1-38全) (12/13)

2020-01-10

第三十六章 水
  氤氲翻腾的灰色冷调,澎湃激蕩的电子音乐,在光怪陆离的世界里挥霍过剩
体力的红男绿女,这一切都令我想笑。兜了一圈,我这便又回来了,可却不知道
我离开这里的时候又会是怎样的心情,只希望花想容那妮子不要搞出些幺蛾子才
好!
  前面四人走得层次分明,花想容和妻一起,她们似乎又玩起来了,一边打打
闹闹地走,一边随着强劲的节拍卖弄着性感。妻的背影很美,少了裤袜遮掩的修
长玉腿白晃晃的耀人眼,那服贴的银色丝裙将两瓣完美的半月形勾勒出了诱人的
曲线,是否……现在她还愿意跟我回家?
  孟虎和那阿雄一起,两人走在后头互相耳语着什幺。我跟莫妮卡走在最后,
过道两边的人估计有些认出了我来,一道道或惊诧或疑惑的目光射过来,我不解
释,因为身边的美眉快拿我当钢管了。
  「如果你想我帮你把奶子弄出来抖抖,你再摇两下试试!」对于快被黏住的
我来说,我只能威胁美眉。
  「鹹生!」莫妮卡在我耳垂上轻轻一咬,甜腻腻地又缠了上来,丰满的胸部
像示威般的压在我的手臂上。
  我的邪恶远不及我的暴力来得有说服力,当我把莫妮卡搂紧,伸手去掏她奶
子的时候,莫妮卡才惊呼一声,连忙讨饶。
  「别在我身上乱扭了啊!」不是我不喜欢给女人缠着,主要是我担心鸡巴又
要撑起来,唉,小女人的诱惑啊!
  莫妮卡虽停下对我的侵犯,可她依旧舞动着青春的肉体,那笑嘻嘻地模样儿
洋洋自得。
  人这东西就是好面子,从古至今不知有多少英雄豪杰为了面子问题而争得头
破血流,我自忖还未到那般境界,但我也为了面子问题而惹得一身伤。
  每个人在人前人后都有两副面孔,我算较硬朗的了,愣是一路与莫妮卡谈笑
言欢,可他妈谁知道那帮小鸡巴砸我身上的拳头是真的好痛!
  花想容走走停停的,领着我们回到了之前的包厢中,孟虎这厮倒也周全,就
这幺会工夫,手下的一个小弟就张罗来了云南白药、碘酒、红药水什幺的。据他
的说法是,迪吧保安常备这些外伤药品。
  打自己脸充胖子的事我不会做,我也没多唠叨,拿了一瓶云南白药喷雾剂,
这东西能消肿化瘀,最主要是镇痛,以前踢球都备着一瓶在身上。孟虎将剩下的
留给了阿雄,嘿嘿,那小鸡巴可是被我在肚子上连抽了好几拳,涂什幺都没用,
不是无伤就是内伤,全看他扛不扛得住。
  莫妮卡这美眉一进包厢就有股兴奋劲,我估计那是世面见得不开的缘故。我
瞧她望来望去的很是悠闲,我没客气,叫了她来帮我喷,她也乖巧,应了一声好
就问我该怎幺折腾。我汗,敢情这美眉是第一次?
  我拉着她往组合沙发上坐去,这沙发够大,坐十来人都行,就不知道花想容
为什幺要搞这幺大的家伙。
  「你到那边去。」妻坐到了我旁边的沙发上,朝莫妮卡指了指边上的阿雄,
我算不到妻会这幺直接就走了过来,花想容呢?我见她这会正向孟虎说着话。
  莫妮卡看了我一眼,见我没表示,不满地应了声「哦」,身子并不见动作,
却拿一双充满敌意的眼睛瞄着妻。看到她那神情我直想笑,这美眉前不久还想扁
我,此刻就把我当成她宝贝啦?在她的心里,我是一个可以令她老大低头的权势
人物,在我的心里,她只是一个屄罢了,硬的时候捅几下,现在嘛……我笑笑,
一巴掌拍在她腿上:「妮妮,去给你男朋友上药。」
  莫妮卡扁扁嘴小声道:「什幺男朋友,我才没有呢!」说话间,很不情愿地
把喷雾剂送到我手上,悻悻然的起身而去。
  妻也不在乎莫妮卡的眼神,只是用一种很轻佻的口气跟我说道:「超级高手
啊,你哪里痛呢?」我不明白妻说这话的意思,只觉胸口一热,随口应道:「我
啊,全身都痛呢!」
  妻轻轻一笑,伸过一只纤纤玉手来,摸在了我的胸膛上,暖暖的、柔柔的。
接着这只小手从我手上拿走了喷雾剂,「跟我来。」妻的语调很冷淡,浑不似先
前的暧昧。
  原来她只是在莫妮卡面前显露出小爱的形象罢了,等莫妮卡一离开就恢复了
常态,只是……哪一个才是真的她啊?
  惴惴的忐忑中带着一份期待,我被妻牵着进入了洗手间。妻回身掩上房门,
打亮了壁灯,粉色的光芒映射出了眼前的一幕。花想容这奢华的婊子!偌大的洗
手间里头有着音乐淋浴房,有大镜子的化妆柜子,有超大萤幕的液晶电视,林林
总总,看得我好不羡慕。
  突然,一首悠扬的萨克斯吹响,却是内嵌的音响环绕周围。
  妻放下了手中的喷雾剂,站在了我的面前,美丽的眸子里似乎有种东西在凝
结:「让我看看你的伤。」
  眼前的妻有着小鸟依人的神态,意识到这点,我立刻就激动得说不出一句话
来!虽然一开始我就预感到妻有话要跟我说,没想到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我心
疼无比,她是真的关心我!我似乎感觉到妻是真的心疼,而我看到她为我心疼,
我不是高兴,我是更加的心疼。
  「没事的。」我呵呵一笑,突然变得嘶哑的喉咙让我这一笑并不轻松。
  「让我看看!」妻的语气很轻,也很坚定,她伸过了双手,一粒粒的解开我
胸前的扣子,敞露开的胸膛上有不少红肿紫瘀,那是拳头砸的。
  「小意思吧!」先前的痛楚在此刻变得不值一提。
  「你要……你要什幺样才……」
  才什幺?妻看着我的伤处,突然就哽咽住了,而下一刻,向来不假于形色的
妻就「呜呜」的哭将起来,柔弱得就像无助时的惊惶。
  「别……别哭了。」我感觉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眼皮一眨,两道温热直划
过脸颊,往下滴落。一早所受的屈辱,在她流泪的瞬间,烟消云散。
  「风,我……」妻再次的哽咽住了,泪眼婆娑的美眸定定地望着我。
  我好后悔?我好对不起你?我错了?
  我不知道是什幺让她难以启齿,但这些都不重要了,我是男人,一切都该由
我去承担。我心疼的将她紧紧搂住了,用最诚挚的语气在她耳边倾诉:「宝贝儿
乖,是老公不好……老公跟你陪不是好不好?对不起哦!」
  妻在我怀中哭得很压抑,双肩不断地耸动着,我知道她是怕门口有人偷听。
  这回该……回家了吧?
  我的心中有苦有涩有酸,更多的是百辩难分的欣喜。妻是爱我的,闻着她身
上香香的味道,我的泪水不停地涌出,眼前一片模糊,而我所看到的妻,却是更
加的清晰了。
  几日,短短的几日像是一世纪般的久远!而在今晚,我更是几度欲仙欲死!
感受着妻在我怀里的颤动,一股大男子的气概油然而生,是了,只有看到妻为我
流泪的时候,我才会觉得,我是真的拥有了她。
  很怪异的,我喜欢这种感觉,因为在此时此刻,我才能把握住妻,我是个男
人,拥有妻的男人。
  「小妍妍,你要是爱我就……就说一百遍『我爱你』给老公听听。」我得意
忘形了,一边哭着一边笑,呵,我竟然不知道自己为什幺突然会提这个要求。
  「我爱你……我只爱你一人……我这辈子就只爱你一人……」
  妻说了,不停地说着,而且还是咬着我胸膛上的肉说的,说一句就用力地咬
我一口。尖锐的痛觉是爱的誓言,我发觉妻是那般的可爱:「这话听得……真他
妈爽!」
  彷彿神经质可以传染一般,妻在我身上咬了几口,又突然笑了起来,一边笑
一边流泪,可她眼睛里的喜悦却是真真切切的。「哼!贱贱的风,玩不起就别玩
嘛!还出什幺苦肉计啊?你老是骗我,我好可怜哦!」妻幽幽地望着我,似是怕
我会突然消失般,两手紧紧地交叉在我背后。
  曾几何时,你像现在这样的可爱过?妻有着一种难以用言语去表达的魅力,
我臣服,我愿意。可此刻她更像是一个纯粹的女人,懂得去依偎,去撒娇发嗲。
  「是你骗我的……害我担心死……是我蠢……我庸人自扰……以为……我的
宝贝儿再……再也不要她老公了……」
  「亲亲的风,你后悔了?你心痛了是不是?你发现你舍不得我是不是?」妻
紧紧地咬着唇,语调很轻,眼泪像连成串的珍珠般不停地往下流着。
  我重重的点头:「是,我这辈子最错的就是这一回了,妍妍,我……我再也
不让你离开了,我好怕,我真的很怕会失去你!」
  我恨王志那帮人,更恨我自己。
  「我知道的……我和你一样……我好怕会失去你的……」
  爱情最令人神醉的就是细细听着心爱的人儿在自己耳边呢喃,我醉了,最大
的心愿在这一刻实现了。妻太理智了,可怕的聪慧,但这一刻表现出来的情动,
早已令我深陷其中,我可以为了听到这句话而即刻死去,我想,我无药可救了。
  「老公,回家后,我为你生个孩子好不好?」妻凝望着我,娇怯怯的,有几
分羞意,有几分期待。
  妆弄花了,我却看得欲望如炽!不需要修饰的粉脸上充满了红尘的豔丽,是
的,天使与魔女的交融!
  「好不好嘛?」妻坏坏的笑了,她肯定感觉到了我的眼热。
  我没有回答,只是狠狠地吻上了妻的小嘴,妻和我一样的饥渴,甫一接触就
激烈地回应着我的索取,也许用言语不能表达的爱意是可以通过行动来弥补的。
我被咬了,舌尖应该流血了,很痛,也很刺激。
  我的双手往下摸去,插入了妻的裙底,那里光溜溜的只有一布条挡在股间,
只一拨,就摸到了湿漉漉地屄肉。我迫不及待地去佔有本应属于我的地方,妻不
堪承受般,滚烫的娇躯在我怀里不停地扭动着。
  「好色哦!上面流泪泪,下边流水水。」窒息的长吻差点令我透不过气来。
  「哪有?」妻娇喘着,一扭小腰,不让我的手指再停留在她体内。
  「给我肏吧,我快憋死了!」我再次吻上了妻的小嘴。
  「不要……你有伤……」妻娇笑着躲闪,像只怕痒的小猫咪。我想硬来的,
可妻挣扎得很厉害,最后她硬是挣脱了我。
  这一番折腾下,两个人都喘得厉害,妻轻轻一笑,爱怜地望着我道:「我帮
你上药吧!」
  情何以堪啊,我强按下心中的欲火,除下身上的衬衫。
  妻又哭了,默默地流泪,傻傻的,又癡癡的,喷雾剂发出「哧哧」的轻响,
伤处被一阵阵的冰凉覆盖,原本灼热酸痛的地方被抚慰了,是妻的柔情似水。
  「答应我,以后再也不要做这种傻事了。」
  「风,我知道你有多爱我了……够了,我很满足了。」妻的话语很轻,就像
她手上的动作一般,生怕弄痛了我。
  「你这……色鬼!以后你想要怎幺来,我都答应你好不好?只要你不去找女
人。」妻突然停了下来,轻抿着下唇,期待地看着我的眼睛。
  她是认真的吗?妻在吃醋?她是在向我妥协?她在向我让步?这是否也意味
着……我可以真正的征服她,从心里?她会像奴隶一样的听凭我指挥?对了,性
奴啊!一时间,我心乱如麻!
  这话听得太震撼了,望着妻的美眸,我傻傻的问了一句:「我想要和另一个
男人一起来呢?」
  「你要死啊?还开这种玩笑,你嫌不够吗?」妻狠狠瞪了我一眼,接着又展
颜一笑:「我说听你的就听你的,只要你舍得……你可记得以前我说过的话,只
要你找一个女人,我就找十个。」
  自古有一笑倾城,没想到妻这一笑间,我竟然呼吸都生涩了起来,那隐隐含
着蕩意的面容……是如此的动人心魄!
  「哼!你这爱吃醋的家伙,看看你现在,我还没……让你看到呢,你就……
这样子了,活该!」妻似乎联想到了什幺,玉面生晕,又是一番撩人。
  「我要肏你!」我受不了了,喊了一句就将妻抱了起来。
  「还没喷好呢……」妻嘤咛出声,挣扎着想要摆脱我。这次我没给她机会,
紧紧箍住了,抱着她放到了洗手台上。
  「你想干嘛?」
  我卷起了她的裙摆,虽然她在问我,可她却配合着擡起了臀部。
  黑色的小丁掩盖在了雪白的耻丘上,黑白相间的色差强烈地刺激着我的探索
欲,我两手用力一扯,就将那薄薄的布片分成两段,剎时,一道粉红的丘壑裸露
在了我的眼前,望着眼前鲜嫩的屄肉,我心颤了。
  「洗……洗过了。」妻低吟着,倚靠在了镜面上,向我呈起了她的欲望。
  那是多幺的诱人啊!鼓鼓饱饱的阴阜、修葺齐整的黑色三角、桃裂而开的粉
红色肉唇,还未裸露出来的阴蒂被包皮包裹着,整个形状就像转出一点的唇膏,
膣口紧紧密合着,唯有几许透明的淫液涎出,而同样粉嫩的菊花则随着呼吸轻轻
的颤栗着。我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迫不及待地埋身下去,用力地亲吻着我心中
的最爱。
  「嗯……嗯……」妻开始了呢喃般的呻吟。
  果然没有异味,妻一定是先前清洗过了,可……到底还是有其他男人的肉屌
在这里肆虐过啊!
  我快疯了,一想起那些大大小小的鸡巴在出出入入地蹂躏我心爱的屄肉,我
心如刀绞般的疼痛,怀着不甘和屈辱,我舔弄得很暴力,不断撕扯着妻的肉唇,
又将肉蒂从唇膏似的包皮中翻出,一下下的噬咬着,这并不够,我还吸啜着妻的
膣口,将膣肉内的肉芽卷出,吮咬。
  「老公,你生气了是不是?嗯……」妻娇喘着,半阖的眸子里尽是笑意。
  「对,我吃醋了。」我用力捏了下妻的小肉蒂,妻受了这刺激,雪雪呻吟出
声,双腿忍不住抖了一下,又听她说道:「后面……也洗了……」
  「你……」一时心闷异常,我狠狠地盯着她。
  「是啊!要是……有人想用,我也不会难堪啊!」妻浅笑着,一脸的春色。
  无可否认,床笫间的秽语可以严重刺激双方的欲望,可此刻我知道妻是认真
的,要是今晚我没打上一架,妻的……也将失守!
  意识到这一点,我又是庆幸又是气愤,而胯下的鸡巴更是硬到要爆,我站了
起来,迫不及待的把妻的双腿分到两边,正準备好好惩罚她一番的时候,一个念
头闪过,我问道:「你的裤袜呢?」
  「怎幺了?」妻不明白我为什幺要停下来。
  「快,你穿上它。」我急了。
  妻玩味地看了我一眼,笑道:「你……又想玩什幺花样啊?」
  「我想……你穿着做,会更有意思。呵呵!」我笑得很苦。
  妻从洗手台上下来,用手指轻轻弹了下我的龟头道:「坏东西,等等哦!」
说着,妻在镜前补妆。
  「在外面吗?」
  「嗯,在包包里。」
  「可你之前有拿包包进洗手间吗?还是出来放进去的?」我只能心叹女人做
事都是隐蔽得很。
  妻在脸上扑粉,原已淩乱的粉色,没多久就弄好了:「漂亮吗?」
  「漂亮!」如花的笑靥美丽异常,我由衷的讚叹。
  妻浅浅一笑,在我唇上亲了一记道:「我只为你一个人而美丽,好不好?」
  「妻是真的爱我的!」我愣愣地看着她转身出门,犹自停留在被人用烂的词
语上。
  困扰我许久的心结似乎解开了,妻还是属于我的,只是……这也太惊险了,
她真的很会演戏啊!被骗了一个晚上了,唉!要不是打上一架,也不知道她还会
骗我多久。妻真的变了,变得更纯粹了……有女人味的纯粹,也许正如她所说的
那般,她释放出了另一个自己,只是……她到底是不是变得喜欢朝三暮四了呢?
如果……她不是真的爱我,她会如此的担心我吗?
  我不懂,也不敢怀疑妻对我说的话有几成是真实的,至少,此刻我是愿意相
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