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激情]姐夫的荣耀第二部-女王归来(1-18卷完)作者:小手 (14/19)

2020-01-10

第77章-第87章(5)
我的女人都有给我送过小礼物,皮带,领口,香水等等,送我礼物最多的女人是庄美琪,我车上就有一瓶庄美琪送给我的男士香水,我以前从来没用过香水,买完了一些洋参,鹿茸滋补礼物后,我意外地喷上了香水,这是一瓶颜色海蓝,状似烟盒而又不知名的香水,味道并不浓烈,配合着我身上的浅灰色阿玛尼西装,我相信我的打扮一定能给何芙的母亲留下一个好印象,儘管我曾经与柏彦婷有过水乳交融,但她毕竟是何芙的母亲,我有见丈母娘的感觉,可惜,何芙从来没有答应过嫁给我。
  延平西路六十三号地处城南的老街道,才入夜便热闹非凡,华灯璀璨,小贩走卒,夜市小吃纷纷登场。我好不容易找到停车场停好了车,拎着礼物登门赴约,可是我找了半天,愣是没找到六十三号,想打电话给何芙求救,又觉得一个大男人连赵一个地址都找不到,简直是丢脸,咬咬牙,我问了路人延平西路六十三号在哪,连问了几个都说不知道,最后才是一位年老的修鞋匠反问我:「你是找谁?」
  我想想这是去何芙母亲的家,就说找柏彦婷,修鞋匠突然警惕道:「你找她做什幺?」
  我站直身子,提了提礼物,笑道:「我是去她家吃饭。」
  修鞋匠语气很不善:「我就奇怪了,你们这些小伙子都衣着光鲜,相貌堂堂,为何不去找小姑娘,偏偏找柏彦婷呢,她是不会见你,你走吧。」
  我心里咯噔一下,奇怪道:「什幺我们?难道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年轻人来找柏彦婷?」
  修鞋匠很不屑:「你以为就你知道柏彦婷的美名?她在这里住了二十几年,多少男人慕名而来,老的,少的多不胜数,可没有一个人能得到她召见,你还是走吧。」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敢情这柏彦婷是个万人迷,老少都仰慕她,不过回忆起柏彦婷的容貌,隐隐觉得这个修鞋匠没有吹牛,如果没猜错,这个老鞋匠也是柏彦婷的崇拜者,见我来拜访柏彦婷,修鞋匠心里嫉妒着,我暗暗好笑,故意气他:「这幺大架子?按理说一个人总要出门,如果我想见柏彦婷,如果我耐心点,我总会等到她。」
  修鞋匠怒道:「餵,你到底想干什幺,你去居委会打听打听,这柏彦婷虽然漂亮,可都五十岁了,你看起来三十不到,你想嫩牛吃老草啊?」
  我心想,老草可口的话,为什幺不吃,心中一阵得意,炫耀道:「我是她请来的……」
  话才说一半,猛听有人喊:「中翰,这边。」我擡头看去,却是英姿飒爽,绑着一条马尾的何芙站在不远处朝我招手,她没什幺装扮,似乎永远都是深色夹克配长裤,美人不爱打扮,说明还没有心爱的男人,我是半喜半愁,心叹道:这贵人,何时能征服。
  「哇,这地方真不好找,你怎幺让你妈妈住这呢,赶紧给她换一个地。」我小小埋怨,她何芙也知道我难找地方,所以才出来等我。
  何芙怔怔地看着我,上下打量我一番,转身就走:「我可没你这幺有钱,我还欠你七亿呢。」
  我急匆匆跟上:「反正都欠我这幺多了,不如再欠多一亿,明早我给钱你,你找一处房子安置你妈妈。」
  「她是我妈妈,我不操心,我妈妈也不操心,你操什幺心?」何芙回头瞪了我一眼,继续往前走,穿过两条曲折的小巷停在一处有五层楼高的自建房子前,我看了看四周的粗陋杂乱,叹道:「你是我的贵人,你妈妈是贵人中的贵人,我当然要操心。」
  何芙突然黯然,掏出钥匙,打开一道铁门,引导我上楼:「我妈妈不是什幺贵人,她本来就孤单,所以才不愿意搬离,她喜欢周围热热闹闹。」
  我听出了何芙的无奈与伤感,不敢再多言,紧跟着何芙身后,到了顶层五搂,我们走到最尽头的一间屋子前驻足,何芙侧头看着我问: 「你涂香水?」
  我讪讪道:「一点点。」
  何芙一直没笑容,这会意外地露出了一丝微笑:「我妈妈很喜欢男人涂香水,如果你不是第一次来见我妈妈,我还以为你是故意来讨好我她的。」
  我故意问:「你妈妈有你漂亮幺?」
  何芙瞪了我一眼:「你见了她后,自己评论,我妈姓柏,你叫她柏阿姨好了。」
  手臂微举,刚想敲门,那屋子的门竟然打开了,一位美到极点的熟妇站在我面前,我眼前一亮,心跳加剧,这熟妇正是几天前与我水乳交融的柏彦婷,她依旧长髮披肩,琼鼻朱唇,眉目如画,跟几天前相比,她有了明显的变化,眼睛有神多了,精神异常饱满。
  「柏阿姨你好,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我微笑着递上我的礼物,诚惶诚恐。
  估计是柏彦婷见我装做不认识她装得很像,她抿嘴一笑,接过了礼物:「有心了,快进来,快请坐。」
  我走进了这间堪称狭小的屋子,虽然看起来不足五十平方,装饰简陋,但整洁乾净,清香扑鼻,我注意到靠窗子的位置上摆放着一台缝纫机,上面还挂着针线,旁边还着剪刀,锥子,不用说,这柏彦婷近来还做车衣的活,我大为惊叹,都什幺年代了,还有缝纫机,还自己缝纫衣服。
  落坐在沙发上,我与柏彦婷相视以对,她忙转走目光看何芙,那边,何芙在忙着斟茶,没注意到我与柏彦婷眉目传情。
  「我听说小芙跟你来往比较密切,就想见见你,顺便请你吃一餐便饭,希望没有妨碍你工作。」柏彦婷柔柔道。
  「不妨碍,不妨碍。」我连连客气,眼前的柏彦婷一袭紫衣,紧身弹力黑长裤,半高的黑色圆头高跟鞋,端庄不失朝气,至少比何芙多姿多彩,我为她的美色所倾倒,暂时忘记山庄里来了一位叫杨瑛的客人。
  「我跟我妈提起你借我一大笔钱的事儿,我妈特感动,说一定要请你来吃饭,见个面。」端茶上来的何芙,解释了邀请我来吃饭的原因,似乎想撇清与她无关。
  我微微失望,也激起了绝不轻易放弃的念头:「阿姨,何芙是我生命中的贵人,在我落难时候,她几次救我,所以我有一个信念,何芙好,我便好,我和她的关係如同鱼和水的关係,她是水,我是鱼,她离开我可以,我却万万离不开她。」
  何芙脸一红,嗔道:「中翰,你这比喻……」
  柏彦婷掩嘴娇笑:「小芙恰好是水命,既然你把小芙说得这幺重要,你有没有追求小芙呢。」
  柏彦婷自然听出我对何芙的倾慕,我没想到柏彦婷如此赤裸裸地帮我,这很容易露出相互曾认识的破绽,幸亏何芙羞得浑身不自在,哪顾得上这些小细节。
  「有。」我目光灼灼,其实,对眼前两个女人,我都目光灼灼。
  何芙瞪了我一眼,嘲笑道:「我没觉得你追求过我,何况你妻妾成群,所以即便你追求我,我也不会答应,我这辈子什幺人都不嫁,就侍候我妈。」
  「那将来谁侍候你?」我柔声问。
  柏彦婷连连颔首,笑道:「中翰这句话说得太对了,你何芙的年纪不小了,哪怕不选择中翰,也要嫁人生孩子。」
  「妈。」何芙急得直蹙眉头。
  柏彦婷站起来朝我招手:「好了,好了,过来吃饭吧。」
  客厅就是饭厅,没有酒,果汁代替了汤水,饭桌上的菜连一点荤腥都没有,全部是素菜,柏彦婷淡淡道:「我要吃素,很虔诚,在外边吃的素菜不真实,说不準会放猪油,我煮的菜全放菜籽油,你嚐嚐。」
  我不客气,肚子正饿着,拿起筷子夹了一块丝瓜放进嘴里,嚼了两口,又夹多一块清蒸莲藕吃完,笑嘻嘻地对何芙道:「以后我会经常来柏阿姨这里吃饭,大厨的手艺也不过如此。」
  何芙扑哧一笑:「嘴够甜了,实话实说,不是不照顾你这个客人,我妈自从我断奶以后就一直吃素,吃了二十多年,你今天就是不满意,也要吃两碗饭。」
  我摇摇头:「我在家最少吃四碗,今天打算吃五碗,柏阿姨,我不客气了。」
  说完,动手动口,什幺红烧豆腐,盐汁黄瓜,乾煸豆角,麻辣田笋,冬瓜丝炒肉片?哦,原来那肉片不是肉片,是腐竹,天啊,色香自不必说,味道好到极点,我大块朵颐,风捲残云。
  柏彦婷摇头娇笑:「我没煮这幺多饭,估计你只能再添两碗,不够的话,就吃完这些菜。」
  我点点头,心神激荡,只因眼前有两位与众不同的美女,一位眸含秋水,琼鼻朱唇,眉目如画,成熟的美脸上略显苍白;另一位,国色天香,沈稳端庄,星眸如宝石般闪闪发亮,如此佳人,我的胃口怎能不大开,一边大块朵颐,一边悄悄在桌底下踩着柏彦婷的脚,她没有缩回去,我擡头看她,发现她也在看着我,那次在医院,我鬍子拉碴,头髮淩乱,可今天我在柏彦婷面前完全换了一个人,不敢说玉树临风,潘安再世,至少风流倜傥,气宇轩昂,尤其我喷上了香水。
  我不知道一位喷香水的男人会引起柏彦婷多少好感,我只知道柏彦婷没把脚缩回去,她苍白的美脸有了片片红晕。
  半天的饭席,彷彿就是我一人在吃,吃得不亦乐乎,奇怪的是,柏彦婷与何芙猛使眼色,暗中交流,我假装不知,有问必答,答完接着吃,把桌上的菜吃得一点不剩,看得母女花目瞪口呆,何芙递来一大杯果汁,我也悉数喝完。
  何芙与柏彦婷对望一眼,很难为情道:「週秘书说,那七亿,可能没有回报。」
  我一听,已经知道个大概,如果没猜错,我这笔七亿的投资不但没有收穫,估计还有巨亏,七亿啊,期望亏少点吧。表面上,我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下午週支农跟我说了,没事。」
  何芙急道:「怎幺会没事呢,之前你姨妈还到处借钱,烟晚那房子也卖掉了替你还债,这件事情我是知道的。你一定很急,可是,我借你的钱不但没利息,如今连本钱都拖欠着,真对不起你。我告诉我妈,我妈非要我叫你来吃一餐饭,顺便跟你说抱歉。」
  我笑了笑,反而安慰何芙:「说来一言难尽,一句话,我没欠债,是有人趁我昏迷时候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到我身上,我姨妈不知,以为我犯错了,为了息事宁人,她到处凑钱替我还债,我醒来后,那些罪名不攻自破。昨天我们全家已经搬进碧云山庄,烟晚和雨晴现在住的别墅比她卖掉的别墅大三倍,那里的风景也很优美,有时间带上柏阿姨去住,想住多长时间就住多少时间。」
  何芙与柏彦婷露出欣喜之色,也听出我话中有话,母女俩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我。
  我暗暗感叹,之前也猜到有可能是这件事,其实要怪也只能怪週支农,何芙根本不是生意人,但她相信週 ​​支农,我也相信週 ​​支农,大家都有责任,看来这笔钱一年半载也难拿回。眼下秋雨晴怀了我的孩子,我与秋家的关係更加紧密,这七亿或许做为我笼络何铁军残余势力的资本,反正我现在资金充裕,对这笔钱的需求并不紧迫,何况是何芙开了金口,我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就不计较了。
  想到这,我挥挥手,气势磅礴道:「至于那七亿,我跟周支农说了,如果拿回本钱,也不用急着还给我,该拿去发展投资就拿去,将来我要到县城做个小官,你们这一脉有什幺花费的总不能都问我要,这七亿就由你何芙和周支农负责支配,不用问我,不用请示任何人。」
  何芙的眼神在变,明亮而带着惊喜,柏彦婷则激动地看着我,欲言而止,半晌,何芙幽幽道:「要做官就要做好官,现在几乎无官不贪,所以我才觉得我爸的死很不值得,但你李中翰有钱有女人,希望你造福一方百姓,至少不能犯罪。」
  这是何芙的期许,她是正直的人,纵有为姨妈掩盖了犯罪证据,也是中庸之道,我迎接何芙的目光,吐出我的心声:「放心,我李某正直勇敢,善良正义,就是……」
  我不好意思说下去,何芙眨眨眼,接上一句:「就是女人多一点。」
  柏彦婷一声呵斥:「小芙。」
  我忙何芙脸面,自嘲道:「柏阿姨,你别怪何芙,我也想说这句话,这也不是什幺秘密,何芙和我心灵相通。」
  「呸。」何芙霍地站起来,啐了我一口,完全是小女人的憨态:「谁跟你心灵相通,我先收拾洗碗,你陪我妈聊一会,洗完了和你一起走,顺便送送我,我车子坏了。」
  我马上扬声喊:「我送你一辆新的。」何芙没吱声,只顾着收拾桌子,动作挺笨拙的,一看就知道她不善乾家务,我想要站起来帮手,柏彦婷却拽住了我的衣袖,我看着何芙走进厨房,急道:「柏阿姨,不知我有没有机会喊你做妈。」
  柏彦婷看了看厨房,小声道:「你还好意思喊我做妈?」
  「这有什幺不好意思。」我一看柏彦婷的眼神,隐然觉得自己蠢笨。
  柏彦婷嗔道:「女婿吃饭时候故意踩丈母娘的脚,你听说过吗?」
  我嬉皮笑脸道:「这事多了,柏阿姨,何芙不知道我们的事吧。」
  「废话。」
  我见柏彦婷一怒一嗔,眉宇带俏,成熟的风韵如秋天的果实,既沈甸又飘香,心中顿时涌起了慾望,她的紧身弹力长裤似乎有魔力,把我的心紧紧勾住,我一沖动,站起来坐到柏彦婷身边,她大惊失色,轻轻推我:「坐远点,让小芙看见可不得了,她有枪的。」
  我毫不惧色,握住柏彦婷的双手道:「柏阿姨,你看起来好精神,这几天过得如何。」
  柏彦婷一脸娇羞,小声道:「睡觉吃饭,一日三餐,还能过得怎样,不过,一些小毛病,比如心悸,腰酸,眼睛模糊等都没了,也许真如司徒老所说的,我不再有坏运气了。」
  我点点头,大言不惭道:「嗯,好运气会接踵而来,认识我,你的好运气就来了。」
  柏彦婷吃吃娇笑,半老的风情真的难以抗拒,我的眼睛盯上了高耸的胸部,有其母必有其女,怪不得何芙的胸脯也很高耸,我冲动地将柏彦婷搂在怀里,冲动地吻上她的脸颊。
  柏彦婷挣扎一下,幽幽道:「我想见你,又不好意思找你,正好小芙提起你,我就叫她喊你来吃饭,不为别的,就想看看你,我不希望我害了你,我是一个邪毒的女人,克死了三个男人,所以我很害怕。」
  我盯着眸含秋水的眼睛,安慰道:「别担心,我海龙王,专治你这样的女人,你随时可以打电话给我,何芙是我的贵人,你是贵人的妈妈,我一定全力帮你,你要我做什幺都行。」
  柏彦婷动情道:「中翰,我会尽力帮你得到小芙,她有告诉过我,说喜欢你,但她不愿意嫁给你,我不知道为什幺,问了她,她也不说。」
  我欣喜不已:「知道,要慢慢来。」低头看了看弹力裤子,我的手压了上去,弹力裤很厚,保暖,但也很容易脱下来,我冲动道:「阿姨,你好比几天前更漂亮了。」
  柏彦婷娇羞道:「我以前更漂亮,现在老了,不过,那晚上之后,连小芙也说我变了。」
  我的手滑到了柏彦婷的双腿间,天啊,我真大胆,我还厚颜无耻:「可能要做多几次爱。」
  柏彦婷摇摇头,面有难色:「不行,我担心。」
  我以为柏彦婷担心她的白虎煞对我不利,心中顿时豪迈,抓她的手压在我的裆部:「别担心,我很强大,海龙王很强大,你摸摸海龙王,是不是很粗?」
  柏彦婷揉了两下,又急忙缩手:「也不能在这,改天我打电话给你。」
  「好,先让我摸摸奶子是不是更挺了。」我心有不甘,见高高的胸脯异常诱人,急忙掀起柏彦婷的紫衣,伸手进去,握住了一只温暖的大奶子,她没想到我的动作如此迅速,待反应过来,我的手已经捏实乳肉,无奈之下只能一边注意厨房的动静,一边嗔怪:「你真的好色。」
  「可能海龙王都这样,不过,如果阿姨的奶子不漂亮,我也没兴趣,主要责任还是阿姨。」我细细地揉搓着,下身不停磨蹭弹力黑裤,那动作何止好色,简直就是猥琐,这不能怪我,早上我也没喝姨妈煮的糖水,却喝了郭泳娴弄的药汤,这药汤能催情,摸了十几下,我的慾望已经高涨,听见厨房里依然想着锅碗瓢盆曲,我突然冲动地完全掀起柏彦婷的上衣,张嘴含下一只大乳房。
  「喔,你别这样了,阿姨很难受。」柏彦婷在颤抖,我疯狂地吮吸着她的乳头,不时讚道:「真大,真滑,一点都不像三十岁女人的奶子。 」
  「三十岁?」柏彦婷一愣,随即明白我在讚美她五十岁的奶子,她吃吃娇笑着捶了我一下:「中翰,你别这样,小芙会发现的。」
  我闪电般吻上柏彦婷的红唇,吮吸那张吃了二十多年素菜的小嘴,嘴唇丰润,我的舌头温柔地摩擦她的牙齿,吞嚥她的唾液,才吃饱饭,我又饥饿了。
  「唔唔……」
  可惜,我和柏彦婷都不能全情投入,我们的一半注意力分散在厨房,担心何芙走出客厅,可我的慾望一经撩拨就难以控制,我站起身子,将拉鍊打开,掏出巨物递到柏彦婷面前,她惊诧中摇头,我不由分说,大肉棒坚决顶在她的嘴唇,摩擦她的唇瓣,终于撑开嘴唇,大肉棒缓缓插入口腔,鼓起的腮帮,惊恐的眼神都刺激我的神经,我又插深一点。
  算了,不能再插了,我在想,刚吃饱饭,再插进去会引起反胃,我迅速拔出大肉棒,与柏彦婷静静凝视,只一秒钟,她就明白我想干什幺,她拼命摇头,拼命阻止。我只说一句「你曾经发誓过,愿意随我赴死,是真的吗?」柏彦婷马上不再阻止,眼睁睁地看着我脱下她的弹力裤,因为是弹力布料,所以很容易脱,两条修长的美腿露了出来,五十岁的女人还有修长的美腿,应该全拜她吃素二十多年所致,我还看到一只超级邪恶的阴穴,它叫白虎煞,白得晶莹,连毛囊都看不见。
  「小芙。」柏彦婷突然扬声喊,我手一抖,吓得将刚剥下来的小内裤扔到地上。
  「哎。」何芙应了一声。
  柏彦婷大声道:「等会去阳台帮我妈收衣服,别打了雾水。」
  「好的,等我先洗完东西。」从厨房传来何芙洗碗刷锅的声音,我鬆了一口气,知道是柏彦婷故意给何芙製造更多家务,用心良苦啊。
  「快点吧。」柏彦婷急催,朝我瞪了一媚眼。
  我大喜过望,情况特殊,一切从间,前戏就免了,半躬着身子,将粗大狰狞的大肉棒对準白虎煞摩擦了两下便挺进,没有足够的爱液滋润,我插入并不顺利,但仍然不影响我继续前进,柏彦婷分开 ​​双腿,将臀部擡起配合我,大肉棒深入,晶莹的阴户渐渐鼓起来,我一挺而入,全根插满,柏彦婷怔怔地看着我,几乎咬破红唇,我俯下身子,温柔地吻着她红唇,抚平牙印,她轻轻地呻吟着,如慕如诉:「你就算在小芙面前要,我也答应你。」
  我坏笑,缓缓地抽送起来:「我只是开玩笑,没想柏阿姨当真了,现在你想后悔也行。」
  柏彦婷捶了我一下,颤声道:「你想戏弄我就戏弄个够吧,看我还帮你劝小芙才怪了。」
  我低头,又吻了一口:「这可不行,我现在就喊你做妈。」
  柏彦婷焦急道:「你快点吧。」
  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但尽量不弄出声音,多亏柔软的沙发还算结实,没有什幺异响,唯一的声音就是喘息,我低声道:「叫我女婿。」
  柏彦婷摇摇头,可随即就低呼:「喔,喔,女婿。」
  我坏笑,小声问:「妈,你舒服幺?」
  柏彦婷忘情道:「插深一点就更舒服。」
  我尝试着九深一浅:「是这样吗。」
  柏彦婷用力勾着我的身子,悄悄迎合我:「是的,中翰,我喜欢你喊我做妈。」
  我用力揉着两只大乳,道:「以后我改口,就喊你做妈,我听说丈母娘最喜欢幻想和女婿上床,这是真的吗?」
  「咯咯。」柏彦婷掩嘴失笑,风情像粘稠的蜜糖一样,我喜欢她的鱼尾纹,我喜欢她骚气十足肉穴,管她什幺白虎煞,只要我干得爽,我就一直干下去。艳红的穴肉有了像阴穴一样晶莹的液体,柏彦婷湿润了,我舒爽地抽插着,用手抚摸无毛之地,挑逗那几片仍然像少女一样柔嫩的花瓣,翻捲的淫肉预示着肉穴被撑得很厉害。
  我动情地呢喃:「妈,我爱你。」
  柏彦婷急喘:「知道,你快点,改天妈好好跟你做,嗯嗯嗯……好粗。」
  我用力研磨下体,用我浓密的阴毛碾磨无毛之地:「只要妈有高潮,我就射,但不许装。」
  柏彦婷的眼神变得异常妖异,微张的小嘴吸引我扑上去,她风情地迎合我,主动吮吸我的舌头,还娇滴滴地说:「你用力几下,妈就会有高潮,只有你才能让妈有高潮。」
  「我都用力几百下了。」原以为柏彦婷的高潮没这幺快来临,不料,话一刚说完,柏彦婷就扭动身躯,阴道收缩,狂吮我的龟头,我感觉她的阴道冷飕飕的,一阵寒意,我打起了哆嗦,心中猛然警觉,暗叫不妙,想起了对付姨妈的法子,大肉棒丝毫不停留,连续不停歇抽送,柏彦婷高举双腿,迎合我十几下便放下来,嘴里呢喃道:「来了,来了。」
  果然,一股热流暖和阴道,也暖和了龟头,我鬆了一口气,埋怨道:「这也太快了吧。」
  柏彦婷打了我一下,柔柔道:「妈真的来了,很舒服。」
  我瞄了一眼厨房,见何芙的身影还在忙碌着,起了贪念,低头吻了吻红唇,央求道:「再来一次。」
  柏彦婷急道:「你这人说话不算话。」
  「再来一次。」我缓缓抽动大肉棒,碾磨那光洁晶莹的阴户,柏彦婷风情万种地看着我,放下的双腿重新盘到我腰间,撒娇道:「这次,说好了啊。」我点点头,柏彦婷娇羞地闭上眼睛,小嘴微张,屁股一耸一动,这媚态可以让我发狂,抽插立即如风,只是忌惮被何芙发现,我才尽量克制着力量,即便如此,柏彦婷仍然被我干得媚眼如丝,气喘嘘嘘。
  突然,脚步声从厨房传来,我与柏彦婷大吃一惊,她狠狠地瞪着我,似乎埋怨我过于贪心,房子狭小,只要何芙走出客厅,我们都无法掩盖,至少柏彦婷会来不及穿上那条弹力长裤,电光火石间,我与柏彦婷凝神着,等待不堪设想的一幕出现。
  上天保佑,脚步声转进了另外一间房子,我听到了衣架,衣桿触碰的声音,叮叮噹当,柏彦婷赶紧催促:「小芙收衣服去了,衣服不多,你要快点。」
  「妈也要快点。」我坏笑,抱着柏彦婷狂吻,身下的抽插如水银泻地,再坚固的沙发也受不了我的冲击,发出还吱吱作响,没想到,何芙察觉了:「妈,你们聊什幺呢。」
  柏彦婷示意我小声点,吸了两口气,说道:「就聊你。」
  房间里传来笑声:「妈,你要小心,他很能说的,你别被他哄了。」
  柏彦婷看了看被抽插的下体,情不自禁道:「他……他很能干呀。」
  「那是他运气好。」房间里传出讥笑声。
  我微愠,心想这个何芙一直在损我,士可杀不可辱,看我如何报复在他妈身上,恶念顿起,邪念丛生,我的身体在柏彦婷身上卖力起伏着,大肉棒直插直抽,龟头如雨点般触动她的子宫口,她娇吟连连,持续颤抖,摆动的肉臀疯狂扭动,配合着大肉棒抽插。
  一阵凉意袭来,我不愿意压抑了,小声对着柏彦婷道:「妈,女婿干你了。」
  柏彦婷一听,浑身剧颤,上身突然迎起,双臂像蛇一样缠绕住我脖子,痛苦道:「有本事,你把我们母女都乾了。」
  说完,猛摇长发,臀部急剧耸动,晶莹的白虎煞凶狠地吞吐大肉棒,一股暖流再次激射至我的龟头,我打了一冷 ​​颤,哆嗦着,拼命哆嗦着,浓烈的精华如火山爆发的熔岩般喷涌,喷入阴邪的白虎煞里。
  脚步声响起,房间里又传出何芙的声音:「妈,衣服叠好了,没什幺事我就先走了。」
  眨眼间,何芙走出了房间,手里多了一把拖把,客厅很乾净,她简单地在客厅里拖了几下,一双美目飘向我,顿觉异常,马上瞪着眼睛问:「你们怎幺了?」
  我尚能平静,柏彦婷依然急喘,我心念急转,淡淡解释道:「我想让你妈妈搬走,她触景伤情,可能想到了什幺往事,也可能捨不得。」
  何芙迅速放下拖把,跑到柏彦婷身边安慰几句,再次看向我,已是柳眉倒竖:「都跟你说过了,我妈喜欢热闹,往窗口一看,就看到街上人群,她一个人孤单,希望见多点人,我妈真想搬走的话早搬了,轮到你来劝幺,真是的。」
  我哑口无言,柏彦婷看着我,突然道:「小芙,妈要搬走,中翰有心,妈不能辜负他一片心意,这里没什幺好牵挂的,找好了地方我就搬,我一刻都不想留。」
  何芙张大了小嘴儿。
-第八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