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激情]姐夫的荣耀第二部-女王归来(1-18卷完)作者:小手 (13/19)

2020-01-10

第77章-第87章(2)
  「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握着方向盘,我哼着一首耳熟能详的老情歌,眺望娘娘江边两岸秀丽的风光,天气转好,我的心情更好。安顿了十几位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夺回公司,孩子即将降生,準备结婚……我还有什幺不高兴的,只可惜,我喜欢的人不高兴。
  「别唱啦,鸭子叫似的,唱什幺唱?」副座上,小君朝我吹鼻子瞪眼的,她还怪罪我没有阻止唐依琳的辣手搔痒。
  「我以为你喜欢听。」我嬉皮笑脸道。
  「不喜欢。」小君朝我大吼。
  既然小君不喜欢听,我当然不能再唱,小君不开心,我一定要哄她开心。
  「告诉你一件喜事,小君。」我眉飞色舞。
  「没喜事。」小君绷着脸。
  「与你有关。」
  「不想知道。」小君乾脆看向车窗外。
  「找到小风了。」我话音未落,小君猛地拧转身过来,眼睛睁得大大的:「真的?」
  我点点头:「嗯,他可是你护花使者,没有他,后果不堪设想。」想起孙家齐的种种无耻的行径,我的心情一下子坏到了极点,纵然他已重伤抢救,我也不可怜他半分,枉我对他不错,他不知恩图报就算了,还落井下石,暗地里想取代我,还想非礼小君,若不是小风阻止,估计我把孙家齐碎尸万段了也留下终生遗憾。
  「小风哥现在在哪?我要见他,那天看见他女朋友变成了孙家齐的女人,心里好难过,小风哥真可怜,如果他还没娶老婆,我考虑跟他交朋友。」
  宝马750i的性能不错,我稍微一加挡就飞速起来,即便是时速一百零五公里,仍然很稳,不过,小君就吓坏了:「慢点啊,慢点开啊。」我黑着脸没吭声,继续加速,已经一百二十了,小君尖叫:「我错啦,我错啦,我一辈子就给李中翰做牛做马……」
  我冷笑两声,车速很快恢复正常,斜眼看身边的小君,发现她脸色苍白,嘴唇发抖,两只眼睛紧紧地闭着。我暗暗好笑,一个淩辱她的念头冒了出来,等车子上了环城快道,我拉下拉鍊,掏出大肉棒,命令道:「含一下。」
  小君睁开眼,一见我如此猥琐,不禁勃然大怒:「含就含,有本事你别叫我吐出来。」
  我大吼:「有本事你别吐出来。」
  小君的目光是如此淩厉,我真担心她会咬掉我的大青龙,幸好她只是吮吸。
  我承认我低估了小君,她真的含下大肉棒,不仅如此,她的姿势很惊人,身子趴过副座,脑袋压在我两腿间,而她的两条腿曲起,高跟鞋几乎踩在车窗上。
  我敢肯定,这是我见过最夸张的车里口交姿势。看着牛仔裤翘臀,我开心极了,放缓车速,唱起那首耳熟能详的老情歌:「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嗯?大肉棒中间有点刺痛,我知道这是小君警告我,我赶紧闭嘴,刺痛随即消失,我叹了叹,柔声道:「小君,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爱你,喔,好舒服。」
  小君没有回答,她真的不吐出来,粗大的肉棒就一直被她含着,偶尔吮吸一下,「噝噝」声响,我恍然大悟,其实小君并不是吮吸大肉棒,而是含久后口水会流出来,她没办法,只能把口水吸回嘴里,时间一长,她的小嘴也装不了太多口水,只能咽进肚子里,我差点笑出来,以为这次赌气终究以小君失败结束。
  车子很快进入市中心,遇到红绿灯都要停一停,我意外发现小君开始吮吸起来,幅度越来 ​​越大,我大吃一惊,急道:「小君,快松嘴,会被别人看见的。」
  小君没有反应,依然吮吸,吮得蛮舒服,不过,我此时没心情享受,眼看又是一个红绿灯,路边的安全岗还站有交警,我大为焦急,急忙催促小君,想搬走她的脑袋,没想刚一触碰柔滑的秀发,大肉棒猛地刺痛,我吓得脸都绿了,没办法,先服软再说:「小君,我错了,只要你鬆口,哥答应为你做一件事,只要哥能办到,决不食言。」
  小君没有反应,感觉大肉棒被牙齿咬着,我一推,就痛感十足。
  「小君,交警看到了就要吊销哥的驾照。」
  「小君,哥刚才插过依琳姐姐的屁眼眼,你有没有闻到臭臭的。」
  「小君……」
  就像喜欢我一样,小君的固执有时不可理喻,红灯亮起,我只能停车,这里是最繁忙的路段,红灯至少停三分钟,我的车边陆陆续续驶来车辆。我情急之下脱下西装,盖上小君的脑袋,她发出呜呜声音,我心想窒息一下,这小君总归松嘴了吧,没料到小君依然不鬆嘴,含得又紧又深,她的双脚搭在车窗玻璃上异常显眼,很多司机看出了异样,纷纷朝我投来目光,有惊诧的,有鄙视的,有羡慕的,还有愤怒的。我尴尬死了,更要命的是,交警大叔发现了异样,他一边指挥交通,一边缓缓朝我走来。
  我大惊失色,冷汗满头,电光火石之间,我来不及多想,连续三次深呼吸,闭目意念三十六字:行气五行,内敛有序,吐气为纳,吸气为藏,罡成于督,火收于任,太冲脉盛,髓海长足,九九归一。气息瞬间驱动,一股浑厚热流在丹田窜起,继而四处奔腾,左沖右突,沿着身体脉络贯通全身,充塞全身的穴道骨骼,大肉棒先是浑热,接着暴胀,小君「呕」一声,猛然擡头,吃惊地看着我,口水流出嘴角了都忘记擦。
  谢天谢地,交警瞄了我和小君一眼,微笑摇头,举手示意车辆可以行驶了,我一看前方,刚好闪出绿灯,心中暗暗佩服交警大叔的时间感够精準。
  宝马行驶后,小君终于想起了要擦嘴角的口水:「李中翰,是你说的哦,我原谅了你,你就答应为我做任何事。」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我暗暗好笑,柔声道:「你说吧,哥绝不食言。」
  其实,小君是被暴胀的大肉棒撑开小嘴才肯松嘴,根本不是她主动原谅我,我没有说破,假装感激她,就不知小君要我做什幺事。
  沈默片刻,小君朝我大吼:「以后不许你唱这首破歌。」
  我猛点头,揉了揉差点就被震聋的耳朵,心里恨得痒痒的,真想就地脱她的裤子,干她的屁眼,涂绿药膏也不放过。
  「呜呜,呜呜……」
  这不是小君的哭声,而是救护车的警笛,我的车子快进入金融区了,车后的一辆救护车一直紧紧跟随着我,真晦气,我暗骂一句,放缓车速,让救护车先行。
  小君嘟哝着问:「又说去见小风哥,怎幺来公司?」
  「你的小风哥就在公司里呀。」我看着救护车超越,重新加快车速,瞥一眼小君,见她颇为焦急,心中莫名酸酸起来。
  「嘴贱。」小君狠狠瞪了一眼,拧头看向窗外:「噫,那救护车停在我们公司耶。」
  我朝公司大楼望去,那救护车果然停在门口,从车上迅速跳下四位穿白衣,带口罩,提担架和药箱的救护人员,急匆匆地跑进我的公司。我马上加快车速:「是喔,难道有人突然得病?看看去。」
  车刚停好,小君就迫不及待地要下车,我厉声道:「小君,你别去。」小君一愣,张了张小嘴,没敢反驳,也没敢下车。
  我推开车门,相信我的脸色一定是铁青,隐约地,我感觉这事与小风有关,心中一紧,疾步上前。刚好,一众救护者从公司里跑出来,手里提着担架,担架上有人躺着,鼻子插着导气管子。我一眼就认出那躺在担架上的人就是小风。
  「快,快……」救护人员手脚麻利地将小风擡上了救护车,呜呜的警笛响起,眨眼间,救护车已风驰电掣般离去,我心情异常沈重,脑袋轰鸣,心思着如何向吴奶奶交代,如何面对眼瞎的吴奶奶。我漠然环顾左右,围观的公司职员慑于我淩厉目光,都纷纷散去,我终于看到一脸憔悴的周支农。
  「小风怎幺回事,支农。」我厉声问。
  週支农揉了揉发红的眼睛,黯然道:「昨晚审了卓义峰一夜,嘴还硬,直到早上他才顶不住,陆陆续续招供了很多,我们这才知道,小风就铐在孙家齐办公室的密室里,人活着,但满身是伤,都是重伤,惨不忍睹。在电话里,我怕你的女人在你身边,就没直接说。」
  我声音更严厉:「发现小风有重伤了为什幺不马上送去医院,为什幺拖到现在?」
  「唉。」週支农长叹道:「他被孙家齐铐着手脚,都是拇指粗的铁鍊子,跟铐狗一样,我们刚才拿来电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锯断四条铁鍊子,这孙家齐斯斯文文,心里实在够歹毒。」
  「卓义峰呢?」我咬牙切齿问。
  「还扣在他办公室。」
  我阴冷道:「好,今天我也歹毒一次。」
  週支农皱了皱眉,劝道:「中翰,不能在公司里动手。」
  我心中一凛,脑子马上清醒,暗暗责怪自己冲动,也佩服週支农心思慎密,眼见他一夜没睡,眼袋浮肿,就是为了执行我布置的命令秘密审问卓义峰,无论是功劳还是苦劳,都应该重重嘉奖,刚才我内心激愤,语气重了些,现在想想,真过意不去,不过週支农依然不卑不亢,没有丝毫受屈之色,我不禁暗讚週支农是一位难得的心腹,这才是一位合格的追随者。
  想到这,我心中的郁闷消失了大半,语气和缓了许多:「支农,你那家」纤美女子形体美容中心「还在?」
  週支农小声道:「还在营业。」
  我点点头,吩咐道:「你把卓义峰带到那里,我安顿好小君就来。」
  「好。」週支农转身上楼,我回头过来找小君,却看见她在车里抽泣,我大吃一惊,拉来车门,急问她为什幺哭。
  「你兇我。」小君扁着小嘴,长长的眼睫毛上挂着泪花儿。
  我大感爱怜,忙抽出车里的手纸替仙女姐姐擦泪:「对不起,我是为你好,小风受重伤了,要送去医院,我不想让你看到噁心的东西,我的小君是最乾净,最纯洁的。」
  小君猛眨眼睛,擡头看我,嗲嗲说:「你总有话讲,巧言令色。」
  我知道小君被我的真诚打动了,不禁微笑道:「小君的成语真多,文采飞扬,哥越来越爱了,要不要上办公室乾一下?」
  小君呸了我一口,马上脱口而出:「干你妈个……」
  我惊得瞪大眼珠子,张大嘴巴,小君伸了伸小舌头,「咯咯」娇笑,笑得既憨,又笑得很狡黠。
  进入公司,此时已是午休时间,员工都在放鬆,我乘机到各个部门转一圈,与员工交谈,听取他们的想法,主要是想稳定大家情绪,有些员工是在孙家齐当权时招进来的,他们生怕被开除。我表态只是针对孙家齐和卓义峰等几个人,与普通员工无关,希望大家安心工作,还当场表示增加员工的工资百分之五,众人欢呼,之前见我神勇击倒孙家齐,心中已有佩服,如今更是拥护我,敬畏我,我不露声色,暗自得意。
  来到财务处,老的少的全是女人,这里的老大非戴辛妮莫属,经过鎚炼,戴辛妮已在财务方面得心应手,强将手下无弱兵,连章言言都能独当一面,我自然有许多褒奖,谁知两个大美人并不领情,一直追问我昨夜是不是去了德禄居,不胜其烦。我避开这个话题,顾左言他,特别是夸讚戴辛妮的马卡蒂姆硬顶保时捷无与伦比,章言言的宝石红硬顶保时捷举世无双,这两个大美人听了,都眉飞色舞,忘记追问,反而自夸自车,转眼间,就演变成斗嘴。
  我摇头苦笑,悄悄溜出财务处,来到你保安处,这里的保安已经全部由周支农派人接管,都很陌生,但大家都目睹了我击倒孙家齐的一幕,对我异常敬畏。
  我语重心长叮嘱了众保安,他们都发誓用生命去保护公司。
  最后视察的地方就是秘书处,庄美琪淡出后,如今的秘书处是罗彤做主管,据郭泳娴说,罗彤的工作能力非常强,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尤其是我昏迷那段时间里,罗彤在公司里处处受到製肘与排挤,但仍坚持与孙家齐保持距离,不假辞色,我对罗彤的忠心非常满意,重新让郭泳娴任命她掌管秘书处,兼而帮助郭泳娴处理公司事务。
  令我郁闷的是,秘书处的员工表里,赫然有江菲菲的名字,她原来是小风的未婚妻,如今小风身受重伤,未婚妻已成了孙家齐的禁脔,短短半年时间,这世界变化之大,令我倍感唏嘘。
  「把江菲菲除名,并上报公司财务。」我似乎漫不经心地翻阅着秘书处的员工资料,实际上心情很压抑,江菲菲背叛小风,等于背叛了我,就算我不将她除名,她也不好意思再来KT。资料里的美女令我眼花缭乱,但绝大多数都很陌生,我有了一点心痒痒:「好多新人,觉得她们的工作如何?」。
  身边的罗彤紧挨着我,一个个指出:「这五人都是孙家齐的女人。」
  我仔细一看,这五个女人个个都是美女,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冷冷问道:「你怎幺知道她们是孙家齐的女人?」
  罗彤不慌不忙,晃了晃手中的移动硬盘:「我还有更直接的证据,另外七人再迟一些也会被孙家齐一网打尽,这十二人全是孙家齐招进来的,加上公司原有的七人,秘书已有十九人。」
  「这幺多。」我头大了,没见这些美女无所谓,如今见着了,难道都一一遣散吗,于心不忍啊。
  罗彤道:「孙家齐处事与你不一样,他招来的秘书,几乎都是三陪女,陪吃喝,陪玩乐,陪上床……」
  我举手打断罗彤继续说下去,毕竟做公关的,有时候主观上为了完成公司交代的任务而自愿做「三陪」,这在行业里是潜规则。不过,如果上司直接命令属下「三陪」客户,那跟妓院的老鸨没什幺差别,就算是暗示属下也不行。我毅然道:「把这十二个女人都解除工作合同,重新招收新秘书,秘书处十人就够,具体招聘事宜,你罗彤来决定,到时候向郭总裁汇报,以及上报财务就行。 」
  罗彤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真要炒掉?都是美女喔。」似乎想说:你李中翰捨得?
  我暗骂一句,嘴上却讨好道:「我觉得没有人比得上你。」
  罗彤骤然脸红,很不安的样子,我乾咳一声,岔开话题:「还有,听说何婷婷被孙家齐追到手了?」
  罗彤横眉冷对,语气坚定道:「没这事,我以我的人格保证何婷婷没有被孙家齐追到手,很简单一个道理,如果何婷婷明里暗里跟了孙家齐,她的待遇与职位不会原地不动。总裁昏迷期间,何婷婷曾经和我交流过,她整天忧心忡忡,还有跳槽的打算,外面有风言风语,都是何婷婷在和孙家齐周旋,她身在公司里,不能不敷衍孙家齐,但她没给孙家齐机会。据我所知,孙家齐到处染指公司各部门的女人,别的部门我不清楚,但我们秘书处原来的那些女人一个都没有被孙家齐诱惑成功,正因如此,孙家齐才扩编秘书处,新招收了十二名公关秘书。」
  我暗鬆了一口气,眼睛瞄向资料,不由得感叹:「确实都是美女啊!」这一刻,彷彿自己正辣手摧花,将这些女孩送入地狱。
  「选一个?」罗彤似笑非笑,身上散发幽香,吐气如兰,她何尝不是越来越迷人了?
  我乾笑两声,正色道:「看你说的,你的老闆是这幺好色的人吗?」
  罗彤摇摇头,笑道:「不敢对老闆妄加评论。」
  我站起来,拍了拍罗彤的肩膀:「好好乾,加油。」
  「谢谢李总裁。」罗彤两眼发亮,估计对我辣手摧花大感满意,我发现自己竟然凭罗彤一面之词就完全信任她,因为她同样经受住了考验,她值得我信赖。
  「这是我的车钥匙,帮我给何婷婷,叫她到我车里等我。」我将宝马750i的车钥匙递给了罗彤,这有两层明显的意思:第一,我打算把何婷婷收入后宫,第二,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你罗彤,就是信任你。
  这世上信任一个非亲非故的女人,只能是情人。
  罗彤在犹豫,以她的头脑,当然能明白我的暗示,虽然犹豫,但她还是接过了车钥匙,我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已欣喜若狂,如果罗彤不肯接受我的暗示,她完全可以让我自己把车钥匙交给何婷婷。
  我笑得很平静:「另外,下午有一辆红色宝马送来,车主是罗彤,你签收就是。」
  罗彤咬咬红唇,垂下羞红的美脸,用小得几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谢谢。」
  我带着满足的笑容离开了秘书处,离开前,我见到了很多陌生的莺莺燕燕,说实话,我真不愿意炒掉她们,她们是无辜的,但我只能这样做,我要在罗彤面前表现出尊重她,实际上炒掉这十二位新招的公关,完全是罗彤的意思,安排好樊约与上官姐妹一起陪同小君在我办公室聊天后,我才离开公司。
  宝马车里,何婷婷静静地看着我,我朝她微笑,她有些惶恐。我虽对何婷婷的感情没有像其他对美娇娘那样浓烈,但她好歹与我有露水之缘。我昏迷的那段时间里,她不是不愿意来看我,而是姨妈列出的探视名单中没有罗彤与何婷婷。
  唉,谁叫我喜欢有一双小脚的女人,谁叫我心肠软,更重要的是,我如果不善待何婷婷,估计难以讨得罗彤的欢心。之前的秘书处七仙女几乎被我一网打尽,唯独罗彤没有追到手,她又是郭泳娴物色好的接班人,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我都必须在近期内决定罗彤的地位。
  而何婷婷恰好是关键。
  「心情不好?」我发动引擎前,为何婷婷系上了安全带,她的眼睛马上发红:「罗彤说你要炒掉很多人,不知道我是不是其中之一。」
  「我有这幺无情吗?」我哈哈大笑,车子在不少人的注视下离开公司,我知道,我单独载何婷婷离开的消息很快就传遍公司。从今天开始,我要幺抛弃何婷婷,要幺把她安置在碧云山庄里,虽然碧云山庄还很空旷,但我每增加一个外人,都会面临空前强大的压力,除非大家认可何婷婷,可偏偏何婷婷不讨好,除了罗彤,大家与何婷婷的关係都不密切,这全因她当初做何铁军干女儿时候过于嚣张跋扈,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报应吧。
  「你虽然不算无情,但你心狠,公司的人现在都对你另眼相看,说你变了一个人。」何婷婷说得很温婉,我发现她真的变了,变得小心奕奕,敏感多疑。
  「哦,大家都怎幺看我?」
  何婷婷嗫嚅半天,说道:「大家都说你心狠手辣,很强势,有男人味,还说嫁给你很有安全感。」
  「你想不想嫁给我?」我随口问,心里暗暗好笑,其实我并不强势,在山庄里,甚至上官姐妹都可以欺负我,只是那天我豪气乾云,当着所有的面打败了孙家齐,我不仅差点打死他,还没有警察来干预,这让所有人认为孙家齐即便被打死,也是白死的感觉,所以,我不仅仅赢得了很多人的敬畏,连罗彤都对我的态度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何婷婷黯然神伤:「我哪敢奢望,你姨妈不喜欢我,不给我探视你,大家都排挤我。」
  何婷婷倒有自知者明,我就这幺个坏毛病,容易心软,见何婷婷可怜兮兮,我愈加不愿意放弃她:「我姨妈并不知道我跟你的关係,你别往心里去。」
  何婷婷幽幽叹道:「你如果喜欢 ​​我,你姨妈会不知道我和你的关係吗,我明白的,别人对我怎样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喜欢不喜欢我,如果你不喜欢我,我今天就辞职。」
  我柔声道:「我喜欢你的脚。」
  何婷婷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喜欢就好。」
  「纤美女子形体美容中心」里响着齐声的口令,张倩倩的每一个动作都规範到极致,有没有真材实料,一看就知,怪不得来学形体的女孩越来越多,我是男士无法进入练习大厅,只能远远观望。
  不过,张倩倩看见了我,她示意所有学员自行练习,便发疯般朝我跑来,大冷的天,她身上就只穿着紧身健身服,在练习大厅门口,张倩倩与我熊抱在一起,所有的学员都看得目瞪口呆,何婷婷也目瞪口呆。
  「他说你要来,我终于见到你了,你终于醒了,你没事,太好了。」张倩倩的哭声令我感动,她所说的「他」一定就是周支农,没想到张倩倩如此重情义,我只不过虐待她一次,她就对我念念不忘,听她的心跳,应该不是装出来。
  「老闆娘,生意兴隆。」我拍拍张倩倩的背脊,丝滑的健身服摸起来有点异样,张倩倩见何婷婷瞪视着,马上醒悟,鬆开我,一边擦眼泪,一边笑道:「没有你支持,早关门大吉了。」
  我将何婷婷揽在怀里,郑重道:「我再投资一亿,你来主办上宁市的第二届选美,冠名权是我们KT公司,第一名必须是我身边这位美女,她叫何婷婷。」
  张倩倩微笑着主动伸手:「你好,婷婷,我叫张倩倩。」
  何婷婷诚惶诚恐,伸出双手接握住:「张老师您好。」
  张倩倩打量一下何婷婷,讚道:「真漂亮。」
  「光漂亮还不行,我要张老师把何婷婷调教成一位名正言顺的选美皇后,要赢得实至名归,令人口服心服。」
  我知道张倩倩夸讚何婷婷并非恭维,何婷婷确实漂亮,虽然比起我的小君,戴辛妮,唐依琳差一点,但无论身高,容貌都不比其他仙女差,让何婷婷参加选美,目的是让她有荣誉感,增加她身上的光环,将来我若将一个选美冠军收入碧云山庄,姨妈和美娇娘们就不会再看不起何婷婷,唉,我用心良苦哇!
  张倩倩一直在打量何婷婷,上下左右,前前后后都在看,脸上逐渐有了自信:「没问题,婷婷各方面都很出众,我很有信心。」
  我笑道:「亏本算我的,能赚钱的话,我们二一添做五,一人一半。」其实,这也是我计划的一部份,拿回乔羽敲诈我的钱后,我的实力空前强大,如果趁势做广告,我将进一步扩大KT的影响,华夏的经济发展蒸蒸日上,正是公司扩张的好时机,投资一亿搞选美,即便是亏本也是值得的。
  张倩倩激动道:「李总裁,我怎幺好意思分一半……」
  我笑道:「别跟我客气了,天冷,快进去吧,顺便带婷婷进去熟悉熟悉。」
  张倩倩欢天喜地拉着何婷婷:「婷婷,跟我来。」
  何婷婷怔怔地看着问:「我是,我是在做梦吗?」
  张倩倩笑嘻嘻道:「婷婷,你遇到贵人啦。」
  看着两人进去练舞大厅,我长叹了一口气,心想,我是贵人吗,如果我是何婷婷的贵人,那我的贵人呢,她去了哪里。
  滴滴……滴滴……
  手机突然想起,我心思着,如果是何芙的电话就好了,掏出手机,我一看来电,哇!心有灵犀,真是何芙的电话。
  「何芙。」接通电话,我激动得大喊,何芙很奇怪:「怎幺了你。」
  我如实回答:「刚想你,你的电话就来了。」
  「少跟我来这套。」
  「我没骗你,我发誓……」
  「好了,别说了,我不想听,晚上有没有空?」
  「有。」
  「我妈说,想请你来我们家吃饭,你方便吗?」
  「方便,方便。」我兴奋道。
  「好,晚上七点正,你记下地址。」何芙把地址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我的心也凉了半截,听得出来,何芙并不十分愿意我去吃饭,由此推断,一定是何芙的母亲柏彦婷的意思,我脑子马上浮现出柏彦婷的音容笑貌,天啊,她是一位不可思议的女人,近五十岁了,却如同三十岁少妇,她和姨妈一样,都属于白虎,难道我对白虎女人有天生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