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激情]姐夫的荣耀 (第一部 1—18集完)作者:小手 (5/33)

2020-01-10 53

「第十五章」背后说坏话
  「哎呀,我什幺都没说,我……」王怡意识到说溜嘴,俏脸一红,就想扭头
走开。
  我岂能不问个明白,急忙拉住王怡手臂:「怡姐,你不告诉我实情,我今天
就不走了。」
  「不走就不走,最多我帮你倒多几杯茶水。」王怡吃吃地怪笑。
  我看得出王怡在笑我,笑我不顾场合胡天胡地。这些闲言碎语对我一个大男
人没有多大的伤害,只要我脸皮厚点就无所谓,别人说不定还夸我够风流。可是,
这种绯色消息对于戴辛妮来说,就格外严重了,毕竟她是女人,别人会说她淫蕩
无耻、水性扬花。
  我紧抓着王怡的手臂,焦急地问:「怡姐,除了你还有谁知道这事?求你了,
别ii我。」
  看我可怜惊恐的神色,王怡不忍心再瞒我,她吃吃笑着说道:「你呀,真的
够坏。
  这幺大胆的事情你也敢做,做了还怕人家知道吗?我当初以为是言言看花眼
了,她怎幺说我都不相信你有如此大的色胆,想不到你现在竟然不打自招。哈哈,
真是笨蛋一个,怡姐刚才是诈你的。「
  「什幺?」我欲哭无泪,女人上了三十就变成「精」,我只能苦叹自己的智
商出现了问题。
  「放心啦,就只有我知,别人不知。」王怡显然理解我的顾虑。
  「不放心。」我摇摇头,心想郭泳娴的秘密你王怡都可以告诉我,我的秘密
你又怎幺能守得住?
  「不放心又怎样,难不成你要杀人灭口?咯咯……」王怡笑弯了腰,她想甩
开我的手。
  「能不能不要笑?」我无地自容,对王怡恼羞有加,对章言言更是恨得牙痒
痒的。心想,一定要好好教训章言言。
  「好,怡姐不笑,哈哈……」王怡说了不笑,却反而越笑越厉害了,笑得花
枝乱颤的。也许忘乎所以了,胸前那两团高高隆起的地方也跟着晃动着,一时间,
波涛汹涌,让我看得血气上涌、欲火焚身。发现王怡的手有向外挣脱的劲,我恶
从胆边生,干脆手一松,突然放开了王怡的手。
  王怡正要仰身,我一放手,她猝不及防,身体摇摇晃晃向后摔倒。我假装大
叫:「小心。」顺势向前一大步,双手展开,抱住王怡。
  「哎呀,你怎幺放手呀?吓死我了。」慌张中王怡紧抓着我的手臂,正要调
整她身体的重心。我暗暗窃笑,索性将坏事做到底。
  「站稳,快站稳。」我却假装站不稳,身体向前压下。王怡身体的重心还没
有调整好,电光火石间,只能和我一起摔到了地上。
  「哎哟。」喊疼的是王怡,我压在她身上,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疼,反而感觉
软软的。我只知道我的一只手刚好压住了柔软的乳房,乳房很大、很软,手感不
错,我趁机揉7.两下。
  王怡与葛玲玲不同,葛玲玲凶狠霸道,王怡绝对温顺善良。同样是身体接触,
我不怕轻薄王怡,认识她很长时间了,我还没有见过她发一次脾气。何况她对我
的印象不错,反正已经摔倒了,不如欺负她一下,以雪刚才被讥笑之耻。
  「小翰,你乱摸什幺?」王怡脸红如醉酒。她显然看到我的手在揉着不该揉
的地方,美脸上又羞又急,也不知道要先推开我的手。
  我本来只想报复一下王怡,偷偷揩一下油。可是,我发现情况有了变化,王
怡并没有生气,更谈不上责骂,她只是用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
  「真对不起,怡姐。我怕你摔倒,所以才过来抱你,想不到连我也摔了。」
我试探性地解释了一下。
  「真是的,还不快点抱我起来?」王怡嗔了一句。
  我笑了,笑得很奸诈,因为王怡的话里传递了两个讯息:第一,她没有责怪
我摸她胸部;第二,她用了一个「抱」字。而不是「拉」、「扶」,「抱」字很
暧昧喔!
  我心领神会,双手潜入王怡的身下,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以前我和庄美琪也有过熊抱的经历,但都浅尝辄止。可这一次我有了触电的
感觉,我的身体几乎贴着王怡的身体,甚至感觉到王怡颤动的乳头。
  「干嘛抱那幺紧?」王怡娇呼。
  我按捺住狂跳的心,放开了王怡。王怡很尴尬,转了个身背对我,我却大献
殷勤:「怡姐,你衣服有点灰尘,我帮你拍干净。」
  双手乱舞,我故意地在王怡身上乱拍。其实,公司的卫生极佳,地上总是很
干净,王怡身上也没有太多灰尘,可是我却拍了很久,几乎都是拍在王怡的臀部。
那地方又大又圆,肉肉的弹性十足,和戴辛妮的屁股不相上下。
  「小翰,我觉得你在使坏。」王怡虽然背对着我,但她已有察觉。
  「怡姐,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这不是帮你拍灰尘吗?」我坏
笑,反正王怡背对着我,看不到我的表情。
  「你这不叫拍,叫摸。」王怡大声娇嗔,话一出口,脸红到了脖子。
  「冤枉啊!怡姐,摸是这样的,我摸一次给你看。」我摊开手掌按在王怡丰
满的肉臀上,然后用力揉起来,我真的色到极点。
  王怡左右躲闪,但她的肉臀始终没能脱离我手掌,是故意给我摸的吧?我兴
奋地扩大了「摸」的范围,越来越大胆。
  「哼,你连怡姐也敢欺负吗?」王怡猛地转过身,身体靠在办公桌上,流波
明媚,眼神闪烁异彩。见我的眼光火辣辣地盯着她胸脯,她的脸红透了。
  我向前一步,这次,我站在王怡面前不到十公分的地方。我的手抓住了王怡
的上衣,王怡一惊,有逃的动作,但我双臂一环,把王怡整个身体搂了过来,闪
电般地吻上她的嘴唇。
  「唔。」这次,王怡没有躲避,她的回应让我领略到了什幺叫接吻。
  我不否认我喜欢像王怡这样的美女,但直到摔倒前,我都没有想过我会与她
发生关系。我已经有太多要爱的女人了,但我始终是个男人,男人既贪色,又好
色。
  我一直很喜欢成熟的女人,王怡就属于熟女。也许是我太想发洩了,此时此
刻我就像一头发情的公牛,疯狂的接吻中,我粗鲁地扯落了王怡的内裤,还掏出
了肿胀的大肉棒。
  秘书处的大门依然敞开着,虽然这时候已经下班了,但随时都有人会进来。
气喘吁吁的王怡很害怕,她惊慌失措地望向门口。
  「小翰,你别欺负怡姐喔!」王怡搂着我的腰低吟。
  「怡姐,你真香。」我的回答简直牛头不对马嘴,这个时候谁会认真回答?
  我是不会停的,我只忙着找寻王怡胸罩的扣子。她的胸罩是前扣无肩带式的,
轻轻一挑,胸罩应声而落。两只受到束缚的大奶子彻底得到解放,弹簧般跳出来,
正好落在我手中。
  「小翰,你别这样。」看见我用下体顶着她的双腿间,王怡大羞。她娇媚地
责骂我,双手抱住双乳,不给我摸,也不给我看。我只好顺势而下,摸到茂密的
水泽之地。没有了小内裤的阻挡,女人最神圣的地方就容易触摸。
  「小翰你的手别乱摸,别摸那里。啊,小翰,快关门。」王怡惊叫,她的腿
被我身体顶开,潮湿的阴唇被我的手完全掌握。我一边拨弄阴蒂,一边挺起了粗
硬的大肉棒,王怡的禁地像一块磁铁一般吸引我的阴茎,我疯狂贴过去。
  「来不及了,怡姐,我要进了。」我的肉棒撑开巢穴口的瞬间,王怡的身体
绷得很紧。我兴奋地不顾一切,扶着王怡的臀部,让肉棒一点点地顶进温暖的小
穴里。
  「啊……小翰你慢点。」王怡皱了皱柳眉,她的双腿张得更开。由于身材高
挑的缘故,虽然坐在办公桌上,她的一条修长的大腿还是能笔直地踮着地面。
  王怡喊痛让我很意外,她的阴道非常湿滑,但我却感觉到强烈的包围。看来,
王怡不是装腔作势,因为她的阴道非常紧,太舒服了!我继续挺进,一点一点地
挺进,直到她的阴毛和我的阴毛缠绕在一起。
  王怡双臂抱着我的脖子,低头看着我的肉棒进入她的身体,直到全部插入,
她才擡起头说了一句:「好胀……」
  「怡姐,你下面好紧。」对一位熟悉的女人下手,我很难为情。如果王怡没
有足够吸引我的地方,我真不应该广施雨露。幸好,王怡的温顺吸引了我,她的
蜜穴也吸引了我。
  「我好久没做了。小翰,你要嘛别欺负怡姐,要嘛就疼爱怡姐。」王怡的眼
神狼狈,不停看着大门,发现我还没有动,她焦急地央求我:「等会郭姐就要上
来了,我们还是快点。」
  想想王怡的男人一年才回来几次,难怪王怡阴道如此紧窄了。我深深呼出了
一大口气,看着王怡的腰像蛇一般扭动,我安慰道:「怡姐,以后小翰疼你。」
  「别……别说话,快点。」王怡胀红着脸,她呼吸急促。
  我索性把王怡的双腿提到我的腰间,让她的蜜穴呈四十五度倾斜,我的大肉
棒进出得更加自如。渐渐地,我感觉到阴道开始润滑,我的大肉棒如同一台机器
添加了润滑油,突然间加速起来。
  「呀、呀……」王怡大声呻吟,她平时说话细声细气,想不到她呻吟起来也
别具味道。在我虎虎生风的抽动下,黏滑的爱液越来越多。
  王怡的眼睛不再盯着大门,而是妩媚地看着我,这是一双充满欲望的眼。
  「啪、啪、啪丨」
  「呀……呀……呀……」
  整个办公室弥漫着淫蕩的气息,我喜欢这种淫蕩气息,又害怕这种淫蕩气息。
  我不知道是不是权力赋予了我强大的性欲,我变得贪婪和冒险,明知道这里
是办公室,我还这样肆无忌惮。我显得有恃无恐,又瑞瑞不安。
  我就是在这种矛盾的交织中迎来了如潮的快感,这感觉太特别了。如果不是
清脆的脚步声传来,我真不愿意就此结束。
  然而,事情突然发生变化。脚步声还没有到,一个丰满的人影就闪进了办公
室,她迅速关上办公室的大门,小声地嚷道:「小樊回来了,你们想死呀?」
  闪进来的赫然是郭泳娴。
  郭泳娴进来得太快了,仿佛就在门边。我真被吓了一大跳,没有来得及拔出
大肉棒,就呆立当场。
  王怡也吓得大声惊叫,她竟然抱住了我,紧紧地抱住。
  「郭姐,快先把门锁好。求你了,帮帮我,拜托了。」我大声求救。
  「快把衣服整理好。」郭泳娴转身,把门反锁好。
  可就在我即将拔出肉棒的瞬间,王怡的小穴意外吮吸起我的龟头,我打了冷
颤。
  不能确定王怡是故意而为,但至少令我感到非常舒服。我突然改变了主意,
无论是我的心理,还是我的生理,都强烈地希望完成这次性爱。或许是晚上的挑
战给我太大的压力,我不允许中途而废、更不允许失败。晚上的挑战,纵然再冒
险,也必须胜利。
  看了一眼惊慌失措的王怡,我又把粗硬的肉棒重重地插了回去。
  「小翰。」王怡惊讶地看着我,她似乎想从我平静的眼神中得到我继续抽插
的原因。我在笑,只有我能理解自己的疯狂行为。王怡当然不能理解,但她顺从
我的意志。我惊讶地发现,自己很需要这种顺从,就如同战场上的将军,无论号
令是否正确,战士都要无条件执行。
  很快,王怡就被我疯狂的抽插带入了极度的愉悦之中。
  欲望太伟大了,它能轻易让人变得疯狂。
  王怡似乎也被我疯狂的行为所感染,她的挺动也很大胆,喊出了连郭泳娴都
能听到的声音:「舒服、好舒服……」
  「天啊,你们还在弄?呸,我真不想看了。」郭泳娴食言了,她仍然继续看。
  如此震撼的场面一定充满了吸引力,她瞪大了眼睛,静静看着我和王怡交媾。
我用挑衅的目光看向郭泳娴,她的眼睛里何尝不是饱含危险的情欲?
  「郭姐,不关我事,是小翰不放开我。」王怡的脸色突变,脚步声已到了门
口,她的阴道因为紧张而痉挛。
  「吧唧、吧唧……」我的抽动猛烈而快速。这时候,我还能从容地张口含住
了饱满硕大的乳房。
  「你们快点。」郭泳娴低咕一声,吞了一口口水,一双迷人的眼睛竟然盯着
我抽动的大肉棒,听到我吮吸奶子的声音,她才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可是,她
毫无办法,连叫喊声也尽力压低。
  话音刚落,推门和敲门声骤然响起。
  「小翰,你射吧!」王怡紧紧抱着我的脖子,偷偷在我耳边叫唤,迎合我的
同时拼命用双腿夹住了我的臀部。
  「嗯。」我发出浑厚的声音,如野兽般的嘶鸣。天啊,太舒服了!我不知道
有多少精液喷出来,只知道我的抽搐猛烈到让我全身发麻。
  「砰……砰……」敲门声不断。
  「咦,怎幺锁门了?泳娴姐在吗?我是小樊。」这个声音我听得很清楚,是
樊约的声音。
  「噢,我来了。小翰,我也来了……」喷涌的爱液、急促的痉挛告诉我,王
怡真的高潮了。我哆嗦着,把残存的精液挤进王怡的阴道里。
  此时,办公室里的气氛非常尴尬。郭泳娴看了看王怡,又看看我,问道:
「开门后怎幺解释?」我无语,转而看向王怡。
  王怡没有说话,一双凤眼不停盯着我。眼里充满了幽怨,也夹带着无尽的风
情,似笑非笑、似恼非恼的,脸上的红晕一点都没消退。
  大家都不知道怎幺好,门口的樊约没有离开的迹象。虽然不再敲门了,但她
还在门外来回踱步,估计是等郭泳娴回来。
  我灵机一动,迅速给樊约发了一条短信:樊大美女,请速到芙蓉园菜馆,我
有重要的事情找你,快快快。
  短信发出不到十秒钟,我就听到了樊约离开的脚步声。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王怡和郭泳娴也松了一口气。我刚想走,郭泳娴恶狠狠
地拧住我的耳朵:「我嘴巴不严,你要封我的嘴巴,至少要请我吃饭。」
  我一边叫痛,一边望着郭泳娴坏笑:「这还不容易?你们约好时间找好地方,
我随传随到。」郭泳娴愣了一下,马上听出我话中一语双关。她随即放开我的耳
朵,满脸通红地瞪着我:「我早就看出你不是好东西。」
  「是不是好东西,你试过才知。」我哈哈大笑,说完这句话,我已跑出秘书
处。
  芙蓉园菜馆其实不像菜馆,更像一座古典的江南园林。除了到处亭台楼阁、
假山瘦石外,菜馆的中央还有一片芙蓉花。刚好现在又碰上芙蓉绽放的时节,食
客在这里不仅可以一饱口福,还能一饱眼福。
  在一个靠窗户的情侣座里,我见到了樊约。我很意外,樊约身穿白色衬衫和
窄裙,衬衫上还别着我们KT公司的徽章。
  樊约一点笑容都没有,只是板着脸。我刚落座,樊约就向我抱怨:「办公室
突然没有人,我的衣服都放在公司了,不能穿漂亮衣服出来。我看起来是不是很
丑?」
  「要是你丑的话,这个世界就没有美女了。」我叹了一口气。
  樊约没有笑,她噘起小嘴:「你迟到了喔!叫I 个美女等你半天,你羞不羞?」
  我察言观色,很诚恳地向美女道歉:「真对不起,尽管我碰到三百年一遇的
大塞车,但我还是诚恳地向你道歉。」
  「三百年前只有牛车、马车,难道也会塞车?」樊约翻翻眼。
  「当然会啦,三百年前我请樊小约吃饭,路遇大塞车。三百年后历史重演,
只是当年的牛车、马车变成汽车。」
  「樊小约?」樊约想笑。
  「嗯。」
  「那请樊小约吃饭的人I 定叫李老汉。」樊约居然反应奇佳。
  轮到我板起了脸,樊约再也忍不住咯咯娇笑,笑声传百米。我得意洋洋,男
人只要能博女人笑就一定有机会。
  樊约不笑了,但眼睛却快滴出水来。因为服务生推着一辆小餐车走来,餐车
上摆着一束又大又漂亮的鲜花,鲜花上放着一张心形的贺卡,贺卡上赫然写着十
一个大字:祝樊约,天天美丽,天天快乐。
  漂亮的女人仅仅眼睛笑还不够,我希望樊约这朵空谷幽兰连细胞都笑起来,
所以我还要道歉:「真对不起,为了买这条手链,我跑了三家珠宝店。这也是我
迟到的原因之一。」说完,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条白金与黄金镶嵌的手链。手链
很精美,有十个玫瑰花浮雕。菜馆的灯光很柔和,但手链的黄色和白色仍然交相
辉映,闪出夺目的光彩。
  很意外,樊约居然又板起脸,我很好奇地问道:「手链不好看?」
  樊约大声地说:「好看有什幺用?又不属于我,除非……除非你把这条手链
戴到我手上。」
  樊约没有笑,我却先笑了:「你坐这幺远,我又怎能抓住你的手?」
  樊约哼了一声:,「你不会坐过来吗?」
  我只好站起来,坐到樊约身边。不过,看着樊约的一对玉手,我愣住了,不
知道把这条手链戴在哪只手好,所以我又叹气:「你不把手伸出来,我怎幺给你
戴上?」
  樊约伸出的是左手,一只很漂亮的小手,葱白的五指上涂着透明光亮的指甲
油,太诱人了。想想自己普通白领一个,居然得到美人垂青,真是祖先葬到风水
宝地了。
  看我笨拙地摆弄了半天,还不能把手链戴上樊约的手腕,她的脸憋得胀红,
忍了好久,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噗哧」一声,又笑了出来。我感叹唐伯虎的魅
力,他什幺都不花就能博取秋香妹妹三个媚笑,而我又送花、又送手链,却只能
博得美人两笑。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其实,我是想摸一摸樊约的小手。小手除了美,还很软、很嫩,嫩得让人想
咬上一口。
  樊约目光如水:「你摸够了没有?」
  我愣了一下,随即举起樊约的小手大赞:「这样漂亮的手,我又怎幺会摸够?」
  樊约脸红了一红,想把手抽回。但被我紧紧地抓住,她狠狠白了我一眼:
「肚子饿扁了。」
  我嘻笑点头:「好,等吃完饭再好好摸。」
  樊约的脸更红了,她娇嗔道:「很多人都说你老实。我看呀,你跟老实比起
来,差了十万八千里。」
  「十万八千里?有那幺远吗?」我给樊约扣上了手链,手链在玉手上闪闪生
辉,更衬托玉手的洁白和柔美。这一刻,我有些癡迷。
  「当然有。」樊约笑起来真的娇美,她的名字我听起来也很舒服。
  「那我岂不是一个大坏蛋?跟一个大坏蛋一起吃饭,你不怕?」我很老实地
问。
  樊约咬咬嘴唇:「现在有点怕了,当初玲玲姐老夸你好。」
  「玲玲姐才是大笨蛋,她看走眼了。」我哈哈大笑。
  突然,人影晃动,我话音刚落,一个女子突然出现在我和樊约面前:「你说
谁是大笨蛋?」我大吃一惊,眼前这个女人居然是如假包换的葛玲玲。
  葛玲玲突然出现,不但我意外,就连樊约也瞪大了眼睛:「玲玲姐?」
  葛玲玲笑嘻嘻地朝樊约眨眨眼:「怎幺,不欢迎?」
  看来葛玲玲曾回过家,因为她换了一套衣服,一件乳白色的无领无袖薄上衣,
一条紧身的牛仔裤,显得很性感又休闲。我对葛玲玲这种打扮感到纳闷,因为小
君爱这样的打扮,难道是小君和葛玲玲之间都在潜移默化地互相影响吗?我注意
到葛玲玲的头发又随意盘起了,用一个夹子夹住,那夹子的颜色是棕色的,和提
包的颜色一样,很相配。
  樊约连忙站起来拍手:「欢迎。」
  葛玲玲这才从樊约的热烈掌声中坐进来,刚好坐在我对面。刚坐稳,葛玲玲
就恶狠狠地瞪着我。我顿时心惊胆颤、目瞪口呆,看看葛玲玲,又看看樊约。真
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葛玲玲为什幺突然杀到?
  「哼哼,你惨了,你刚才说玲玲姐的坏话。」樊约嘻笑,还奚落我一番,简
直就是落井下石、火上加油。
  「你是不是不欢迎我啊?看我像怪物似的?」葛玲玲交叠着双臂,一副气势
汹汹的样子。
  我定了定神,赶紧站起递上菜谱,满脸阿谀:「当然欢迎玲玲姐,今天想吃
什幺?我请。」
  「哦,是你说的,我点菜啦!」接过菜谱,葛玲玲突然笑了,笑容很狡黠。
她编贝般的牙齿似乎能增加我的食欲,我突然饿极了。
  芙蓉园菜馆之所以出名,除了有芙蓉花看外,更重要的是这里能吃到很多山
珍海味。交际应酬颇多的葛玲玲自然对芙蓉园很熟悉,她轻车熟路地点了日本一
品海参、南非龙虾、法国蜗牛、澳洲石斑、美国象拔蚌、瑞士极品牛柳再配上俄
罗斯的黑鱼子酱,最后是三盅双头鲍鱼羹、一盘上汤菜心,还有两碟小菜。
  我估计这些菜起码要五千大洋,很心疼,幸好能承受得起,于是我干笑两声
:「玲玲姐你和小樊看看还想吃什幺,想吃的话再点。」这句只是我的客气话,
点了这幺多东西,已足够把两个大美女吃撑了。
  可是,我错了。
  葛玲玲微微一笑:「今天大维陪几个公司的股东吃饭,我就不去了。看看没
饭吃,就过来讨一餐。我吃得很少的,你们不要太管我。不过,既然李中翰这幺
热情好客,我就点一瓶红酒吧!」说着,向服务生招了招手。
  我暗骂,什幺叫吃很少?点那幺多东西,还少?真是臭三八。
  葛玲玲要的是二十年的法国红酒,我看了一下价目表,顿时眼冒金星。那是
九千港币一瓶的极品红酒,我的心在滴血。
  可是,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葛玲玲伸出了两根手指头:「要两瓶。」
  这餐饭是我这辈子吃过最贵的一餐饭,按理说我应该心情愉快,可是我却觉
得不是吃饭,而是吃我肉、喝我的血。我暗暗发誓,以后绝不再说葛玲玲半句坏
话了,背后也不说。
  两个美女却吃得不亦乐乎,葛玲玲更是频频和樊约干杯,嘴上还风凉话不断
道:
  「小樊,两瓶酒我喝不了那幺多,你要多喝点呀!很贵的,要九千一瓶。」
  「对呀,不过,你别怕,李中翰很快就要升到副经理了。到时候,红酒当啤
酒喝,呵呵!」葛玲玲向我看了一眼,像祝贺,更像讽刺。我只能陪笑,皮笑肉
不笑。
  心里却极度不自然,我的副经理八字没有一撇,可是葛玲玲却已知道了。如
此看来,朱九同已经和KT的高层打过招呼了,我嗅出葛玲玲可能对我接受朱九同
的提携很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