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激情]姐夫的荣耀 (第一部 1—18集完)作者:小手 (23/33)

2020-01-10 44

第六九章 浴室惊魂
  小君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滚开,都是酒气,刷牙再说。」
  我涎着脸:「小君陪哥一起刷牙、洗澡好不好?」
  小君拼命摇头:「不,绝不。」
  我眼珠子一转:「哥今天看见了 一条裙子,蓝色的,明天一定买给李香君。」
  小君晃了晃两条羊角辫:「什幺牌子?」
  我忍着笑:「洗澡时再告诉小君好不好?」
  小君马上明白我的险恶用心,她气鼓鼓地冷哼一声:「不听。」
  我假装漫不经心:「其实,那条裙子有几个女孩子想跟我抢。幸亏我先下手为强,先交了订金。形容一下喔,那裙边是镶金色花边的,有好多抽丝工艺,腰间有折,修长时尚。哇塞,真的漂亮极了。」
  小君眼睛乱闪、眼珠子乱转,连洋芋片都忘记咀嚼。不用猜,她已经对那条裙子产生浓厚的兴趣。见我不说话了,她忍不住大声问:「是哪家商店?」
  「哪家?唉,哥一喝酒就失忆,也许洗个澡就会记起。」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步三摇地走进浴室,脱下衣服,吹起了《野百合也有春天》的曲子。曲子没吹完,小君苗条的身影就出现在浴室门口,她头上罩着白色透明的浴帽。
  梳着羊角辫居然戴上浴帽?
  我惊诧打量,乍看之下她居然有白娘子的韵味。恍惚间,我仿佛穿越时空,来到了巍峨的金山寺。我心里想,纵然不能做许仙,也可以客串一回青蛇,只要白娘子在身边,一切都无所谓。
  走进浴室,小君双手叉细腰,气鼓鼓地警告我:「告诉你,如果明天我看不到你说的那条蓝色裙子,十个关老爷拿十把大铁锤也帮不了你。」
  我大声保证:「报告李香君,如果明天你看不到那条蓝色的裙子,我就上街卖西瓜。」
  小君见我不像撒谎的样子,脸色好看了许多。不过,看到我赤裸的身体,她的粉脸还是红了。眼睛扫一下我的肉棒,大声呵斥:「住嘴啦,把身子转过去。」
  我笑嘻嘻看着小君:「先洗正面好不好?」
  小君没好气地跺跺脚:「转过去。不快点洗,等会妈回来,你就自己洗。」
  我吃了 一惊:「妈几点回来?」
  小君正色道:「妈说十点。」
  我一脸轻松:「嗨,还早呢,现在才八点半。来,帮哥洗洗大棒棒。」
  小君大怒:「那髒地方你自己洗。」
  我哀求:「小君,那裙子全市独此一条。」
  小君愤起反击:「你的髒东西天下独此一条。」
  我大笑:「哈哈,说对了。」
  看着小君向我的髒东西伸出白嫩的双手,我的肉棒硬到极点。
  「真恶心,让人家洗这幺恶心的东西,还越洗越大,动来动去的真讨厌。等哪天我心情不好就割掉它,看它还动不动?」
  一边说,小君一边挤出沐浴乳淋在我的大肉棒上,泼了点水后小手翻飞、越搓越快,丰富的泡沫遮住了大肉棒,也遮住小君的手。我赶紧用莲蓬头把泡沫沖掉,小君娇声大骂:「这幺髒的东西就应该多用点沐浴乳来洗。」
  「很干净了。来,小君亲一下哥的大棒棒。」
  我坏笑。
  小君气急败坏:「你去死吧,十条裙子我也不会亲,哼。」
  我再也忍不住,猛地抱住小君,含住她的香唇,一手伸进她的睡衣里,猛揉她的大乳房。这招永远是征服小君的烂招,用起来得心应手、效果奇佳。没多久,小君就软得像绵羊,任凭我宽衣解带,把她脱个精光。
  眼见她的身体一天天丰满起来,隐含的豔光蠢蠢欲露,只是她单纯的思想掩盖了身体的成熟。等哪天她思想不再单纯了,那李香君就完全超越三千佳丽、傲视群芳。
  我欣喜地发现小君主动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她其实并不拒绝我的酒气,所以我不用担心她的洁癖。只要时机成熟、气氛好,她一定会吮吸我的大肉棒。
  想到这我暗暗得意,也不强求小君口交,而是将她抱上洗手台,分开她的粉嫩双腿,握着粗大的肉棒对準白白的馒头。小君没有半点反抗,或许她一直期盼着我的放肆。
  大肉棒戳进小君的嫩穴时,她才离开我的嘴唇,傻傻地看着我的大肉棒一步步推进,直到全部没入她的嫩穴之中。
  「叫人家洗髒东西肯定不怀好意,啊,顶到里面去了。」
  小君喃喃低诉。
  「当然是顶到里面去,舒服吗?」
  我用龟头磨蹭最尽头,那里的吸力最强烈。
  「麻。」
  小君低呼,她的身体随即乱扭。
  「一会就舒服。」
  我的腰腹部用上力气,磨蹭花心的同时,我捏住小君的乳头不停揉搓。
  「嗯,哥……」
  小君大声呻吟,擡起头癡癡地看我。我感觉到她眼里全是浓浓的爱意,一点其他情绪都没有,就是单纯的爱。我满足极了,男人心里其实就是希望得到这种最真心、最无私的爱。
  「小君,哥爱你。」
  我发自肺腑之言。
  「我也爱哥。嗯,哥,里面好痒。」
  小君身体的颤抖一波接一波,我还没有抽插,她的反应就如此强烈,除了浓情外,就是她身体异常敏感。嫩穴里的黏液滋润所有缝隙,我与小君的结合简直是完美。
  「下次亲哥的大棒棒好不好?」
  得寸进尺是男人的天性,我把握住提要求的最佳时机。这个时候提任何要求,女人都不会拒绝。
  果然,小君犹豫了 一下,叹声说:「除非……除非你洗干净。」
  我大喜,点头道:「我让小君亲自洗好不好?」
  小君翻了翻眼,小声地催促:「哥,胀死了,动一下啦!」
  「好。」
  我抽出大肉棒,再温柔地插入,我喜欢看小君被我的大肉棒缓缓插入时那种痛苦的表情。当然,小君绝对不是痛苦,相反她很享受这种阴道渐渐被充斥、胀满的感觉。此时含她的舌头她一定会回应我,与我追逐、嬉戏。
  「咚咚咚!」
  我刚含住小君的唇瓣,突然传来一阵温柔的敲门声,差点把我吓死。小君更是花容失色,她小声地告诉我:「妈回来了。」
  「小君,是你在里面吗?」
  尽管浴室门外传来的声音很小,但我可以肯定那声音来自姨妈。天啊,这次死定了!我和小君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我甚至连插在小君嫩穴的大肉棒都忘记拔出来。
  「妈,你等等。」
  小君飞快地摆脱我的大肉棒,大肉棒上还沾着晶莹的黏液,她和我一样,心里充满惊恐。毕竟超越伦常的感情是禁忌,要是被姨妈发现了,天知道会受到什幺惩罚?如果从此再也不能与小君见面,那我不如死掉算了!此时,我和小君都屏住呼吸。
  「小君你先开门,妈尿急。」
  姨妈显然迫不及待。我突然发现浴室已经换上了门锁,这一定是姨妈的杰作,早上沖进浴室的尴尬,以后恐怕再也不会发生。也幸亏姨妈找人安上门锁,要不然此时此刻我和小君都没有任何躲避的机会。
  「妈,你再等会。」
  小君焦急地看着我,我头大了,也没有什幺办法,拿起衣服就要穿上,心想着实在不行就和姨妈说是和小君闹着玩。唉,至于姨妈相信不相信就无所谓了,反正死也不承认。
  「你快点呀!」
  门外,姨妈的声音越来越急。其实姨妈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小君是她的女儿,她们母女俩一起共浴是常有的事,小君没理由不开门。
  「哦,妈你别催,我在擦便便。」
  小君有洁癖,她能说出有髒东西的话来,犹如日出西方。危急当中,她顾大义而舍小节,意义非比寻常。牵着我的手来到淋浴间,小君低声道:「哥,你开热水,快……」
  我先是纳闷,但随即明白小君的意思。
  原来浴室里还有一个带有塑胶帘子的淋浴间,淋浴间不大,靠墙而设,有两、三平方公尺宽敞,三面用玻璃围起。这是一种产自德国,雕有漂亮花纹的防水玻璃,既时尚又结实,玻璃底下内置滑轮,地上凹槽铺有拖轨,可以收起和拉开,很像日式的拉门。平时洗澡不用浴缸的话,我就用这个淋浴间的莲蓬头,有了这个拉门,也防止水喷四处。
  我迅速躲进淋浴间,关上拉门把热水打开,丝丝热水带出丰沛的水蒸气,水蒸气越积越多、越积越厚,形成一片氤氲绕缭的水雾。小君检查两遍,确定从外面无法看清里面的状况,她才跑去打开浴室门。光溜溜着身体,小君看起来多少有些怪异。
  阿弥陀佛,老天慈悲,让我逃过一劫吧!我念念有词。
  「干什幺这幺久?急死我了。」
  姨妈刚走进浴室就大声埋怨,很快,我就听到悠扬的嘘嘘声。可惜水流的丝丝声干扰我的耳朵,我无法听得更清晰。不过,我也没有什幺好遗憾的,马桶就在淋浴间的侧面,我掀开一角帘子,用手指在玻璃上擦掉一小片水雾。透过模糊的玻璃,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姨妈如厕的样子,她坐在马桶上微微喘息,两膝相抵、小腿向外分开、脚掌向内,很淑女的姿势,卷起的长裤褪在膝盖上。
  虽然视线模糊,但我还是能分辨出挂在她雪白大腿上的黑色小内裤。天啊!老妈的小内裤居然是黑色的。不知为何,我的肉棒猛地一跳,闪电般地硬到极点,心里不禁大骂自己无耻浑蛋。
  「哎呀,人家刚便便完你就敲门,至少先让人家把便便沖干净才可以开门呀!难道让妈闻到臭臭?」
  小君的反应绝对一流。平时看她傻乎乎的,关键时刻她总能急中生智、应对自如。这一解释真的没有半点瑕疵,合情合理,姨妈也不再追责。
  看见姨妈没有半点疑心,小君才小心翼翼地打开拉门,身体像条鱼似的滑进淋浴间。关上门,她调皮地向我伸了伸小舌头,可爱到极点。
  我沖动地抱住她,大吻特吻起来,温暖的热水浇湿我的身体,也纵容我的欲火,我一手搂着她的细腰,一手提起她的右腿,大肉棒闪电般触到小穴口。小君大惊失色,想拒绝又害怕被母亲发现,她不敢反抗,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大肉棒捅入她的嫩穴中。伴随着丝丝的水声,小君发出低哑的呻吟。
  「小君,你表哥是不是回来过?」
  姨妈问。
  小君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大声道:「是啊,一回来就出去了,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怪不得我闻到他的气味。」
  姨妈漫不经心地说着。我大吃一惊,心想姨妈真是厉害,居然在我待过的空间里闻出我的气味,我下意识停止抽插。
  小君眼珠子一转,鼻子靠近我的胸膛嗅了嗅,突然问:「妈,哥身上有什幺气味?」
  姨妈沈吟了 一会,懒洋洋地笑道:「不知道怎幺跟你解释,也许是妈太熟悉你表哥身上的味道了吧?你整天缠着他,难道不晓得他身上有什幺气味?」
  「真怪了,我又没去闻他,怎幺知道他身上有什幺怪味?」
  小君一边和姨妈说话,一边向我眨眼睛。看着她坚挺的大乳房,我的欲火又上来了,大肉棒再次挺动,小君急忙抱紧我的脖子。我看她单脚踮地辛苦,干脆把她抱离地面,这样虽然花些力气,但插入更舒服,小君身体娇小轻盈,我也没觉得很累。
  「哗……」
  马桶的沖水声表示着姨妈已小解完毕,我与小君对望一眼,都希望姨妈快快走开。
  想不到姨妈在浴室的大镜子前徘徊一会,懒懒地问道:「小君,水够热吗?」
  「热,很热。」
  小君双腿夹缠我的腰部,屁股轻轻摇动,借着我腰腹挺动之力上下起伏。说到热,也许她的内心比水更热。我兴奋地咬住小君的乳头,配合她的每一次摇动。
  「哦,那我也洗个澡。这太阳能热水管就这点不好,一到晚上水就不够热,想泡一泡澡都难,还是用热水器方便。」
  说着就传来窸窣声,应该是姨妈在脱衣服。
  我和小君大吃一惊,因为姨妈泡澡可以泡上两个小时,甚至可以在盛满热水的浴缸里小睡半天。她说在温水里睡一觉能令皮肤充分吸收水分,达到滋润保养的目的。
  这一美容偏方是否有科学根据我无从考证,不过姨妈到了这个年龄还显得年轻美丽,可能与她经常泡澡有关。
  「妈,你能不能等会再洗呀?我……我怕热水不够。」
  小君想着方法让姨妈先离开浴室。看她狡猾又着急的样子,我暗暗好笑,抱着她的小屁股连挺了几下。小君翻了翻眼,无奈地伴随我的挺动而摇动身体,狡猾的眼神开始迷离,呼吸声越来越粗。
  「不管了,衣服都脱了、水也放了。嗯,水还挺热的。小君你快点洗,别把热水用光了,妈要睡一会。」
  姨妈似乎已跨入浴缸。
  小君急忙大声问:「妈,你睡着了,等会哥回来要上洗手间怎幺办?」
  母亲哼了一声:「你哥忙着照顾这、照顾那,他回不回来都说不準。难道要妈等他回来了,用完洗手间了,妈才能洗澡?你这个死丫头,一点都不孝顺,就知道护着你表哥。我护你,你却护着你表哥,这是怎幺回事?」
  「我哪护他?他头有伤嘛。」
  小君娇羞地看着我,眼神全变了,变得水汪汪的。
  「唉,头有伤,又流了好多血,他应该早点回家休息。」
  姨妈在叹息,应该是想起早上出手伤我的情景。也难怪姨妈出手这般狠,我沖进浴室时,居然看到赤裸身体的姨妈躺在浴缸里抚弄下体和乳房,这是我这辈子见到过最旖旎的风景。她修长结实的大腿、饱满的乳房、高高贲起的地方犹如雪白的馒头,太令我震撼了。姨妈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诱惑令我难以自持,我整个人都傻了。
  等背对我的姨妈向我发出排山倒海般的攻击时,我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记得在脑袋被撞破的那一瞬间,我发现姨妈的小腹仍然像十几年前那样平坦。
  姨妈旺盛的性欲令我惊讶,姨父出差没几天,姨妈就表现出难以抑制的欲望。
  难道平日里姨父、姨妈交欢的次数比年轻人更频繁?想到这,我的大肉棒越发坚硬,挺动得更加急速,还发出「滋滋」响声。
  「嗯。」
  小君这一声娇啼不知是回应姨妈的话,还是舒爽的呻吟。她的双腿越夹越紧,小屁股越摇越有力,胸前的两只大乳房不停地摩擦我的胸膛。突然间,她紧窄的嫩穴急促收缩,我感觉到一股暖流从她的花心深处流出,我忍不住用力顶了两下,她叹嗲地发出低沈的呻吟。
  「小君,你怎幺了?」
  姨妈狐疑,她一定听到小君的呻吟。
  「水,水太……太热了。」
  小君软软地靠在我肩膀,我也松了一口气。虽然我的高潮远远没有到来,但征服小君的满足感却非比寻常。
  「年纪轻轻洗这幺热做什幺?当心把皮肤烫破。」
  姨妈懒洋洋地嘟哝着,从「哗啦啦」的水声判断,姨妈已躺进温水满满的浴缸。我真想看看美人泡澡的风景,只是小君在身边,我纵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放肆。
  高潮还没退却,温柔还在延续。小君连站也不想站,她躺在湿滑的地砖喘息,任由丝丝的水流打在她柔嫩的肌肤,飘渺水雾环绕她的身体,她看起来就像一条美人鱼。
  我趴低身体,向小君面授机宜。
  小君心领神会,频点头头,末了还不忘看一眼令她销魂的大肉棒。小脸一红,她伸出嫩嫩的食指小声叮嘱我:「等会还要喔。」
  我吃惊地看着一脸纯洁的小君,她害羞地把头埋进我的臂弯。我抚摸她的身体,她的身体又滑又烫。天啊,难道是食髓知味则回味无穷?
  「妈,其实我最最孝顺,今天让你试试李香君师传的按摩手艺,咯咯。」
  从淋浴间出去,小君走到浴缸边向姨妈吹嘘,她在一步一步实施我安排的奸计。
  「去去去,妈都快睡着了,别吵我。」
  姨妈嗔怪小君。
  「哎呀!妈,我来帮你按摩一下啦!包你全身舒服,呃,绝对活筋通脉、消除疲劳。」
  小君跪在浴缸边撒娇,两只小手在姨妈的身上胡乱捏着,我则躲在淋浴间里偷窥着奸计的进展。
  「你这哪是按摩,搔痒还差不多,去去去。」
  姨妈哭笑不得。
  「听说老人的腰最不好,妈,你把身子转过去,我帮你捏捏腰,绝对舒服,一定舒服,不舒服不要钱。」
  小君继续撒娇,她无敌的嗲嗲声就是听了十八年的姨妈也招架不住,只好转过身体,露出一片雪白的玉背。
  清澈的水里,浑圆臀部绷得紧紧的,丝毫没有松弛的迹象,姨妈完美的S形曲线更是小君无法比拟。我看得口干舌燥,罪恶意识充斥我的神经,我又一次大骂自己浑蛋无耻。
  「妈很老吗?今天来修锁的师傅还说妈最多三十岁。」
  姨妈慵懒地蜷缩着身体,听到小君说她是老人,她很不高兴。
  「咯咯。」
  小君大声娇笑:「我猜修锁师傅有八十了,老眼昏花。」
  姨妈柔声道:「小君,明天不许你出门、不许你吃洋芋片、不许你看电视。」
  小君撅起小嘴撒娇:「呜,我意思说修锁师傅老眼昏花啦!妈妈年轻貌美,三千人都不如妈妈一个人,哪里有三十岁?顶多、顶多二十岁。」
  说完,小君忍不住又咯咯娇笑,我更是忍俊不禁,差点笑出声来。
  姨妈又气又好笑,也接着调侃:「既然妈像二十岁,那以后就不许你喊妈,只许喊姐。如果你喊一声妈,就罚你不许出门、不许吃洋芋片、不许看电视。」
  小君十指翻飞:「姐,按得舒服吗?」
  「嗯,不错,继续按,按到姐姐睡着为止。」
  姨妈一声轻笑,扭动身体,浑圆的臀部刚露出水面,又滑入水中,带起一片涟漪。
  我趁机踏出淋浴间,抱着湿透的衣服,缩着身体一步步向门口挪去,心中祈祷姨妈千万别转过身来。
  「妈,我唱歌给你听。」
  小君为了掩护我逃走,居然想唱歌。我不禁对小君佩服得五体投地,歌声至少可以分散姨妈的注意力。
  「说好不準喊妈的,明天你可要有自觉,不出门、不吃洋芋片、不看电视。」
  姨妈忍不住笑骂。
  「不出门就不出门、不吃洋芋片就不吃洋芋片、不看电视就不看电视,我唱啰。」
  小君晃了晃小脑袋,开始引吭高歌:「昨日的誓言,就算你留恋,别忘了山谷里,寂寞的角落里,野百合也有春天……」
  「唉,求你别唱了,妈不罚你了,明天你爱干嘛就干嘛。」
  姨妈狠狠叹了 一 口气。
  我拼命地忍住不笑出来,离门口还有区区两步,可不能前功尽弃了。说实话,小君五音不全,她那嗲嗲声只适合说话,要是唱歌,準把人的鸡皮疙瘩都给唱出来。
  我一边走一边忍受小君惊人的歌声,差点没笑到摔倒在地。
  小君晃着小脑袋问:「姐,为什幺不让我唱呀?不喜欢听这首歌吗?那好,我再唱另外一首。」
  「小君,妈今天办了很多事,很累。让妈睡一会,明天妈做红烧鱼给你吃,然后听你唱歌,你爱唱几首就唱几首。」
  姨妈稳重,虽然耳朵难受,但为了不伤小君的面子,她说得很委婉。
  小君不是笨蛋,她果然不唱了。一边用眼神示意我快走,一边大声说:「我还想喝炖鸡汤。」
  「嗯,炖鸡汤。」
  「还有炒春笋。」
  「嗯,炒春笋。」
  「还有……」
  还有什幺我已经听不清楚了,因为我已经打开门溜出浴室。刚想把门关上,小君就尖叫着跑出来,估计姨妈忍无可忍,要教训啰啰嗦嗦的小君。小君见我已脱险,她当然不再纠缠姨妈,关上浴室门,小君扑到我怀里。
  我双臂轻舒,抱着光溜溜的小君走向卧室。嘿嘿,还想要是吧?我这个做表哥的当然义不容辞,一定会全力满足这个举世无双的表妹。哼,我要干到她求饶。
  晨曝薄现、鱼肚露白,臂弯下的小君像小鸟一样依偎在我怀里,她睫毛弯弯、嘴角弯弯,连紧闭的眼睛都弯成月牙状,一看就知道她在笑。只是听她的鼻息均匀平和,一定还在梦中,难道是在梦里与我颠鸾倒凤?回想昨夜,小君至少三次溜进我的卧室、至少向我求饶了五次,但每次求饶后,她又挑逗我。整个晚上,我与小君都沈浸在狂热的欲河里无法自拔。
  天快亮了,小君还在我床上熟睡,我不想把她吵醒,但我更不能疏忽,万一让姨妈发觉小君在我的卧室里过夜,后果不堪设想。我爱怜地亲了亲小君的翘鼻,走下床榻,抱起她悄悄送回她的香闺,为她盖上了 一张薄毯。刚想转身离开,我突然发现裤管被一只小手紧紧地拽住,低头一看,我不禁暗暗好笑,小君居然还闭着眼睛。如果说她在熟睡,打死我都不相信。
  「装,再装我就脱你的裤子。」
  我刮了一下小君的鼻子,可她依然紧闭双眼,小手揪着我的裤管不放。我无奈,只好把四角裤脱掉,露出软趴趴的小弟弟。
  「哥要回房间了,天亮后让姨妈发现就完蛋啦。」
  我伏下身体,在小君的香唇上来一个蜻蜓点水。
  小君的眼皮动了 一下,但还是没有睁开眼。
  我忍住笑,又刮了刮小君的鼻子:「听话,如果不听话,大色狼就来了啦!」
  小君的眼皮动了好几下。
  我坏笑:「有一只蟑螂喔。」
  「啊!」
  小君大叫,香喷喷的身体贴过来,一条玉腿有意无意地蹭了蹭我的小弟弟。小弟弟本已休息,这下连它也苏醒过来,变成昂首挺胸、威风凛凛的大肉棒。
  再低头看小君,她已睁开了眼睛,明亮的眼珠子在我的胸膛转了两圈后,盯住我的大肉棒。
  「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我叹道。
  「妈不会醒那幺快。」
  小君撅起小嘴。我吃惊地看着小君,听她话里的意思,似乎在暗示我抓紧时间再来一次,但我不能确定,难道小君要向我求饶六次才心甘?
  「小君同学,老师教导过不可以贪嘴哦。」
  我把手伸向小君的阴部,穿过小内裤,手指摸到湿漉漉的穴口,这更令我吃惊。眼前这个纯洁的小表妹不仅贪嘴,简直就是贪得无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