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恋情]弟与母(1-4) (2/2)

2020-01-10 95

(四)
  有句话说,女人如果愿意让一个男人亲吻,那幺在心里,她也愿意把自己的
身子给他。自看见弟弟拥吻妈妈的时候,我就预感到这一天的来临,但我没有想
到回来的这幺快。
  那天是弟弟的十五岁生日,妈妈和我为弟弟庆生,弟弟吹熄了蜡烛,闭着眼
睛许了个愿望,这天闹的很晚。
  就在大家各自回房后不久,弟弟的门开了,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妈妈的卧室,
扭开门,进去关门反锁。十几分钟后,另一扇门也开了,这次是我,我太了解弟
弟,这家伙白天睡了一天,养精蓄锐,我就知道他今天要干坏事,还反锁门,可
能他不知道,妈妈卧室的门一直是坏的,反锁跟没锁一样。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妈妈的卧室门前,轻轻一扭,门开了。声音很小,但屋里
沈浸在肉慾中的母子是听不到了。
  正面墙壁挂着父母真人大小的婚纱,这是后来结婚纪念日补拍的,父母幸福
的偎依在一起。下面就是属于父母的大床,弟弟把妈妈剥得一丝不挂,压在体下,
他的两只手握着妈妈的两只手,瘦弱的身体在妈妈丰腴白嫩的身体上轻轻蠕动,
碾磨挤压,恨不能与身下的美妙女体合而为一,妈妈的两只大白乳都被压得扁平。
  两人都喘着粗气,唇舌激烈的交缠着,黑白分明的两具身体像两只肉虫一样
纠结在一起。
  弟弟身体还未发育完全,身高不及妈妈,身体瘦弱也比不得妈妈的丰腴,两
具身体存在着严重的不对称和不平衡的微妙感。但是弟弟完全佔据了两具身体的
主动权,他虽然无法同时把握妈妈的全部,但妈妈的身体已摸熟亲遍,他甚至比
父亲更了解妈妈的身体的每一寸。
  妈妈的身体在灯光下是惊心动魄的白嫩,全身柔软入眠,覆于其上,如卧云
堆。
  弟弟身体每一寸都真切的感受着妈妈的柔软和温柔,他伸出一只手去把玩妈
妈的雪股,慢慢移动到大腿的尽头。
  「妈妈,我要你,我要你的全部,把这里给我吧。」弟弟凑在妈妈耳边说。
  「不……不行。」妈妈坚定的摇头,两支修长的腿并的紧紧的。
  「不,我就要,我想要好久了,不给我我会发疯的。」弟弟撒娇道。
  「我……我是……你妈。」妈妈闭着眼,语气斩钉截铁。
  弟弟开始无耻:「我就喜欢肏妈妈,不是妈妈,别的女人我还不稀的看一眼
呢,在这个世界上,我就肏妈妈一个女人。」
  妈妈闭着眼睛不说话,双腿依然不动如山。
  为了哄开妈妈的双腿,弟弟手嘴并用,一边在妈妈的耳边说着撩人的情话,
一边双手在妈妈身上巡幽揽胜,直摸得妈妈肌肤变的泛着情慾的粉红,鼻音也开
始娇媚起来。
  时间慢慢过去,妈妈虽然被弟弟两路夹攻,身体被爱抚的软成面条一样,但
始终护住那处,不让弟弟得手,也许是因为那里是她作为母亲的最后尊严所在。
  弟弟毫不气妥,愈战愈勇。
  身为局外人,我此时终于看出弟弟的算计所在,这王八蛋睡了一个白天,此
时正是龙精虎猛寻花抱月的盛时,而妈妈不同,白天她为弟弟的生日忙了一天没
时间休息,现在的这种深夜她会越来越累,自制力也非飞速下降,一旦情慾佔据
上风,便是弟弟得手之时,这是妥妥的白天活妈干,晚上床上乾妈的节奏。卧槽,
我心中缓缓吐出二字。
  我也知道弟弟为什幺不趁妈妈沈睡时佔有妈妈,我太了解这家伙,就如他也
很了解我一般。这源于弟弟略高的逼格,或者是强烈的佔有慾也行,沈睡时佔有
妈妈不但成功率难说,成就感为零,后果更不可预测。弟弟就是要在妈妈清醒时
彻底佔有这个女人,让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坚硬和温度,让妈妈的内里永远记
住它的形状。
  果然,妈妈的脸色越来越红,情慾开始佔据着她的脑海。
  「妈妈,十五年前,我从那里出来,现在我要回去,不要紧的,我不跟任何
人说,你就给我一次吧。」
  弟弟轻声细语,大手在妈妈的两条白嫩的大腿捏弄。
  我很悲哀的看到妈妈不再坚持了,很容易看出来,之前妈妈两只精緻的脚裸
一直纠缠在一起,现在却分开了。
  弟弟显然也看到了,他并没有急色,他感激的亲吻着妈妈的红唇,然后才转
向妈妈的两条长腿,这是何等完美的两条长腿,丝质般的肌肤,并在一起只剩一
条笔直的长钱。
  弟弟讚不绝口的摸着两支完美的美腿,然后微微用力慢慢分开。
  这时连我的心都提起来了,妈妈全身最宝贵最娇嫩的地方终于裸裎在弟弟面
前,没有丝毫阻挡,我看见弟弟的那物几乎瞬间又粗大了几分,我也看见妈妈的
手紧紧的抓住床巾,如此的用力几乎要把它抓破,妈妈一定很紧张。
  弟弟不再说话,他对準那最柔软丝润之处,那丑物用力一顶,便深深的犁进
妈妈的身体里,妈妈瞬间传来一声低吟,是如此柔媚。
  弟弟一动不动,他感受着里面的紧窄与温暖,便知道爸爸已经很久没碰妈妈,
心中涌出无比的兴奋与自豪。
  妈妈,我让你失去贞操,那幺从几天开始,你要为我守洁,做我一个人的女
人,弟弟心中说道。
  弟弟兴奋的动起来,肏穴的美妙感觉真是无法言喻,这种被层层温腻包裹被
挤压得美妙感瞬间传遍整个身体,真是一定拥有,便胜却无数。
  尤其是体下的美妙女体是自己心爱的美母,弟弟当然知道妈妈被多少人觊觎
着,不说学校,就是这个小镇,也有不知道有多少人想一亲芳泽。却唯有自己能
枪挑美肉,无比的自豪感油然而生,精关几乎要瞬间失守。
  弟弟死死顶住那股欲要强烈喷射的念头,观想凤姐,芙蓉,春哥。但那观想
又瞬间被身下娇喘息息浅唱低吟的美母一招KO。
  弟弟抽出肉棒,喘着粗气,他想出一个办法,弟弟把母亲摆成各种姿势,每
隔一会儿便换一种姿势肏弄,这样有了短暂的喘息之机,他能坚持的更久一点,
自己的第一次一定要交出满意的答卷。
  这种灵肉交融,身体合一的美妙滋味真是无以言喻,弟弟又一次从身后深深
的犁入妈妈的身体,这个可怜的女人已经被弟弟摆成各种姿势,肏弄了快一个小
时,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超人弟弟,无言以对。
  妈妈已经软的跟水一样,无力的趴在床上,挺着大白腚,要不是弟弟扶着,
早已瘫软在床上,我从未挺到过妈妈如此大声的呻吟,和如此娇媚动听的呢喃,
虽然她尽力克制了,但是依然挡不住身体的本能。
  忽然,妈妈发出呜咽哭声,伴着断续呻吟,是因为悔恨,还是因为极致的愉
悦,为何这哭声让人觉得如此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如此的娇沥入骨,让人怜意
大生。
  弟弟正享受着妈妈娇嫩的丝润,一听心中立刻涌出无边的爱意。他停止肏弄,
放开妈妈的肥臀,把妈妈的身体翻转过来,从正面进入美母的体内,他拂开妈妈
的秀髮,俯身去吻妈妈的泪珠,弟弟端详着身下的女人,脸滚烫无比,星眸似闭,
从眼缝中涌出无边的爱火,红唇微张,发出阵阵骚媚入骨的呻吟,这个女人确实
被他肏哭了,这是愉悦的泪,这是身体快美到极致的哭。
  弟弟心中顿时涌出无比自信与骄傲,这个世界有谁能在他这个年纪能将一个
熟透的女人肏哭,而这个女人还是他亲爱的妈妈,这种成就绝逼前无古人。
  弟弟抱起母亲,搂在怀里,那物枪枪入肉,次次捣入花心。弟弟盯着婚纱照
上的爸爸,兇狠的抽插着怀里的美母,看见了吧,父亲,我比你更加完全的佔有
了这个女人,从今天开始,她是我的了。
  妈妈滚烫的脸贴着弟弟的脸,红唇摸索着,找到目标,然后温柔妩媚的献上
香吻,任弟弟予给予求。
  这是妈妈跟弟弟有关係以来的第一次主动,事小却意义非凡,我悲哀的知道,
弟弟彻底佔有了我美丽的妈妈,身心俱得。
  以前妈妈对弟弟都有一种妈妈对儿子的迁就和包容,但是现在,妈妈已经把
弟弟当成了自己的男人,从此刻开始,她首先是弟弟的女人,然后才是我们的妈
妈。
  我心如死灰的走近大厅,坐在沙发上,房间里依旧传来母亲压抑的呻吟声,
和肉体的撞击声,这种情况一直延续了很久。
  很晚的时候,我又去房间里看了一眼,只见弟弟将妈妈搂在怀中,两人交颈
而眠,脸上皆残留着快美满足的余韵,空气中飘散着淫靡的气味。
  我继续坐在沙发里,想根木头,快天亮的时候,卧室的房门打开了,弟弟疲
倦的走了出来,眼神却充满无比的满足和舒爽,妈妈后面跟出,抓住了弟弟的手,
弟弟回头,妈妈略俯身索吻。
  弟弟嘿嘿一笑,摸着妈妈的脸,痛吻她的樱唇。
  良久唇分,妈妈脸红红的,手靠着墙才勉强站稳,我这才看清弟弟的另一只
手伸进妈妈的睡衣抚弄那两团丰满的骄傲。好半天,弟弟才满足的抽出手,还恶
作剧的在鼻子边闻了闻残留滑腻触感的手指。「香。」弟弟轻笑一声回房,妈妈
看着弟弟回了房间,才转身关门。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大厅里呆坐一夜的某人。

                后记
  弟弟彻底佔有妈妈后,两人的关係有了微妙的变化,以前弟弟做错了事,妈
妈会扯他的耳朵或者打他屁股,弟弟受表扬了,妈妈会抚摸他的头或者买他喜欢
的东西。而现在,弟弟犯了错,妈妈会像小女人对待自己男人一样轻掐弟弟,受
到奖励的时候,妈妈会在我看不到的地方献上红唇,任弟弟爱怜。
  有了弟弟的勤快浇灌,妈妈心情也变得越来越好,人似乎也越来越年轻,那
傲人的身材被开发的更加丰腴了。而弟弟享尽妈妈的温柔,还从妈妈身上体味到
男人的自信与自豪。有句话不是说,女人是让男人成熟的良剂吗,弟弟也越来越
像一个小男子汉,切,才怪。
  一晃几年过去,某一天,弟弟突然决定去姨妈那里读高中,妈妈皱眉不做声,
我完全无所谓,于是就这幺愉快的决定了。
  我太明白这家伙想干什幺了,去年,在外婆看见姨妈,这小子眼睛都直了,
不得不说,不愧是妈妈的姐姐,身材曼妙完全不输妈妈,皮肤白嫩,是让人一见
就想到床的女人,当然了这些方面妈妈也不输她。
  最要命的是姨妈那股气质,为人师表,高贵冷豔,凛然不可侵犯。妈妈虽然
也有一点,但是相比来自省城学校的姨妈完全不能比。就是这点对我们兄弟的杀
伤力十足,在此说明一下,虽然在智商和女人缘上我们有着决定性的差距,但我
们在审美方面出乎意料的合拍。我已经想清楚了,对于弟弟这种人物还是放出去
祸害别人吧,我能揍他千百次,但却阻挡不了他偷你心爱女人的心,再说说不定
他一出去,我就有机会……。
  对于弟弟来说,这种气质杀伤力是无挡的,妈妈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他只能
在这个女人眼里看到对自己的无穷的爱意和爱慾,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严厉不可侵
犯,妈妈的高贵冷豔美,已经在他面前冰消雪融了。妈妈已经把他当成自己的男
人,可以随时肏弄她,把玩她美妙身体的男人,当严母变成豔母,那幺也便失去
了刺激。
  我前面说过弟弟是个逼格略高的王八蛋,他需要刺激,需要扑食更多的猎物。
所以,走吧,马上滚,最后在外面被人打死,永远也不要再回来了,我在心里祝
福着亲爱的弟弟。
  弟弟走的是日下午。
  「秦树,你到底想干什幺?」房间里妈妈坐在椅子上冷着脸,满脸严肃的说
道。
  弟弟现在可一点都不怕她,他笑着看妈妈的眼睛,「我想干妳。」他伸手去
拉妈妈的手,把妈妈拉过来坐在自己腿上。
  妈妈现在对弟弟没一点抵抗力,弟弟的手一摸到身上,她身体就浑身发软。
  弟弟亲了亲妈妈的脸,手伸入妈妈白衣内,揉捏着那团丰柔。
  「别……别这样,」妈妈发出颤音,「别在这个时候,小森……小森要回来
了。」
  「不要紧的,我现在就要你。」弟弟堵住了妈妈的唇,轻轻把妈妈放倒在床
上,手脚并用,很快把妈妈剥成大白羊,全身裸裎,肉光緻緻,露出让人惊心动
魄的美妙女体。
  「真好。」弟弟赞不觉口的把玩着身下这具完全属于他的胴体,两只手在妈
妈全身游走,雪峰肥臀,长腿细腰,一寸地方也不放过。
  妈妈依然想以前一样,双目紧闭,红唇微颤,一语不发。
  弟弟也不以为意,他捏弄了一会妈妈的雪白的大腿,然后心满意足伸入妈妈
两腿间的秘处,没想到把两条长腿并的紧紧的,一丝缝隙也不露。
  弟弟用手分开,但妈妈并得更紧了,弟弟便有些生气。
  「分开。」
  「你……你到底要去……干什幺?」妈妈这时半睁杏眼,咬着嘴唇像蚊子哼
哼。
  「你不需要知道。」弟弟的手在妈妈胸前徘徊游移,笑道:「真不想让我干?」
  妈妈轻哼一声,却柔媚十足。又闭了眼。
  「自己分开。」弟弟轻声在妈妈耳边道。依其言,妈妈的两条长腿不情愿的
自动分出一条缝隙。
  弟弟讚许的亲了亲妈妈。
  弟弟抱起妈妈的一条腿,下身一动,把涨的发痛的那物深深犁进妈妈的身体
中,体味着层层包裹的缠绵和内里的温软湿润。
  随着弟弟的肏弄,妈妈白皙的身体慢慢变作粉红,虽然尽力去压制,但喉咙
里依旧发出极为悦耳,变的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弟弟一下下的深入在妈妈身体里,全根而入,深入浅出,这种美妙绝伦的感
觉让他怎幺都干不厌,他真想每时每刻都把那物深深刺入眼前美母的体内,一刻
也不分开。
  「这可能是我这学期最后一次要你了,」弟弟喘着粗气,霸道十足道:「好
好替我守住身子,谁也不许碰,爸爸也不行。」
  「嗯……。」妈妈低低却无比甜腻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伴随着些许呻吟。
  「好老婆,」弟弟欢喜道,腰间冲击的频率越来越快。
  听到这称呼,妈妈的身体猛然轻颤,被深入其内里的弟弟深刻感受到了。
  「叫句好老公听听。」弟弟眼睛一亮,笑道。
  妈妈美豔的红唇张了张,却没发出声音。
  「害羞了,不要怕,在我耳边说,别人听不见,只给我一人听。」弟弟俯身
把妈妈从床上抱起,以观音坐莲的姿势继续操乾妈妈。
  耳朵却凑近妈妈的红唇,只见妈妈乌黑乱发,双目紧闭,满脸春情,红唇轻
颤。
  我不知道妈妈到底叫了没有,但下一刻弟弟得意哈哈一笑,雄风大振,弟弟
像打桩一样深深的梨入妈妈的温润柔嫩处,深入浅出,回回鞭辟入里,次次入母
三分。把妈妈操弄的死去活来,满床乱爬。花心开了又谢,弟弟不知射了几次,
最后一次,深深灌入妈妈的小嘴里,方才不舍的放过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