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熟女]灰淫 上篇 (我与绝世美女的爱)01-10 + 下篇(小姨子主导的性爱)11-31 (21/29)

2020-01-10

第二十七章
两手粗鲁的抓住小悦胸脯,膝盖顶其双腿间逼迫她靠在树上,脸蛋靠她咫尺,眼睛死死盯住,盯得她脸蛋微微发红,“依我所见,那些混混来找我麻烦肯定是你被逼这麽干的,这点我可以谅解你,但后来的警察,职位不低,以林云的面子是不可能叫的动的,要麽他上了谁的当,要麽是有幕后指使,不管哪一点,和你肯定脱不了干系。”
“警察的事我真不知道!”小悦一脸真诚,“你刚刚也说了,林云的面子都指使不了那家伙,更何况我这麽个保镖呢?”
“好像有点道理!”我双手动了动,“不过我若就这麽相信了你,也太对不起观衆了!所以……”
“看你笑的这麽猥琐,想对我做啥?”小悦撅起嘴,“部队禁止对队员用刑,小心我告诉老大!”
“嘿嘿!就算你告诉队长,也阻止不了今晚我要干你的事!”放过小悦胸脯后,我右手环住她紧实的腰肢,左手托住她的下巴,嘴唇霸道吸住了她的嘴唇,在她微弱的反抗中,撬开了牙关。
“好清甜的小嘴!”湿吻一会后我双眼炙热的望着她说道。
“哼!”小悦胸脯上下起伏吐了这麽一个字。
“你说我们就这麽打野战好呢?还是去找个隐蔽点的地方受刑?”我眉毛一挑。
“我选后者!不过~我要你背!”
“小调皮!”
画面一转,我已带着小悦来到“叉叉酒店”开好房间,当然,我没钱,厚顔无耻的要求小悦给的钱,进门便将她扔在床上,饿狼般扑上,却被她巧妙的翻身躲过,“别急嘛,让我洗个澡先!”
“好吧!”我无奈摊摊手,反正今晚她是我的了,洗洗白白也不错,打开电视看喜羊羊与灰太狼,没办法,动画片比较好看,加上这又是国産动画片的翘楚,怎能不支持!看着看着浴室门打开,小悠出水芙蓉般站在门口对我勾勾手指,“来帮我擦背!”
“遵命!”我行了个标準军礼,飞速脱光衣服,屁颠屁颠沖进卫生间,刚进去看到小悦那美妙的身子,就闻到她身上特有的一股香味,反应过来的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可身体已一软瘫倒在地上。
虽然我体质特殊,解毒能力超强,但等醒过来时,自己已被绑在床上,双手负于背后被优先单独绑紧,双腿弯曲在腹部,膝盖顶在胸口,然后在腿弯处直到后面反绑着的手臂,被麻绳紧紧捆了至少有二十道,始作俑者却在一旁吃着苹果看着动画片!
“喂!”我沖小悦吼了声,“你这是什麽意思?”
“哎呀!你这麽快就醒啦!”小悦听我吼还吓了一跳,很快回神跳到我身边,“我还特意对你多用了点药呢!”
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到底啥意思?準备一直这样捆着我?等我自由了,非在露天奸了你不可!”
“嘻嘻!”小悦露出很纯真的笑脸,“在那之前,你得面临先被我强奸的危险!”
叮!我的神器猛烈开封,双眼放光望着小悦,这家伙是想要干嘛呢?
“哟!”小悦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箍住我的龟头,“我们的副组长听到要被强奸,反应竟如此强烈,看来有受虐潜质的麽!”
“嗯嗯嗯!”我使劲点点头,谁说没有呢,但!谁说我有受虐潜质来的?怎麽可能!!!
“嘻嘻!”小悦爬到我身边,伸出双脚在我面前晃悠晃悠,“副组长,有没有很想闻闻我脚丫的味道呀,哎!苦命的我今天可走了许多路,出了不少脚汗呢!一直晾到现在才干的!”
我摇摇头,又点点头,望着她那脚上的肉色短丝,激动,却又不激动,毕竟裤袜才是我的菜,可!在部队憋了多少年了,出来找小悠还没泻够火,她就走了,眼下这个妞,早就心动多时啦!
当过兵的应该都晓得,部队刚出来那段日子,最重要的是什麽,哈~~
“副组长真墨迹,想要就说嘛,我会给你的嘛!”
“要!”
“好的~~”小悦坏笑着脱掉双脚上的短袜,“男人强奸女人嘛,无外乎喜欢她们身上的洞,这相反的话,也是如此嘛!”
“你??”刚意识到有什麽不妙,小悦已经将一双短袜分别塞入我鼻孔之中,短袜上果然有着浓郁的脚汗味,这家伙真没骗人,一天的脚汗全捂在�边了,这干了以后,味道还真浓!加上鼻孔中全是短袜,满满的全是臭味呀!
可!!男人都喜欢臭味,哈哈哈哈!
“那接下来~~”小悦扭臀对着我问道:“这条内裤,从上次被副组长强吻后,就一直没脱下来,副组长要不要啊?”
!!!我除了点头还能干嘛!!!
“副组长果然变态!”小悦像个淫娃继续扭着屁股摘下那条小的可怜的丁字裤,故意将那上面遗留的白浆对着我,缓缓塞入我的口内,有一点点鹹,有点涩嘴,有点腥骚,还有点~~~
“咯咯咯!”小悦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副组长的鼻孔和嘴,被我穿的袜子和内裤强奸了,那耳朵和眼睛怎麽办呢?”
额~~我鼻孔和嘴都被塞,已经不想说话了!
小悦淫笑着摘下胸罩,遮住了我的眼睛,耳朵�被塞入耳机,胸罩绕着我的头紧紧扣好,我的脑袋被她的内衣强奸了!
“嗯!副组长的样子很不错!”小悦拍完手还继续用不知名物体套住了我的脑袋,从那紧度上能感觉到,是男人们抢银行必备玩意——丝袜头套!“头活像个木乃伊,真好看!”
我不理他,双手在后边缓慢动着,就晓得这家伙给我打的是活死结,待我解开后,非干死你不可!
“这头好了,上身怎麽办呢?”
上身??我一头雾水,上身还有洞麽??还没想完,乳头上传来一阵痛,这家伙,用什麽玩意夹我乳头!!!我嘴�发出呜呜声,好想抗议道:“喂!你小学生啊!那是乳头不是洞啊!”
可是,她邪笑着说抗议无效,然后在我另外个乳头上也夹了个东西,还淫笑着边抚摸我的胸膛边掐两下,简直就坏到了极点!
不!还没到,因爲那家伙居然还在我肚鸡眼�塞了个!!!跳蛋!!!用封箱带贴上,然后打开开关!!!哎呀!这个死B女人,这才叫坏到极点了,我那�根本没接受过训练,哪有过这样的体会,震的那�好难受,有种想吐的感觉,而且还,又痒又恶心啊有木有!
“副组长果然很喜欢这样呢!身体不断扭动,是不是很期待接下来的事情啊?”
期待你妹!我绷紧腹肌,可无法阻挡震动的穿透性呀!
“哟!副组长的阴茎,怎麽小下去啦,是不是被冷落了,所以不开心啊!”小悦边说边捏住茎体根部,快速的晃来晃去,晃的我!!!一点都不舒服啊!!!
“嗯~~~副组长的阴茎,一点都不臭,好奇怪的说!”
“唔!”小悦话音刚落,便像舔雪糕一样舔着我的龟头,一下,一下,又一下,肚脐眼上不爽的震动与龟头上强烈的快感,形成两股对喷气流,在我丹田中旋转,纠缠,真是好奇怪的滋味!但就是这种滋味,令阴茎不自觉膨胀起来,膨胀起来!
“哇塞!副组长的,好大呀!”小悦像发现新大陆似的露出兴奋的眼色,张开将整个龟头含入口内,舔几下用牙齿啃啃,力道用的恰到好处,既疼又爽!“副组长的鸡鸡,真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
“哎呀!都忘记了,副组长这�还有个洞呢,忘记强奸他了!”
听着小悦激动的声音,我心一紧,那�有个洞,啥意思?“唔嗯~~~~”还没想完,马眼�刺入了一根……嗯……不知名物体,圆圆的软软的……疼,真的很疼,不是尿道被刮的疼,是尿道口被挤开的疼,很明显那物体的尺寸已经接近尿道的尺寸,尿道紧紧包住那物体,不想他进入,可他愈战愈勇,越是这样挤压越要往�去!
好疼!
可是,好刺激!阴茎不自觉绷紧,前列腺液潺潺往外流,似一种自动保护机制,一来想把那异物挤出去,二来有点润滑不会疼的厉害!
“唔~~”腹部肌肉臀部肌肉全部绷紧,却无法阻止那物体的挤入,纵然我的阴茎尺寸够长,也长不过那根玩意,异物感冰凉感一直到达阴茎根部才停住,与此同时耳朵内的耳机突然响了起来,女人,不止一个女人的呻吟,欢快的呻吟,那是被插的很爽的呻吟,那声音还有点像……
小悦似乎在说话,但已无法听清,耳边女人的呻吟,已经完全将我耳蜗淹没,乳头上的疼痛,肚脐眼处的难受,尿道内的异物,似乎都要被这呻吟盖过,身体竟不自觉的兴奋起来,鼻内的空气再次变成袜子上多日的脚臭,嘴�内裤上的分泌物也变得异常可口,好像~~好想~~得到更大的舒服!
小悦似乎看出我的变化,一丝冰凉的液体缓缓淤积在我擡高的屁眼周围,接着,又一根粗大的异物插入,哦~~似乎并不难受,似乎是多年不曾尝试的快感,似乎~~渴望他更加的深入!
哦!!!
我身上的洞,就这麽被填满,我已经名副其实被小悦完全强奸!就连手上解绳的动作也停止,我的身体我的心似乎都已经接受了小悦对我的强奸!
下身两个洞内的物体,开始缓慢的出入,耳边萦绕着的女人呻吟,令我産生错觉,仿佛已完全置身于烟花巷之中,多个女人围绕着我,舔着我身体各个敏感部位!
“怎麽样?舒服麽?”小悦的声音参杂在呻吟声中传来,我开心的点头,舒服,怎麽会不舒服呢!
“是不是很喜欢小悦强奸你呀?都说副组长是受了嘛,是不是想要我手中的棒子再快点,再大力点插你呀!”
“呜呜!嗯嗯!”
“哦~~~”
快感真是一波接一波,两根棒子更快更準更猛更深,完全符合体育运动精神般干我!令我完全沈醉在其中无法自拔,克制住射精的意志都变得有些薄弱!
次啦!猛烈的疼痛从腹部传来,肚脐眼上的胶带被快速撕开,我沈迷的心也从迷茫快速转爲清醒,但这只是第一波疼痛,乳尖上的夹子被拔开,下体尿道�棒子快速抽出,就连包住脑袋的所有物体都被强烈扯开,唯独留下菊花内那巨根,恢複视觉的我一脸迷茫望着小悦,只见她媚笑着拉高我的阴茎,扭捏着屁股坐了下来!
这小妮子,想玩弄我,结果自己动情了!�面已湿润异常便是最好的证明!
不对,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影响我意志的东西已完全解除,得赶紧解绳,手指在绳结上一摸,居然摸到一个豁口,这小妮子,早就做了被我强奸的準备了嘛!淫笑一下的我指甲往豁口�一划!
额~~这不是神之小说!
还得二划,三划,四划……终于划出个大裂口,接着全身肌肉一紧用力一吼,挣断绳索反身一跃压在了正尻我的小悦身上,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打断的她,脸上亦惊亦喜,亦乐亦愁!我可不管这些,提起阴茎大力干入其阴道之中。
“你!”小悦长叫一声后媚眼如丝望着我,“小心我告诉老大,说你欺负我!”
“切!”我继续活塞运动不屑说道:“我哪�欺负我了?”
“你!这个样子强奸我,还不是欺负我麽?”
“废话!很明显我干的是你妹,跟你有屁个关系啊!”(男人那叫小弟弟,女人那叫小妹妹嘛!)
“你!”小悦撅起嘴白我一眼,“尽会钻空子!”
“哼!我钻的不是空子,是屄!”
“蛇精病!”小悦捏下身子,“副组长你没吃饭啊!没力气,没速度,还没饱满感!”
“我草!居然敢这样说,小心我干死你!”
“切!你干的是我妹!”
“哈呀!”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注意力集中,开啓一级状态的我,如同红眼疯牛般卯足了劲,对身下这家伙开始了激烈抽插,直插的她欢叫连连,好不快活!
半小时过后,小悦有气没气的望着我,“副组长,我错了,也够了,放过我好不好?”
“不好!”我一把翻过她的身子,“不给你点厉害尝尝,根本记不住我这个副组长,刚刚胆敢对我不敬,岂能这麽简单饶过你!”
“蛇精病啊!啊啊啊……”
小悦已不晓得是第几次洩身,穴内已微现干涸之意,我依然不打算放过她,继续深挖!
挖着挖着,�边又湿了,小悦已如一摊烂泥躺在那,嘴�有一声没一声哼哼着!若是别人我可能还放过了,但神鹰团的就不能了,这种程度她肯定早经受过,现在只不过暂时降低自己心率养精蓄锐罢了,待我气力花光时又可坐我身上嘲笑我,“副组长,怎麽才这会会功夫就不行啦!”壮如牦牛的我怎能让此事发生!!!
既然你装死,我就让你装不下去,屌绷紧,双脚蹬入床垫之中,趴在她身上快速大力抽插,手掌毫不怜香惜玉拍在她屁股上,“叫你装死,叫你刚刚弄我,奸死你!”
“哎呀!”不晓得是屁股吃疼还是穴内吃爽!小悦果然来了精神大叫一声双脚踢在我屁股上,“副组长你要死啦!插这麽深!”
“嘘!我只是在干你妹!”差点被她踢开,我稳了稳身子,继续边插边打。
“蛇精病啊!”小悦昂起身子,“用力抓我奶子,快!”
“遵命!”
大战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才停止,小悦也不是吃素的,阴道持续收缩配合我的抽插,屁股不断扭捏迎合我的抽插,受过高等训练的我也无法坚持得住,硬是在她体内射了两炮才赢得了这次战争!
不得不说,这家伙,实在太给力了!
天亮以后,小悦在我额头上留了个吻先起身走了,我反正没事,光着身子懒洋洋躺在床上,该回小河了吧!
有运动就会有消耗,有消耗就必须补充,虽然已经很饿,但也坚持做了两百个俯卧撑才洗澡穿衣,吃过午饭去火车站订票,口袋�恰好有50快钱够买到常州,由于只有晚上7点多的车,我便找了个游戏厅消磨时光,爲什麽找游戏厅呢?最便宜嘛!三国战记,1快钱玩一下午,嘿嘿!
和一帮小朋友快乐打了两个通关后,一个小女孩跑到我面前递给我一张纸条,“叔叔,刚刚外面有个叔叔叫我把这个给你,他说他叫林云!”
“哦?”我听到这个名字心一紧,但依然保持微笑摸摸小女孩的头,“谢谢你啦!”
“不用谢!”
待小女孩走开后,我打开纸条快速看了一眼,“出门右拐,黑色奔驰,沪A91342,小悦!”
“靠!”抓抓洗过的头发将纸条揉团塞入口袋内,“这小妮子,还没天黑呢,就这麽急!”笑骂着依照指示坐入车内,是辆S600,司机黑社会打扮,很客气递给我一支烟,我也毫不客气点燃了他,车子左拐右拐上高架,开了半小时多路程到郊区,下来还开了半小时才到一间豪华别墅前,在门口停好后,已站了几个女佣迎接我的到来,望了望时间心中暗骂道:“臭小悦,找这麽远的地方happy,都快7点了,叫我怎麽赶火车啊!”
入屋,装修极爲奢华,庞大的大厅内林云身着睡衣大大咧咧坐在宽大靠椅上,左右各一位爆乳美女伺候在旁,望着他惬意的样我心一惊,小悦给我摆了个鸿门宴?亦或她遇到麻烦了?
“你胆子还挺大的麽,很随意就让我司机接来啦!”林云边揉捏着左边的大咪咪边友好说道。
“有什麽呢!”我摊开手耸耸肩,“既来之则安之,给我两位美女享用,林大少爷还真客气!”
“不不不!”林云摆摆手,“你昨晚刚跟小悦干的天昏地暗,现在肯定还没恢複,再来这两位,肯定吃不消!”
“哦?”我皱起眉望着他,这是怎麽回事?
“不用奇怪啦!”林云拍拍手,中间地闆出现一个圆,缓缓朝两边打开,房顶垂下两根细线,缓缓将�边的东西勾了上来,“我这人对谁都不放心,包括小悦,所有我呆过的地方,都有我亲手设计的暗眼,你和小悦的事被我看的清清楚楚,还有和小悠的事,我不喜欢看到我的女人被别人干,特别是我还没干过的女人!”
随着林云话语,地闆下面的东西逐渐浮了上来,小悦赤身裸体被绳索绑了结结实实,双手被上边的细线吊住,绑着的双脚中间还有根圆柱形细细的不鏽钢铁棍,脚下则同样往上竖了两根粗钢针,尖刺在空气中闪着寒光,似乎随时能刺入其脚掌之内,而吊着小悠双手的细线,居然还有两根更细的缠绕在其拳中,也就是说,小悦现在是由顶上的细线吊着的,那两根线一松,全身的重量就会压在其手掌内更细的两根线上,若无法承受住,整个人便会掉下,双脚踩在钢针之上,更可怕的是双腿间那根更长的钢针,我丝毫不怀疑它会自阴道内进入,完全刺穿小悦的身体。
“我除了喜欢女人,也喜欢研究古代刑罚,这个棍刑就是我最喜欢的刑罚之一!”林云指着小悦解释道:“古代棍刑是削尖一根木棍,插入犯人屁眼之中,令犯人全身重量加在木棍上,待木棍缓慢莫入犯人体内,洞穿全身器官,痛苦而亡!啧啧!好艺术好美的场面,而我现在对他进行了改装,钢针自阴部插入,直至洞穿整个人,当然,在此之前我还会给人活的希望,手中的细线,脚下同样的钢针,都是她们活的希望,但若坚持不住的话,依然会死!这个刑罚我专门用来惩治背叛我或者我没得到却被别人得到的女人!本来这一套刑具是专爲小悠设计的,可惜,她不知道去哪了,连我父亲都不允许我再寻找她!那只能给小悦用了!”
“混蛋!”我双手成拳恶狠狠望着林云,“你知道我的身份麽?”
“没兴趣!”林云摊摊手,“你!搞了我的女人,不管你是谁,落我手上都得死,而且!”
林云边说边笑着拍拍手,从屋子四周门内一下涌入几百个黑衣打扮手抓砍刀的人,“你和小悦今晚死在这�,跟我没关系,我要带着这两位新出道的嫩模快乐去了,我有不在场的证据哦!”
“操你妈!”怒吼一声的我脚下发力,一个爆歩沖到小悦面前準备解救她,突然一把砍刀横在我面前,逼得我硬生生横移两步躲开了他,只见小悦身后缓缓踏出一位身穿肉色紧身衣,不对,应该说浑身都被肉色紧身衣包裹只留下一双眼睛,手抓砍刀的男人。
“喂!忘了告诉你了,前不久你杀死的那位警察,他有个弟弟,是上海青帮头号打手,也就是你眼前这位,他可是特种兵退伍的哦,而且还精通各种拳术,你是很能打,但同时对这麽多人呢?哈哈哈哈!”望着林云猖狂的笑着抱着两个大咪咪妞离开的样子,我又气又怒,但眼前这人散发出来的气息,令我又无法从他身上分开,只能眼睁睁看着林云的离开!
“喂!你的对手是我!”那紧身肉衣男喊了声,“能杀我哥,在上海你是第一人,死前留个名!”
“南天云!”吼完我便一拳朝紧身肉衣男挥了过去,肉拳敲在砍刀上仿佛铁碰铁般发出清脆的响声,肉衣男被打飞出去后我快速抱住小悦的身子,由于下边钢针够长,我双手只能勉强够到她屁股,将其提起一点能减轻她的痛苦,她很平静的看着我,“副组长,你快走,别管我,我被抓之前已经通知了老大,他会赶来救我的!”
“等他来你都死了!”我一手扯住她身上的绳子,但不晓得这是什麽材料做的绳子,居然没扯断。
“小心!”
小悦话音刚落,背后传来一阵剧痛,一个路人甲手持砍刀将我背部开了一口子,我手一松,小悦往下一掉,只见她手上细绳一紧,两条血口出现,脚下也被钢针插入了一点点,深吸一口气的我一个转身,一拳将偷袭我那家伙连人带刀轰了出去,此时肉衣男已经站了起来,怒吼一声,“兄弟们上,砍死他,砍他一刀赏十万块,砍死了他,活着的人全部赏一百万!”
“吼!”黑压压的人快速围了上来,见他们一个个兇神恶煞的样,我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沖入其中和他们展开了厮杀,我可不想因爲战斗误伤了小悦,力量爆发,拳拳到肉,完全不留手!但这些人也都是些不怕死的家伙,打飞再多依然不断沖上来,半响过后,倒了小半数的黑衣人依然数量衆多围着大口喘气的我,虽然倒着的已经生死不明,但我身上也被划开多道口子,惨不忍睹!
“喂!你不是很能打麽,不给力啊!”肉衣男的刀拍了拍小悦脚下的钢针,“再不快点,这美人就吃不消啦!”
“我草你个妹!”拎起拳头的我再次沖了上去,十几分锺后,肉衣男踩着我的脑袋,砍刀拍打着我的脸,虽然黑衣人倒了半数,但我也鲜血淋漓,大口大口吐着气望着小悦双腿间,她手掌上的血已滑落到脚掌上,和脚掌上的混在一起,穴口的钢针深入了半尺,细小的血流沿着针体滑了下来。
呼吸好几口气,终于集中了点力量,猛的起身推开了肉衣男,血红的眼睛望着那些围过来的人,默默从腰间紧绷着的布内掏出一颗药丸,一见到他小悦便吼了出声,“副组长,别,不要爲了我,浪费这颗药丸!”
“不!”我继续深呼几口气,“这药丸再精贵,也不及你!”
“副组长,不要,这药丸,就我们神鹰团都不多,别浪费在我身上啊!”
咕嘟!药丸已经被我吞下,我才不管这东西多麽值钱,我才不管这东西多麽稀有,我才不管这东西会对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小悦,我要你活!
轰!力量!无法言喻的力量自丹田内爆发,热流快速涌至全身,骨头格格作响,肌肉快速膨胀,就连那被划开的血管都被绷紧止血,如同蝼蚁般瞟了下周身的人群,捡起掉落在地的两把沾满鲜血的刀,疯子一般沖入黑衣人之中!
手起刀落,毫不留情,气力根本用不光,连小悦身下的钢针都被一刀整齐划断的力量,顷刻之间,整个房间已彙成一片血海,就在肉衣男双腿被砍断匍匐挣扎时,别墅的门被撞开,但已杀红眼的我根本看不到第一个进来的是谁,一刀将肉衣男的身体劈成两半,那惨叫着想沖出门去的最后个黑衣人,亦被我一刀挥去,齐刷刷将头颅割开,最后我已不记得身上中了几下麻醉针,这才头一晕倒了下去。
很久很久以后,我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非常熟悉的部队医院环境,小悠正坐睡在我旁边,小悦则躺在另外一张床上输液,看来老大还蛮用心的,特意将这两人安排在我身边让我安心。
想动下身子,无奈一点力气都没有,张嘴想说话,鄂下强烈的痛楚让我倒吸一口凉气,紧随而来的是全身的痛,如针扎般痛,钻心的疼,疼的我发出呜呜低鸣。
听到声音的小悠吸了下口水,睁开眼与我对视一会便摸着我的脸,“小云,你醒啦!医生说你这次受伤严重,需要好好休养,别乱动了!”
我轻微点点头表示同意。
望着小悠的脸,一阵幸福感袭来,我又安心闭上了眼睛,再次醒来时痛感已减轻不少,老大也来了病房看着我,我想张口说什麽却有不知道从何说起,倒是他先开了口,“这次你的表现,很不错!”
这话说的我愣在那,感情沖动还做好事了?
不管了,休养身子重要,后来小悦也能下床走路,她跟我说这次我惹了大麻烦,在上海落了个私闯民宅并杀死三百多人的大罪名,即便是我国安局的,也保不了要被枪毙,此事小悦拿出市委书记的罪证,牵连到大大小小一百多号官员做威胁,他们才放过了我!
至于爲什麽会有这事呢,主要是要换届选举了,中国政府内部有帮派之分,像上海市委书记这票人,加上几个大家伙组成的是“上海帮”,听说还有“山西帮”“红二帮”“北京帮”等等,换总书记就是这几个帮派斗争的直接体现,而我所在的国安代表的是红二帮,虽说权力很大,但在其他帮派愈发厉害的情况下,若出现大的乱子,还是会被削弱实力的,这样一看也能明白爲什麽那个市委书记会纵容自己的儿子对付我,可见他早就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故意把我当枪使,若我这把枪自爆了,那对于红二来说损失一员大将不说,还能借此说红二帮管太宽,若我没死,就像现在这样捅出这麽大一个篓子,也等于往红二帮身上扣一大屎盆子,苦不堪言,但老大爲什麽说我干的好呢?
我将疑问跟小悦交流了下,她说原本此事是没什麽,但那间屋子�装满了远程监控,我吃了那颗药后的异常表现让上海帮眼前一红,提出红二帮交出药的配料才能放过此事,却不知这药乃是国家最高机密,无论内部有何分裂都不能触碰那个信息,因此总书记与常委讨论后认爲,上海帮意欲窥视国家机密做法太过分,要给与处罚!上海帮自认多此一举酿成祸害,赶紧龟缩养息,低头认错,保证不再打这药品的主意,并不再追究我的责任,吃了个警告处分后平息了此事,也就是说若我没吃那颗药,他们不会起贪念,不起贪念不会搬石头砸自己脚,那免不了自己要吃亏收场,如此说来,我还是对的了!……
“对你个头啊!”老大啪的给了我一拳,“你知道那药花了多少精力多少钱才能提炼出一颗麽?那对于国家来说比航母还要珍贵,那可是我们国安A组的秘密武器,若不是因爲你体质特殊,还不舍得给你颗试用呢,结果你倒好,爲了救小悦就吃掉,暴殄天物啊你懂不懂!”
“不懂!”我义正言辞,“像小悦这样的女子,死了才暴殄天物呢,那药没了再提炼便是,小悦没了,你还能弄个出来不成?”
“娘希匹!”老大又挥手给了我一拳,“你若不跟小悦干什麽,人家会找你麻烦麽?不找你麻烦,会要吃掉那颗药麽?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还赖?”
“我才不管呢,反正……反正……总之我也是受害者,都是上海帮的错!”
“混蛋!”老大噼�啪啦把我狠狠打了一通才过瘾,“既然你已经吃了那颗药了,就在部队先待两个越,待那帮老家伙把你身体研究透再走!”
“啥?”我一脸茫然,“研究我的身体?”
“废话!”老大说道:“那药是强效兴奋剂,一般人吃下去当时很疯,日后死亡率极高,就算活下来的,最快也得躺个一年才能下床,而且会全身肌肉萎缩,器官衰竭,你不但几天就能下床了,身体还比以前更棒,当然得研究了,说不定再给你吃几颗能变成超人哦!”
“额~~”我脑子浮现出带着小若,小悠,小晴,小悦在天上飞的场景,貌似很不错哇!
“别胡思乱想啦!”老大又啪给了我一下,“呐!再拿颗去吃吃,然后100公斤负重跑,跑到你倒下爲止!”
“啊?老大你这……”
“这是命令!”
“是!”我行了个军礼,接过那药吃了下去,然后跑步去咯!
接下来就是抽血化验乱七八糟的事,用老大的话说,这是爲自己犯下的错误买单,没办法,谁叫自己这麽乱来的呢,就这麽着吧!后来的日子�,检查做了许多也没什麽突破,小悦因爲上海的身份暴露,去了A组接了个国外任务,小悠觉得我应该回小河,我自己也这麽认爲,就回小河啦!当然,这次问老大要了点钱,谁叫他没收我的银行卡的!
到常州已经晚上8点多,想着给老婆个惊喜就打的回小河,10点,望着自己把关建造的熟悉的建筑,老泪忍不住的流哇!
深吸口气掏出珍藏了五年的钥匙,啪哒!居然把门打开了,蹑手蹑脚在建筑内逛一圈,喊一圈,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莫非她们不住在这�了?去哪找她们呢?手机!手机掏出来打电话,以前的号码都变成了空号,妈?妈那?如是而想的我正準备出门,恰好撞见两人进来,我心想,肯定是小若与小晴,找个地方藏给她们个惊喜,便赶紧的往自己屋内衣橱一躲,嘿嘿嘿嘿!
啪哒,房门打开,只听见一男一女对话:“咦!今天出门我没锁门麽?怎麽回来时门还是开着的?”
我心一惊,身爲全国最牛B组织的一员,居然忘记锁门了,被人家看出了破绽,太不合格!
男:“锁了,肯定锁了,我还特意拉了拉门呢!”
女:“难道?家�进贼了?”
男:“有可能,要不我们四处看看?”
女:“走!”
几分锺过后,那两人声音又响起,女:“家�没什麽事啊,肯定是我们没注意锁好,下次得注意好了!”
男:“嗯!”
女:“哎哟!今天忙了一天好累呀,我要你伺候我洗澡!”
男:“遵命,我的女王大人!”
“女王?”“大人?”这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