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激情]光明 (1-10章完) (4/4)

2020-01-10

第十一章 光明
  晓薇相当尴尬的坐在沙发上,她偷偷瞟着两旁,还有两个男人和她一样,沈
默的坐着,一言不发,甚至连动都不动,只是笔直的看着前方的电视。
  电视开着,声音还有点大,甚至可以算是嘈杂了。但三个人都没有起身或用
遥控调整音量的想法,反而有些享受着嘈杂的环境,吵闹的电视奇妙的填补了三
个人之间的沈默,稍稍缓解了屋内的尴尬气氛。
  晓薇又把视线转到面前的电视上来。她坐在沙发的正中间,所以是正正的面
对着电视,但却完全不知道电视里正在放映着什幺。好像是一部港剧?谁知道呢!
  她的思绪完全不在这里,而是飘回到了早上,飘回到了民政局里。
  晓薇向苏童求证了谭达所说的送他治病的事,苏童的回答和谭达说的一模一
样,晓薇才彻底相信了这个让她心痛的事实。苏童甚至亲口作出了让晓薇跟着谭
达的安排。这个安排说明了苏童已经下定了出国的决心,也做好了长期治疗的準
备,甚至可能都不準备再回来了!这个念头让晓薇心痛不已,但她无法拒绝,因
为这实际上也是谭达对她的要求,这是苏童能出国治疗,能活下去的前提!她默
默点头同意了,她只能点头,因为她已经泪流满面,只要开口必然会是哽咽的声
音!
  在苏童出发的前一天,也就是今天早上,三个人去了一趟民政局,为的是办
理法律上规定的手续。
  民政局里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门口的三个人,他们实在是太显眼了,不管
是来结婚的还是离婚的,全是两个人,只有他们是一组奇怪的组合。
  终于在众目睽暌下办完了手续,晓薇手上多出了两个小本子,一个是绿色的
离婚证,一个是红色的结婚证。她忘不了周围人的目光,那里面充满了疑惑,因
为没人见过哪个女人是刚刚离婚立刻就结婚的,而当人们发现这女人的前夫是个
残疾人,而且眼睛似乎还有些问题的时候,疑惑变成了深深的鄙夷和不屑。一对
刚刚拿到结婚证的新人在走过晓薇身边时,女孩故意用晓薇能听到的声音对自己
的丈夫说:「亲爱的,不管你变成什幺样,我都不会抛弃你的。不会像某些人一
样……」男孩拉着女孩离开,但眼里流露的是赞同的光芒。
  晓薇欲哭无泪,她不是一个坏女人,但无法解释,只能选择快步离开,把众
人的窃窃私语留在身后。
  这段无奈的回忆已经在晓薇脑海里盘旋几次了,想到现在锁在抽屉里的那绿
本和红本,晓薇又忍不住瞟了瞟身边的两个男人。
  坐在沙发右边的是她的丈夫苏童,哦不,现在应该算前夫了。苏童的轮椅折
叠了起来,放在门口,而他稳稳的坐在沙发上,面朝电视的方向,一副认真看电
视的样子,虽然晓薇知道,他其实什幺都看不见。
  再看看沙发左边,是晓薇现在的丈夫谭达。虽然结婚证上已经明明白白的写
明了这个事实,但晓薇怎幺也无法认可,在她心里,「丈夫」的位置,永远只能
属于苏童!
  似乎感应到了晓薇的想法,谭达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沙发的轻微颤动打
破了沈默,让陷入沈思的晓薇吓了一跳。事实上,就算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
惊醒晓薇,电视的声音似乎完全无法隔绝这些微小的动静。
  谭达沖晓薇勾了勾手,示意她站起来。晓薇以为他有话要说,于是小心翼翼
的按着沙发起身,尽量不让苏童察觉。而苏童,就像真的没有发现两个人的动作
一样,依然直挺挺的坐着,面朝电视,动都不动一下。
  谭达带着晓薇沿着沙发前的茶几绕了半圈,来到靠近苏童的这端,然后按着
晓薇的肩头,示意她趴下去。晓薇下意识的照做,用手撑着桌面,伏低了上身。
  谭达站在晓薇身后,突然伸手掀起了她的裙子!
  晓薇在家里穿的是一套居家服,两件式,上身T恤,下身布裙,样式都很普
通,裙摆长到膝盖,这在居家的衣物里面已经算是保守的了,但在谭达一掀之下,
还是轻易飘飞起来,裙裾上缀满的小花也随之漫天飞舞,不过这景象不像春天的
绽放,倒像是秋天的凋零,充满了萧瑟的味道。
  晓薇吃了一惊,立刻压下飘飞的裙摆,遮住了刚刚露出来的纯白色的棉质内
裤。
  晓薇回身怒视着谭达,眼里满是愤怒和不解。
  谭达笑笑,指了指苏童,然后竖起手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谭达的动作让晓薇从愤怒中惊醒。丈夫就在旁边吶,这种事可千万不能让他
知道,否则他会怎幺想啊!
  谭达板住晓薇的肩膀,用力的让她转了回去,再次的把她按趴在茶几上,只
是这次的力度重了许多。
  晓薇想要挣扎,又不敢动作过大发出声响,只能无助的在谭达手下再次趴到
茶几上,背臀翘出一道诱人的弧线。
  谭达俯身压到晓薇身上,嘴巴凑到她耳边轻轻的说:「你是我老婆,让老公
肏是天经地义的!你要敢反抗,我就让他来说说,到底我能不能肏你!」
  晓薇又羞又急,这个男人确实是她法律上的丈夫,可她完全还没做好準备去
接受。但现在能怎幺办?如果让苏童知道了,以他的性格,就算心里难过的像死
一样,也肯定不会反对谭达的举动,甚至会劝说晓薇,但如果真到那样,苏童心
里会滴血的啊!
  晓薇急急的反驳:「不!不要!不要今天,不要在他面前!明天好吗?等他
走了,你……你想怎幺样都行!」做出这样的回答,已经是晓薇能承受的极限了,
只要别在丈夫面前,晓薇真的愿意答应谭达的一切要求!
  但谭达微微摇头,粉碎了晓薇所有的希望,他说了一句话:「不!我就是要
今天,就是要在他的面前!」然后直起身来。
  晓薇扭头看着谭达,刚想爬起来,见他作势欲喊,立刻又乖乖的趴了下去,
像一头受惊的羔羊,不住颤抖。
  在谭达这样的威胁下,晓薇放弃了抵抗,只希望不要让苏童知道,不让他在
离家的最后一天还要受这样的打击。
  谭达看着晓薇,露出了讥诮的笑。他太了解这对夫妻了,知道他们都拼了全
力的为对方好,哪怕自己受到再大的伤害,也要护得对方周全。真是难见的善良
啊!而谭达最大的乐趣,就是利用两人的善良,将他们一步一步的拖下深渊,一
个也别想跑!
  晓薇既然已经放弃了抵抗,谭达也就不慌不忙起来,他慢慢解开皮带,慢慢
脱掉长裤、内裤,直到狰狞的阳具弹跳出来。
  阳具早就接近九十度的勃起,晓薇的茫然无助,苏童的隐忍,像是最猛烈的
春药,点燃了他的熊熊欲火!以谭达的精明,怎幺会看不出苏童其实早就猜到两
人在做什幺,只是为了不让气氛更加尴尬,忍着装不知道而已。但苏童紧绷的身
体和微微抽动的嘴角出卖了他。
  谭达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就是要在苏童的面前狠狠的玩弄晓薇!这种在别
人丈夫面前淫辱妻子的情形,他还只在色情小说中见过,想不到现在真的发生在
自己身上,叫他如何不兴奋?
  谭达是兴奋的,而晓薇则是惶恐不安。谭达衣物摩擦只是发出微不可闻的细
微响声,却也让她非常担心,深怕苏童会听到,只有依旧嘈杂的电视声让她觉得
满意,甚至希望音量能更大一些。
  谭达的双手抚上了晓薇的身体,从臀部到背部,从背部绕到胸前,一把握住
了两团丰腴!
  「好像又变大了点?」谭达对着晓薇低声说,「被我摸大的吧!」
  「……」晓薇沈默着。
  「回答我!是不是被我摸大的?」谭达稍稍提高了声音。
  「……是……是的」晓薇没有办法,忍着屈辱说出这个男人想听的答案。
  「这样摸着不舒服吧?要不要脱光了摸?」
  「不,不要!」看到谭达生气的表情,晓薇又只能改口,「好吧,我……我
脱……」
  「不是你脱,是要你求我帮你脱!」
  「求……求你帮我脱。」
  「我是谁?脱什幺?」
  「……老公……求你帮我脱衣服!」
  「脱多少?」
  「脱光……」
  「骚货!」,谭达笑了起来,「竟然在他面前求我帮你脱衣服?还要脱光?
  好!我满足你!」
  谭达一颗一颗解着晓薇的纽扣,他故意把动作放得很慢,让晓薇能清楚的感
觉到他的每一步动作。他的指尖灵活的从晓薇的胸前滑到背后,又从背后滑到腰
臀,指尖划过的地方,衣衫纷纷落下,一个如羊脂白玉般美妙的身体渐渐展现出
来。
  谭达的手如有魔力,它经过的地方,必然激起晓薇身体的剧烈反应,一片片
鸡皮疙瘩在手指滑过的时候生成,又在指尖离开的时候消失。晓薇轻轻颤抖着,
说不清是害怕还是羞涩,有或是还有别的因素。
  谭达的手停住了,晓薇的身上却还留下了一条内裤。当谭达从内裤上抚过却
并没有扯下它时,晓薇松了一口气,但心里又有些小小的失落。这种感觉不是期
望落空,而是自己已经做好了某种準备,但预料的事情却最终没有到来,一种计
划被打乱的感觉。
  谭达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残忍的光芒,为了这一刻,他已经做了太多的準
备,这个女人的一切反应都在他掌握之中。他把晓薇转了半圈,扯着她的头发,
把她按到了胯下。
  晓薇知道谭达要的是什幺,她无法拒绝,只能将怒挺在面前的肉棒含进口中,
用舌头温柔的抚慰着躁动的龟头。大浪淘沙里的经历,早就让她懂得怎幺做可以
讨好一个男人。
  晓薇的服侍无疑是相当好的,谭达再如何挑剔,也找不出一点毛病。晓薇小
巧的嘴巴嘟成O型套在阴茎上,柔滑的舌头在棒身上梭巡,一只纤纤玉手抓住无
法进入嘴巴的后半截阴茎,轻轻套弄着。
  晓薇舔舐着嘴里的阳物,嗅吸着男人下体的淫臭,恍惚间又回到了大浪淘沙,
她感受着阴茎越来越硬,也明白当阴茎勃到极限后会进入她的哪里,下面一阵条
件反射般的酥麻,让她犹如望见梅子的旅客,湿了。
  晓薇夹紧双腿,不安的扭动着,湿滑的淫液顺着股沟流淌到丰臀上,液滴蜿
蜿蜒蜒从敏感的肌肤上爬过,带来的瘙痒感犹如千万只小虫在抓挠。
  「呼……」晓薇叹息一声,再也忍不住这种煎熬,空着的右手悄悄从股间滑
了下去,滑过长满柔顺毛发的阴阜,触到那柔软的唇瓣。
  晓薇感觉自己的私处就像熟透的果实,柔软、膨胀,轻轻一按就会溢出甘甜
的液体。冰凉的手指触碰到火热的唇瓣,强烈的刺激让晓薇差点叫出来,手指毫
不犹豫的分开肉唇,在挺立的肉粒上撩拨几下,立刻就有黏黏的春潮涌出,裹了
满手。
  手指顺着肉丘的裂缝滑入,丝毫没有阻碍,一层层的肉褶挤压过来,和手指
纠缠在一起。手指在肉洞中淘摸着,大大缓解了肉洞浅层的渴求,但手指所不能
及处,还是一阵阵的空虚感,在饥渴的呼唤更粗更长的物体。
  谭达把晓薇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包括她的自慰。晓薇现在就像迷途羔羊
游走在危险的深渊边缘,谭达决定再推她一把!
  谭达附耳说道:「你看看他,正看着你给我舔鸡巴呢!」
  晓薇悚然一惊,转身看向苏童。果然,现在她和谭达所在的位置,离开苏童
只有几米,而且正在苏童的正前方,苏童本来是看向电视机的目光,就直直落在
了他们身上!
  「完了!老公看见我和别的男人……」这是晓薇的第一反应,片刻后她才记
起,苏童早已看不见任何东西,那双睁开的眼睛,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神采。但自
己如此近的在老公面前一边自慰,一边舔另一个男人,巨大的羞耻感瞬间包围了
晓薇。说来奇怪,虽然心里满是羞耻,身体却越发敏感,对性的渴求越发强烈,
自慰的手指只停了片刻,就重新活动起来,而且肆无忌惮。
  在这份羞耻和快感的夹攻下,很快晓薇就攀上了高潮,她突然一下全身绷直,
含着阴茎的嘴巴倏然收紧,把呼之欲出的淫叫化成从鼻端吐出的闷哼,一大股阴
精从子宫中涌出,淅淅沥沥的滴在地上。
  「给……给我……我要!」晓薇含着肉棒,含糊不清的呢喃。
  「要什幺?说点好听的我就给你!」
  「要……要你用大鸡巴肏我!」晓薇吐出淫语,虽然这些话在大浪淘沙里已
经被逼着说过很多次,但她还是羞不可抑,红着脸垂头,连带着将肉棒吃进去好
多。
  晓薇暖暖的呼吸吹拂在谭达阴毛上,淫淫的话语撩拨在谭达心间,他也顾不
上继续调教,匆匆的扯起晓薇,把她按在茶几上,阴茎一挺,从后面贯进了晓薇
的身体。
  晓薇就像饥渴的旅客终于迎来天降甘露一般,欣喜的享受着身体全部被填满
的快感。谭达伸手兜住了晓薇晃蕩的美乳,在她身后奋力沖刺,晓薇也挺耸肥臀
迎凑。没有循序渐进的试探,没有轻抽缓送的前奏,因为那些全都不需要,两个
人追求的都是最极乐的境界。
  谭达一边在晓薇身后耕耘,一边看向苏童。错不了!苏童一定已经知道他们
在做着什幺,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这一发现让谭达极度兴奋,自己在苏童的面
前肏着他如花似玉的娇妻,而他只能像个观众一样,坐在旁边欣赏!这样的场景
给谭达带来巨大的征服感,竟然让他有了一丝射意。
  「不!还不够!」谭达心里喊着,「这样的情况这辈子也许就只能遇到这一
次,不多坚持一会儿就太亏了!」谭达想要找些东西分散注意力,他看到了晓薇
紧紧闭合的,淡褐色的菊肛。
  「真紧啊,一定还没被开发过!真好,苏童要了她的前面,那后面就让我来
拿走吧!」谭达心里想着,用手撑开臀肉,把晓薇流出的淫水涂抹上去。
  晓薇沈浸在欲望中,根本不知道谭达要做什幺,感觉谭达在屁眼上的抚摸后,
只轻轻的摇了摇屁股试图躲避。突然肛门一阵胀痛,晓薇才发现谭达居然想把手
指插进来!「这里是排洩的地方啊!」晓薇羞愤欲死,剧烈的扭腰摇臀,刚刚撑
开肛洞的手指立刻被挤了出去。
  谭达见晓薇反应这幺强烈,也就随她去了,反正这女人已经是他的人,这后
门早晚也是他的,现在这样微妙的场合,如果惹得晓薇呼痛,反而破坏气氛,于
是他的手指不再试图进入,只按在肛口轻轻揉着。
  晓薇以为自己的反抗会遭到严厉的报复,没想到谭达居然放过了她,所以虽
然谭达现在的动作也让她难堪,但她也不敢再提,反而有些愧疚的把屁股擡高了
些,有些讨好谭达的意思。
  短暂的插曲过后,谭达的射意越发强烈起来,而且这次感觉是如此的强烈,
颇有几分控制不住的感觉。好在晓薇也到了高潮的边缘,谭达决定不再忍耐,他
默默在心里计算着还能坚持的时间。
  不多会的功夫,一股剧烈的快感从阳具向全身扩散,射精已经无法避免了,
谭达拼尽力气也只能延缓片刻。一直揉着晓薇屁眼的手指突然用力一按,在晓薇
毫无防备之下,终于突破了括约肌的束缚,突入直肠!
  「真紧啊!」谭达感叹着,哪怕是最细的小指也只能进入三分之二的长度就
被肛肉紧紧咬合,再也无法寸进。而晓薇则是感觉到从未经人事的后门被异物侵
入了,因为有淫水的润滑,长时间的按摩也让肌肉放松不少,所以进入的过程并
不很痛,但却是晓薇莫大的羞耻,那里是连丈夫都从未享用过的啊!
  虽然晓薇心里是排斥的,不过身体却做出了最诚实的反应,一前一后同时进
入身体的两根棒状物,就像电池的两极放出了高压的电流,一股剧烈的酥麻感击
穿了她,大量的浆液从身体深处涌了出来,带给她强烈的快感。
  幸好在关键时刻,晓薇用最后残存的理智捂住自己的嘴巴,才没有失声叫出
来。就在她还沈浸在刚刚的高潮余韵时,一股沖力十足的精液从捅进阴道深处的
肉棒顶端喷射到她的子宫口,滚烫的温度熨烫着娇嫩的花心,让她身体再次颤抖
起来。
  高潮后的两个人,保持着交合的姿势,静静的回复体力。
  不知过了多久,苏童突然摸索着拿起身边的遥控器,关掉了喧闹不停的电视
机。
  房间突然陷入沈默,吓了晓薇一跳,她还没穿衣服呢!不过苏童没有过来的
意思,只是沈着声音说:「时间不早了,我们休息吧……你们是夫妻了,你们睡
房里吧,我,我就在客厅里睡。」
  晓薇想阻止,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能休息的地方只有床和沙发,
三个人两个地方,必然有两个人要睡在一起,怎幺分配都显得怪异。而且刚刚就
在苏童面前,晓薇上演了一场活春宫,现在情欲减退,对苏童的愧疚一下子涌上
心头,连面对他都有些不好意思,哪里还说的出话来!
  而一旁的谭达却是不客气,他朝着晓薇挤了挤眼,居然一口答应了下来,
「是啊,时间不早了,那我们就去睡了」,说完,拽着愣神的晓薇,走进了房里。
     ***    ***    ***    ***
  第二天,晓薇在睡梦中被苏童叫醒,一向早起的她居然睡过了头,看着淩乱
的床单,闻着房间中浓浓的淫糜味道,不由满脸通红。她匆匆穿上睡衣,跑进浴
室,打开花洒,让温暖的水珠洒在身上,清洗身上的汙秽。
  手指划过还有些红肿的私处和肛门,回想着昨晚的疯狂,晓薇心神有些颤抖。
  「昨天我都做了些什幺啊!怎幺……怎幺会做出那幺羞耻的事来!」
  昨天夜里,谭达带着晓薇进房后,只略做休息,便又开始新一轮的征伐。谭
达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一瓶婴儿润肤油,就用这东西当作润滑剂,终于如愿的破
了晓薇后门。
  晓薇清楚的记得,当那根如同烧红铁棍似的东西捅进肛门,带来的撕裂般的
疼痛,也记得自己当时叫的有多幺大声,现在回想起来,虽然隔着房门,但苏童
一定听见了,不过当时的晓薇,沈浸在疼痛过后的奇异饱胀感和那种肉棒一进一
出带来的犹如排便般的快感中,没顾上那幺多。
  晓薇没想到这种排洩的地方也能供男人享用,更没想到当里面被塞满后,同
样能给女人带来不一样的快感。
  晓薇记得很清楚,谭达又在她身体里射了三次,两次射进了肛门,一次射进
阴道。
  晓薇努力清洗着身体,今天是苏童离开的日子,她希望用一个干净的身体送
送他,也许这一别,就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但无论她怎幺洗,都只能清洗掉身
体表面的汙垢,那些身体里面的却很难洗净。尤其是肛门,在昨晚的疯狂中有些
受伤了,肛肉被摩擦得肿了起来,像婴儿嘟起的小嘴,红通通的在肛门外挤了一
圈,稍稍一碰就钻心的痛,更别说去清洗里面残留的精液了。晓薇也没办法,只
好就这样了,身子已经髒了,也不是用水能洗干净的。
  等到晓薇从浴室出来,苏童和谭达已经準备好了,一个坐在轮椅上,一个站
在沙发旁,就这幺默默的等着她,气氛压抑得像是马上就有一场滂泊大雨。
  房间里的两个男人都已经不再是她能够看透的了,一个曾经像是自己弟弟的
人,昨天晚上把自己压在了床上;一个曾经那幺恩爱的丈夫,自从那次从医院回
来,就像变了个人,沈默寡言,话都很少说,每天不知道在想些什幺。晓薇顿了
顿,想说点什幺,喉咙轻轻咳了一声,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低着头走进房里换衣
服。
  随便套了一件T恤,晓薇理了理有些淩乱的头发,走到苏童背后,轻轻说了
句:「我们走了。」,然后踩下制动板,小心的推动了轮椅。
  送苏童离开的车子会停在中心百货附近,离开这里还有几条街的距离,这几
条街就是晓薇和苏童最后的温存时光,所以晓薇推的很慢,谭达也不催促,反而
落在两人的身后,把时间和空间都留给他们。
  现在已经上午十点多钟,太阳光非常强烈,甚至可以算是毒辣了,它毫不吝
啬的把光和热播撒在夫妻俩身上,试图驱散他们心头的阴云。
  「我们好久没这样静静的走了。」苏童突然开了口。「是啊,真的很久了。」
  晓薇想了想,轻轻回答着。
  「这些天里苦了你,我心情不好,让你受委屈了,我,我对不起你!」
  「没有,我没事,我都知道的,我不怪你。」晓薇忍着委屈回答,眼泪却不
争气的从眼角涌了出来。
  「晓薇,这次我一走,可能,可能就没有再见的机会了,你要自己小心,照
顾好自己,还有小宝,我真的舍不得你们!」
  「舍不得就回来啊,等你的病治好了就回来啊,我们等着你!」
  「那你和谭达怎幺办呢?」
  晓薇沈默了,她也没想好这个问题。苏童轻轻叹息一声,没再说话,两个人
默默的,慢慢的走着。
  再长的路也总有走到头的时候,晓薇看见接苏童的车子就停在街口,她停住
了脚步。「到了吗?」「嗯。」「我可以再抱抱你吗?」
  晓薇走到苏童面前,紧紧抱住丈夫,眼泪大颗大颗的流了出来。
  感受着肩头的湿润,苏童也是心酸不已,但他认为自己的离去才是为晓薇做
出的最好选择,虽然自己将要迎来的是悲惨的命运,残疾的下半生,但至少自己
为晓薇留下了光明的未来!她可以放下自己这个包袱,可以有个人好好爱她,让
她享受作为妻子应该享受的一切!晓薇可以幸福,自己就算死了又如何?
  晓薇抱着丈夫,用哭泣来宣洩心中的委屈。如果不是为了丈夫恢复的这一点
点希望,自己何尝会如此作践自己!苏童要走了,她的心也会跟着一起离去,虽
然谭达是可以给她身体上的满足,但心不在了,这种事和强奸有什幺区别?何况
还有谭达口中说的那位「老领导」,晓薇不敢想象以后的日子会是多幺黑暗。
  「要彻底沦落为下贱的妓女了幺?」晓薇悲哀的想着,「但只要苏童能有个
好的未来,就算是妓女,我也愿意去做!」晓薇暗暗下了决心。
  夫妻俩都心怀对自己黑暗前路的哀叹,但更多的是为对方光明前景的祝福。
  两个人擡起头,擦干泪水面向着高空的太阳,眼前是一片金灿灿的光辉,就
像他们曾经憧憬的那样。只有走在后面的谭达才能看到,金色阳光为他们带来光
明的同时,也在他们身后投下长长的黑暗。眼前愈是光明,身后愈加黑暗。如墨
般的阴影就像一张怪兽张开的口,等着将夫妻俩一同吞噬!
  谭达淡淡的笑着,和那怪兽一同等待着!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