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激情]都市校园淫 (1~13) (2/4)

2020-01-10 55

第七章桃花眼的老闆娘
小穴的快感和偷情的异样感,不断刺激着李丽的神经,李丽感觉小穴里面分
泌的淫水比平常要多很多,而且快感也来的比平常强烈,秦笑按压了没十分钟,
李丽就压抑不住高潮的感觉,穴内喷出一股股阴精,全数浇洒在秦笑的脚上,秦
笑正在忘神的跟李丽另类脚交,就感觉一股股的热乎乎的粘液粘在脚上,知道李
丽已经高潮,忙将脚趾搭在李丽阴道口上方的阴蒂处,轻轻的按。
李丽的高潮来的快,却也持久,脸色潮红,眼神迷离,全身痉挛,有一点点
发抖,李丽一手紧抓着碗,嘴里还咬着筷子,两条腿夹紧秦笑的腿,维持着这个
姿势,不让自己的动作太大,好一会儿,情欲才慢慢褪去。
  而齐芳这才发觉李丽有什幺不对,「丽姐,你咋啦,怎幺不吃饭,光咬着筷
子,是不是他做的不好吃,要不我让他重做。」
  在齐芳开口时李丽和秦笑就各自端正坐好了,李丽擡擡屁股,让刚才拨开的
内裤处舒展开,放下碗筷,「做的呢是不错,不过我今天胃口不太好,吃这些就
饱了。」
  秦笑心里说,骚货。埋头吃饭,不多说什幺。
  「那怎幺行啊,丽姐,你才吃这幺点。」
  「可是我已经饱了,要不这样,这次就先这样,下次你们再请我一次好吧。」
李丽狡黠的眨着眼,看了一眼秦笑。秦笑被她看的不好意思,心里却一直乐,
正好他也想再吃一顿不一样的饭菜,领略熟女不一样的风情。
  「好啊,下次补上,丽姐你快去休息吧。」
  「嗯嗯,拜拜。」说完,李丽起身离开,回房休息去了。
  齐芳看她进房后,也把碗筷一放,我也饱了,做的真难吃,罚你洗碗。
  「难吃你还吃那幺多。」秦笑自然不服气。
  「哈,还敢顶嘴,待会儿把我的衣服床单和被罩洗了,昨天让你睡的都臭了。
哼。」说罢,哼着歌回房收拾衣服床单被罩等东西去了,齐芳的宗旨是,碰到个
壮劳力就要好好的用,别浪费了。
  只留下秦笑一个人摇头歎气,感慨娶妻不贤。无奈啊,埋头继续吃饭,这会
儿先让你倡狂会儿,到了床上再好好收拾收拾你。
  迅速吃完了饭,秦笑胡乱收拾了东西,就急急忙忙的去房间找齐芳。
  方一进门,秦笑就眼前一亮,就见齐芳正趴在床上看杂誌,头髮束起马尾辫,
随着目光的移动,轻轻摇摆,上身只穿一件粉色的吊带小背心,露出浑圆的肩头,
雪白的肌肤格外引人注目,藕色的胳膊随意的翻着书页,一对乳房有一点变形,
突出来一点,腰身很细,一个小背心如何遮掩曼妙的身材,腰间的白肉晃得刺眼,
红色的小短裤只到大腿根,紧紧的贴在身上,翘翘的小肉臀鼓鼓的,大腿很细緻,
小腿上没一点赘肉,一双小脚丫一摆一摆的。
  齐芳神情专注,听到声音头也没擡,还是专心的看杂誌,秦笑看到床上的美
人,凹凸有致,细腰翘臀,再加上那精緻的脸庞,色心陡起,走到床边坐下,手
不由自主的按在齐芳的翘臀之上。
  感觉一只大手在自己臀部抚摸,齐芳并没在意,毕竟自己的心和身体都给了
他,还有什幺不是这个男人的,还有什幺不让他动的呢?
  见美人没有反对,秦笑的手开始动了,揉动齐芳臀肉,秦笑觉得这真是老天
赐给自己的一件艺术品,手上不敢大力,揉搓了一会儿,感觉不过瘾,大手往上
游走,到了短裤的边缘,秦笑慢慢的滑动抚摸,感受齐芳的细腻肌肤,而后手不
停止,进一步伸进齐芳短裤里面,跟她的小臀肉进一步接触,秦笑撚动两根手指,
提起翘臀上的肉肉,轻轻的搓。
  身体被挑逗,齐芳已经没心思看别的,心里却很高兴,一个女人,能让心动
的男人为自己的身体着迷,还有什幺追求呢?
  秦笑在齐芳内裤里面抚动,摸着她两瓣颇有弹性的小屁屁,手指还要往下伸,
齐芳两腿夹紧,屁股用力,制止了他的深入,秦笑也不恼,翻身骑在她的身上,
早已硬起的巨物顶在齐芳屁股后面,两个人就这样的摩擦,早在挑逗李丽的时候
秦笑就已经精虫上脑,现在一具现成的完美身体呈现在自己面前,秦笑自然不会
放过,解开裤子的拉鍊,将巨物放出,插进齐芳两腿之间,感受另类的性交。
  齐芳的两腿很有力,夹着秦笑的肉棒一下一下,虽然没有进洞的优越,但这
样还能欣赏到小翘臀一挺一挺的运动,还有美女因为运动又要忍受快感,不让隔
壁的李丽听到,秦笑也不敢说,在厨房是李丽忍着怕齐芳知道,现在是齐芳忍着,
怕李丽听到,世事真是奇怪。
  正在秦笑冲刺的时候,两人的运动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扰,是老闆娘冯娟的电
话,打给齐芳的。
秦笑被铃声一吓,立刻软了下来,差点破口大駡电话对面的冯娟,让她的大
屁股包赔自己的损失。
  齐芳接通了电话,原来是饭店今天接到了八桌酒席聚会,而饭店的人手不够,
老闆娘才打电话让人晚上去帮忙。齐芳答应了,并说人手不够的话,她可以打电
话给秦笑,老闆娘自然高兴,一定让他来帮忙。
  齐芳放下电话一阵狂笑,「笑笑,你说,要是让他们知道咱们两个现在这关
係,他们会怎幺样?」
  「哼!」秦笑显然对这通电话意见很大,现在还有气,不置可否。
  秦笑抽回身,将瘫软的东西收回裤子里,在齐芳的身边躺下,看着齐芳,心
里一瞬间幸福满满的,将齐芳搂在怀里,两人脸上都挂着笑,止不住的甜蜜,幸
福。
  今天晚上本来还要去家教的,可是秦笑有点心虚,不论对于王玲,还是韩蓉
来说,秦笑心里都有点尴尬,今天还是不去的好,就发了条短信给韩蓉,请个假。
  接收短信的韩蓉,看到短信,咬着牙,笑着说:「这个小色狼,肯定就是他,
今天心虚,不敢来了,看我下次怎幺收拾你,敢拿我的东西自慰,还把那东西都
洒在上面。」
想起那腥腥的精液,还有秦笑那青春的身体,韩蓉的骚穴内不自主的分泌淫
液,身体也不安的扭动起来。
  昨晚都没有休息好,秦笑和齐芳很快都带着微笑,陷入睡眠。
  下午,两个人早早的就到了饭店,两个人像平常朋友一样进去,并没有引起
别人的注意,只有几个老师傅看见他们一起进来,打趣说两人处对象呢吧,秦笑
只是笑,也不说话,齐芳啐了一口,说老没正经的。
  下午的工作主要是摘菜,洗碗,墩地,擦桌子等,把晚上需要的东西都準备
出来。
  今天晚上,生意特别红火,偏偏老闆还不在,冯娟没办法,让秦笑过来帮忙,
充当暂时的大堂经理。
  秦笑自然十二个愿意,在柜檯边帮老闆娘记帐、收功能表、分配饮料等,两
个人忙的不亦乐乎。
  「老闆娘,一箱啤酒。」
  「好嘞,这就来。」说罢沖着秦笑使个眼色,让他送去。
  秦笑答应一声,搬啤酒就去了。临走时那桌的人还说,「老闆,再来瓶二锅
头。」
  「马上。」听到老闆两个字,秦笑心里美滋滋的,就算不能拥有冯娟,被人
这样误会貌似也不错。
  到了柜檯上拿酒,秦笑还沖冯娟哈哈直笑,刚才的话冯娟明显听到了,看他
沖着自己贱笑,脸刷的一下红了,轻啐了一口,「呸,快送去。」
  看到老闆娘娇羞的神情,秦笑心里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摸了下脸放在鼻子下
闻了闻,又将手指放进嘴里舔了舔,淫贱的看着她的大胸脯子说:「好香啊!」
  冯娟瞪了他一眼,「德行,滚!」
  「得令!」秦笑知道玩笑不能太过,抱着酒瓶就去了,冯娟看他那样子,噗
嗤乐了,笑駡他小混蛋。
  时间不早了,外面的灯红酒绿越来越嚣张,酒店内的人也走了一大半,回家
的回家,K歌的K歌,剩下的那些也基本上都吃的差不多了,在一起侃天说地,
划拳论酒。
  总算可以休息下了,秦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只素手递过来两张纸巾,秦
笑愣了下,随后笑着接过来,意味深长的说:「谢谢老闆娘――」特意将老闆娘
三个字说的特别重,笑嘻嘻的看着美豔熟妇。
  「没正行。」冯娟白了他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眉梢眼角,熟女的风情尽显,把个秦笑看的癡了,手向前伸,
冯娟以为她开玩笑的,也没当真,待秦笑的手指,在她的脸上摩挲时候,冯娟也
一时愕然。
  在美熟妇的脸上划着道道,触手是一片柔嫩,秦笑没想到冯娟比齐芳大了十
几岁,皮肤竟然一点也不输于齐芳,还是冯娟先回过神来,擡手打开作怪的手指。
  秦笑被她打醒,脸色十分尴尬。「老闆娘,对不起,我没忍住……」
「行了,别说了,好好工作。」冯娟不冷不热的说,也不再看他。
  秦笑心里十分失落,因为自己的无知,对自己造成的困扰倒没什幺,就怕有
人看到,说三道四,传出去对老闆娘的名声不好。擡头看看四周,一应如故,没
人注意到这边,秦笑才鬆了口气。
  接下来,两人的气氛特别微妙,谁也不知道说点什幺,偶尔有人点东西,服
务员把功能表送过来,老闆娘就先看一眼,秦笑不敢放肆了,在旁边偷偷的看,
然后去準备需要的东西,两人好像最陌生人,没什幺话语,合作起来却又默契的
很。
  年轻的秦笑最先忍不住,斜着眼偷看冯娟。
  冯娟是典型的熟女代表,有一张非常熟女的面孔,眼睛很大,是很勾人的那
种类型,眼睛不笑的时候――像桃花。眼睛长,眼尾细而略弯,形状似桃花花瓣,
眼神迷离,媚态毕现。脸蛋是熟女典型的鹅蛋脸。
  再往下看,雪白的脖颈光滑细腻,穿着不鬆不紧的衣衫,领口有些低,领口
上方有一块鼓鼓的白肉,白的刺眼,衣衫虽然包裹住傲人的双乳,但一对大奶却
呼之欲出。
  腰身不算细,但在冯娟巨乳肥臀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纤细,可以称得上绝对
的S型曲线,黑色的喇叭裤,让冯娟的肥臀,更加明显,单从身材而论,冯娟这
样的熟女,可以秒杀一大批青春少女的。
  秦笑将身子向前倾一点,指着一个单子说:「冯姐,你的字真好看。」
  冯娟默然,不语。
  抽回手,讪讪的捏了捏鼻子,秦笑挪动了下身体,靠近冯娟,都快要贴上了,
冯娟见状,就要闪开,秦笑一把拉住她的手,神秘的说:「老闆娘,我告诉你一
个秘密,是关于老闆的哦。」
  「嗯?」冯娟的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也顾不上秦笑正拉着自己的手,小声
的问,「什幺秘密?」
  「他。」脸色故作沈重,声音低沈的说道,「他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女人。」
  「在哪儿?」咬着牙,冯娟很气愤。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说罢,嘿嘿直乐。
  秦笑这句话刚出口,冯娟意识到他说的是自己,忍不住笑了。「小滑头。」
  这时秦笑还拉着冯娟的手不鬆开,握着冯娟的手,感觉比齐芳的要厚重点,
柔嫩成度却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可是冯娟十几年保养的好,齐芳可不捨得为自己
投那幺大的资。
  不管秦笑的小心思,冯娟也没想着要把手抽回来,也没表示过多的意思,转
过身,用另只手工作,盘点今晚的『收成』。
  见冯娟并没有抽回手,也没有厌恶的神情,秦笑心里知道有戏,但喜悦没有
冲昏头脑,他知道这是在饭店,一切还是小心点好。于是拉着她的手,放在柜檯
下面,而身体也几乎贴靠在冯娟身上。弯一点儿头,装作在跟她核对今天的帐目。
  在工作期间,冯娟很少擦香水,只是抹点化妆品而已,所以秦笑挨着她,努
力的嗅着,熟女身上散发的体香。
  不同的女人,身上的气味也不同,保持的时间也不同,有的女人天生香气比
较淡,有的女人香气很浓,可是很少有人可以跟冯娟一样,到了将近四十岁,身
体还散发出诱人的味道。
  「老闆娘,算算我那桌多少钱。」
有客人来结帐,冯娟沖着他笑,「兄弟,吃好了?」
  有人结帐,秦笑的胆子顿时大起来了,放开拉着冯娟的手,顺着她的腰袢,
抚摸上那自己不知道意淫了多少次的肥臀。身体跟她拉开一点距离,不会让别人
发觉什幺。
由于柜檯较高,在柜檯外面也只看到胸以上,下面的情形完全看不到,他也
笃定了冯娟不敢说什幺,因为传出去,影响最大的是冯娟,她有家有室,而秦笑
是孤家寡人一个,这个饭店不要他,就去别的地方,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嘛,
所以秦笑才如此大胆,手硬是落在冯娟肥臀之上。
  冯娟眼神似醉非醉,已感觉到有一只大手落在自己的屁股上,但当着客人的
面又怎幺好意思说呢,皱了下眉头,站直了身体,故意提了下臀部,要摆脱秦笑
的大手。而面上却不动声色,低头拿出那桌的单子,当着客人的面,重新加了一
遍,身体被扰,冯娟有点分神,加了三遍才算加完。
  「一共两百七十二,零头不要了,收你两百七。」收过来客人递过来的三百
块钱,冯娟扭头拉开抽屉,拿出三十给他,「下次再来啊。」
  待客人走后,冯娟身体赶紧甩开秦笑的大手,「秦笑,你过分了。」撇过头,
眼睛不敢看他。
  秦笑知道熟妇的第一道防线已经攻破,也不着急,「冯姐,我知道我不该这
样,可是你,你太诱人了,跟你在一起,我都没法专注,满脑子都是,眼睛里也
是你。」
  「这……你不能这样,冯姐是有家室的。」冯娟的语气明显软了下来。
  「我知道,可那也阻止不了我爱慕你,我只恨我为什幺不能早生二十年,好
使我早点遇到你,这样,或许在一起的就是我们。」
  「你……你别胡说了,我们是不可能的。」
  「我也知道不可能,可是我,我只想要这一夜的旖旎,不求其他,这一点,
你还不答应我吗?」
  「你,过分了。」冯娟低下头说,而后继续整理帐单。
  「就这一次,冯姐,用手帮我一次,我绝不做任何出格的事情。」秦笑压低
声音说。
  冯娟皱眉,低头不语,面上无喜无忧。秦笑见她不说话,就说,「冯姐,你
再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说罢,拉起冯娟的手,摸向自己引以为傲的男人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