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激情]光明 (1-10章完) (2/4)

2020-01-10 38

06 自渎
  晓薇其实很早就恢复了神智。最危急的关头,她死死咬住舌尖,用尖锐的刺
痛阻止高潮的侵袭,她成功了!但只差一线就能享受高潮的肉洞不满的蠕动着,
渴望抓住慢慢软化的阳具,当男人彻底离开后,敏感的身体竟然感觉到一阵空虚。
  晓薇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这个强奸了自己的男人,索性装作还没恢复的样子
赖在床上了。但不断的有粘粘稠稠的液体从下体流出,糊在腿上冰冰凉凉的,就
像有无数条小蛇盘踞在身上,让她感觉非常的恶心和难受。
  咔哒一声,房门关上了。晓薇侧耳听了听,确定老丁渐行渐远。她从床上跳
下来,用手捂住阴部,赤脚向房间附带的浴室沖去。
  温暖的水花像碎裂的珍珠般砸在晓薇充满弹性的肌肤上,然后分散成更小的
碎片,落向四周。晓薇用力的擦洗着身体,直到全身都因摩擦变得发红,她才略
略感到满意。
  身体外可以擦洗,可身体内呢?就在晓薇清洁身体的过程中,身体深处还在
不断的滑落液体,有些凉凉的,顺着膣道流出,堆积到肉沟处,形成粘稠的垂挂。
用手指蘸上一点,在鼻端一闻,一股浓烈的腥臭!
  这种恶心的东西自然是要弄干净的。晓薇用一根春葱般的玉指,抵在自己股
间,轻轻插了进去,玉指沿着肉壁一刮一转,掏出了一大坨白浊的浓精!
  「射得真多!」晓薇恨恨的想。她甩掉了手上的秽物,然后如法炮制起来。
  淘洗了半天,晓薇发现这样确实有效果,不过还是只能清理膣道前端,更深
处的位置却是手指无法达到的,即便是换用最长的中指也是如此。最后即便把自
己弄得娇喘连连,双腿发软,也再清理不出什幺,但身体深处那种湿乎乎的感觉
依然存在!
  晓薇气愤的拍打向垂落的水流,水珠四溅,在眼前幻出一片蒙蒙的雾。她也
不擦干身上的水,就这幺光着身子跑回卧室,双眼在房间里寻找着。
  床上那根粉红色的橡胶棒实在太显眼,晓薇一眼就看到了它。晓薇迟疑了一
下,不过找不到什幺更合适的物品,只好抓上它,又跑回浴室。
  这根橡胶阳具并不能通过电力震动来刺激女人的身体,所以格外在形状上做
文章。棒身并不是直的,而是吻合女性阴道的形状,有个诱人的弧度,其上还布
满了无数突起的颗粒和软刺,想必可以最大限度的摩擦四周。
  晓薇看到这恶形恶状的东西,不免有些害怕,但身体里的不适感轻易压过了
恐惧感。晓薇想了想,挤出不少沐浴露弄在橡胶棒上。
  弯腰,低头,手伸到胯下,棒头压在肉缝上,手用力一送,棒头一滑,棒身
在肉沟上磨了过去。
  「哼……」棒身正正磨到了躲藏在包皮下的小肉粒上,突如其来的快感立刻
让晓薇湿润了,阴蒂似乎被惊醒一般,从包皮下缓缓探出头来。
  晓薇咬咬牙,重新把橡胶棒抵在入口,这次她更加小心,甚至用手指分开两
瓣肉唇,将粉红的洞口彻底暴露出来。这一次,橡胶棒正确的进入了通道,借着
沐浴露的润滑,一插到底!
  晓薇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几乎是欢呼着接纳了异物,肉壁交缠着挤压
过去,争先恐后的与棒身做着最亲密的接触。
  晓薇握着胶棒的尾端,轻轻抽拉了几下。「唔……」虽然裹着厚厚的沐浴露,
但胶棒上遍布的软刺还是摩擦在娇嫩的肉壁上,剧烈的刺激让晓薇双腿发软,再
也无力站着了,她顺着墙壁跪坐在自己小腿上。
  浴室对面墙上嵌着一面很大的镜子,淋浴打在上面,避免了雾气的产生,因
此虽然有些扭曲,但还是能清楚的反映出晓薇的身影。
  镜子中的景象相当淫糜。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跪坐在地板上,满脸的潮红,
双腿间夹着一根粗大的棒状物,仔细看去,可以发现棒子已经深深刺入体内,女
人的身体不自然的扭曲着,只是为了让棒子能更深入一分,那幺粗长的东西,竟
然都快全根没入了。而女人的密处,早已被棒身粗鲁的挤开,像小嘴一样,含着
胶棒。
  晓薇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竟像被魇住一样,继续摆出令人害羞的姿势。她稍
稍跪直,尽力将膣道伸展的更长,让胶棒更加深入。几经努力后,除了一个握柄
外,其他部分全部进入体内!晓薇急促的呼吸着,她似乎感觉到棒身已经捅穿了
阴道,捅入了肚子里。仅仅只是插入,就瞬间点燃了晓薇刚熄灭不久的欲火,而
且烧得更旺。
  晓薇缓缓拉动着胶棒,在自己体内抽动起来,软刺温柔的刮擦肉壁,撩拨着
女人的欲望。
  「噢……好舒服……」这次插入的并非是男人的阴茎,所以晓薇更加心安的
享受,也更加放肆的呻吟。
  莲蓬头喷出的水柱击打在硬起的乳头上,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晓薇又发现一处
快乐的源泉。她自己捧起左边的丰乳,用手指快速的绕着乳头转起圈来。下身的
胶棒抽插的更加快速,白色的泡沫随着棒身的进出不断从肉洞中涌出,发出咕唧
咕唧的响声。
  「嗯……好快……好滑……受不了了……」晓薇闭着眼睛享受着,早已忘记
最初的目的。
  全身上下犹如触电般的酥麻,熟悉的感觉很快就来到了。晓薇濒临高潮的边
缘。这一次她决定放开身心,好好享受。
  「啊……啊……要到了……啊……来……来了!」
  剧烈的快感让晓薇产生幻觉,下身的粉红色胶棒变成了男人火热的肉棒,而
伏在自己身上沖刺的男人,不是丈夫,却是刚刚强奸了自己的老丁!而自己,正
在老丁的胯下迎来了有史以来最为强烈的高潮!这样羞耻屈辱的幻觉带来是更加
强烈和持久的快感,晓薇死死压着股间的胶棒,头向后高高扬起,双目无神的盯
着上方,双腿则时不时的在高潮的余韵中抽搐着。
  良久以后,晓薇身体的抖动才渐渐减弱下来。她终于松开了压住胶棒的手。
粗长的棒子在肉壁的挤压下,像一条活过来的长虫般,从肉洞中钻了出来,带出
一大股泛着白沫的淫液……
     ***    ***    ***
  对于要不要把大浪淘沙里遭遇的事情告诉谭达,晓薇犹豫了很久,但最终还
是隐瞒了下来。晓薇不知道谭达能不能帮她找到更好的工作,但知道一定不可能
有比这里更能赚钱的工作了,至少正当行业里不可能找到了。
  老丁那天晚上留下的钱,足有六千之多!一面是耻辱的证明,一面是能让丈
夫多维持几天的治疗费用,晓薇迟疑了很久,还是选择收好了那笔钱,并且决定
继续这份「工作」!
  另外,晓薇对谭达也有了一丝的怀疑,他身为警察会不知道大浪淘沙里面的
龌龊?如果他真的知道,为何要把自己引到这里?这究竟算是帮她还是害她?但
在这方面,晓薇不愿多想,现在谭达是她除了丈夫以外最信任的人,虽然这份信
任已经出现了一丝裂纹,但她还是不愿相信谭达会害她。
  基于这些原因,晓薇没有和谭达说什幺。至于丈夫,那是更不可能让他知道,
没有一个正常的男人会在妻子遭到强奸后还能保持克制和冷静的,而冷静,是丈
夫目前最需要保持的状态。
  晓薇第三天又出现在大浪淘沙的时候,花姐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而是走
到一块黑板前,把一块代表晓薇的牌子挂到了出勤一栏中。然后为晓薇安排了一
个客人。
  晓薇已经知道,花姐就是这家洗浴中心的老板,对于他们这种行业,也可以
称呼为「妈妈」。对花姐安排的客人,晓薇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反对或不满,她默
默的走进房间,躺倒在床上,任由那个陌生的男人脱下衣服,抚摸她的身体。
  没有反抗,没有迎合,晓薇就像一根木头,任由男人糟蹋,只有在男人粗鲁
的进入时,才微微有些皱眉。在一根木头上做爱,男人毫无快感可言,草草的沖
刺几下,射了出来。发洩完毕后,他咒骂着爬起身,把一根木头所值的钞票砸到
晓薇脸上——两百元。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晓薇用冷漠来保护着自己,她完全没有做好从贤良的人
妻向放蕩的妓女转化的心理準备。
  花姐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她找到晓薇,和她好好的谈了一次。
  这次谈话让晓薇重新认识了花姐。花姐也是个苦命的人,丈夫嗜赌如命,输
得倾家蕩产,最后把花姐也输了出去。
  在喝了一杯茶水以后,花姐失去了知觉。她是被痛醒的,一个光着身子的男
人惊恐的盯着她的下体,半硬的鸡巴上沾满鲜血,这些血都是花姐的,而床上还
有着更多的殷红,她当时已有七个月的身孕!
  最后孩子没有了,花姐也跟了那个赢了她的男人。
  但那个男人早已有了妻子和孩子,感兴趣的也只是她的身体而已。当感觉到
花姐带来的麻烦大过她带来的享受后,男人把花姐拱手送给了自己的上司,只求
一个上位的机会。
  就这样,花姐成了这些男人手中的货物和筹码,自己享受一番后就会拱手送
人。可笑的是这些男人,在送走她后还想继续和她上床。
  直到花姐遇到一个男人,他已不需要靠送女人来得到机会,花姐这才安稳下
来,并且死心塌地跟了这个年纪足够做她爸爸的男人。男人并不限制她的自由,
还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开了这家大浪淘沙,直到这时,她才终于不再做男人的玩
物,反而可以把很多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花姐说得动情,晓薇听得入神,心里暗想,世上苦命人真多,自己还算幸运,
毕竟有疼爱自己的丈夫,而花姐遇到的男人全是禽兽!不由深深的同情花姐,对
花姐的戒备也少了很多。
  花姐最后对晓薇总结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们女人最重要的是靠自己,
要自己有钱才行。你现在这样其实是很傻的,既然做了这一行,你顺从也好,反
抗也罢,最后还是要被男人玩的,你让男人玩的开心,他会给你两千甚至更多,
你让他不开心,可能只会给你两百,你想要攒到两千,还得再被九个男人玩,你
说这又是何苦呢?」
  晓薇没有说话,她不同意花姐对男人的评价,但最后的那个简单计算,却狠
狠触动了她。
  花姐似乎并不期望她能马上想通,也不再多说,起身离开了,走之前留下最
后一句话:「如果你想学让男人开心的方法,可以来找我。」
  第二天,当晓薇站在花姐房间门口时,脑海中还在回想昨天医院中的情景。
     ***    ***    ***
  白色的房间,白色的衣服,似乎这地方一切都是白色的。晓薇有些恍惚,这
些天里,她白天要照顾丈夫,晚上要赶去大浪淘沙,每天很晚才能睡上几个小时,
真的已经非常疲累了。
  「唐小姐?唐小姐!你怎幺了?你看上去很没精神。」孙医生伸出手,在晓
薇眼前晃了晃。
  晓薇清醒过来,这是在医院,在丈夫主治医生的办公室里,孙医生正在和她
说着丈夫的病情。「哦,我没事,孙医生,你接着说。」晓薇揉了揉光洁的额头,
打起了精神。
  孙医生摇了摇头,没再多问。「你丈夫恢复情况不错,伤势没什幺大碍了,
所以我们想尽快给他动手术,开颅手术。手术越早做,对他的恢复就越好。不过
手术费,保守估计也要二十万,你们,有没有问题?」
  晓薇现在哪里有这幺多的钱!但她没有犹豫,「没问题,孙医生,我会尽快
把钱筹齐的。」
  孙医生看着眼前这个女子,虽然看似柔弱,但眼神却是无比坚强。他知道这
对夫妻的情况,根本就没什幺钱,从他们每天吃的饭菜就能看出来了,但只要涉
及到丈夫的治疗,晓薇一点都不会含糊。
  孙医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钱,也不想打听,但他知道,这女子对丈夫的
爱绝对是毫无保留的。
  「那好,手术时间就初步定在下周,你也可以準备準备。」
     ***    ***    ***
  晓薇摇了摇头,把其他的思绪赶出脑海,她敲了敲虚掩的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摆着一张桌子,桌后坐着一个女人。晓薇看着房间里的女人说:「花姐,
你……能不能教教我?另外……能不能借我二十万?」
  房子里的女人笑了起来。
  花姐传授的东西很多,大部分晓薇还做不来,但已经不妨碍她试着去尝试了。
  从那以后,晓薇在床上表现得越来越热情,她收到的小费也越来越多,但也
越来越迷失了自己。第一次和老丁时那可笑的坚持,早就被击的粉碎,而且晓薇
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敏感了,有时男人一句淫秽的粗话或是一个微小的动作,
都能让她湿得一塌糊涂。
     ***    ***    ***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为数不多的几面屏幕亮着,一个黑影走了进来,看着其中
的一面。
  屏幕里一个女人骑在一个男人身上,双手按着男人的胸膛,翘挺的屁股上下
耸动,每当屁股擡起时,都能看见一根粗黑的东西从股间拉了出来。
  女人上身前倾着,如钟乳般垂挂的乳房被男人抓在手里,轻轻拍打着。
  「妈的!真爽!这两个大奶子,摸起来又大又软,跟两个大馒头一样!小骚
货,你爽不爽啊?」男人粗鲁的说道。
  「……爽」女人的声音细若蚊蝇。
  「哪里爽?大声点说!」
  「下面……下面爽……」
  「为什幺爽?」
  「……你的……太大了……塞满了……」女人似乎用了全身的力气说出这句
话。
  「哈哈!真是个骚货!给老子摇快点!」男人大力的拍向女人的乳房,发出
啪的一声脆响。
  女人果然依言加快了动作,屁股像装了马达一样快速起伏。
  「唔……真棒!老子快来了!」男人大吼着。突然女人身体一僵,下身紧紧
夹住了男人的阴茎,身子却软软的伏了下去。
  男人正在关键时刻,哪会容许女人休息?他用手撑在女人髋部,给两人身体
留出足够空间,绷紧的屁股快速向上顶着,粗长的肉棒急速进出女人的身体。
  女人达到高潮后,神色就变得哀伤起来,她嘴唇微微翕动,小声的念诵着两
句话。
  「在世人中间……不愿渴死的人,必须……学会从一切杯子里……痛饮;在
世人中间……要保持……清洁的人,必须懂得……用髒水……也可以洗身……」
  话语被男人猛烈的撞击撕扯得断断续续。这两句是尼采的名言,女人偶然看
见,深有感触,把它们记在自己的日记本的扉页上,虽然这本日记从女人来大浪
淘沙之后,就一篇也没有写过,但这两句话,似乎成了女人面前的灯塔,在茫茫
的黑夜里指引着微微的光明。
  黑暗房间里的黑影看了看表,夜已经很深了,屏幕里的女人接的已经是今天
的第三个客人了吧?她知道这女人为什幺这幺拼,因为女人通过她找疤脸借了二
十万的高利贷!对女人而言,现在最宝贵的就是时间,如果不尽快还钱,光是高
额的利息就足够在短短的时间里让这二十万翻上几番!
  屏幕里的男人快速顶了几下,就此不动了,两个光着身子的肉体无力的交叠
在一起,就像两只肉虫。黑影盯着不动的画面看了一会,满意的笑了笑。她关闭
了所有的屏幕,走了出去,房间里陷入了彻底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