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激情]欲望都市 (1-43完) (4/15)

2020-01-10

第十二章 心归何方?
  陈江坐在车里,看着周围来来往往徒步行人,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曾几
何时,自己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可现在也算有车一族了吧。尽管车子所有权归公
司,自己距离有钱人也还有很大距离,但按这样态势发展,自己出人投地指日可
待,再想到升任经理后,周围的人看自己时眼神了充满尊敬和羡慕,不由地感叹
权力和财富的威力!
  可是现在根基还不牢,要想保住现在的地位首先就要得到老板的赏识!
  「任敏是个突破口。」陈江冒出这个念头,连他都觉得吃惊!想到任敏对自
己的一片深情,陈江心想如果成为她的丈夫,自己马上就可以一跃沖天吧!可是
难道为了钱就要出卖良心和感情吗?不行!想到张雅丹,回顾起校园时代纯真浪
漫和近几年的酸甜苦辣,不禁有点黯然:「大学时代的理想和性格在生活压力前
面是如此不堪。所幸一路走来,都有她的陪伴,如果获得财富的前提是抛弃她,
那幺宁可不要,只是我这种想法她能理解吗?」
  正胡思乱想之际,眼帘出现张雅丹和陈倩的影子,张雅丹今天穿的是浅蓝色
连衣裙,一路走来,微风吹起她的秀发,露出芙蓉般的脸蛋;吹扬她的裙摆,上
衣紧贴胸部。恰好印出乳房的轮廓。
  陈江看到如此美豔的妻子,心头一热,平生第一次担心压倒自豪:「她如此
美丽,我和她做那幺多年夫妻,尚且如此失魂;别的男人就更不用提了。」转而
想到任华天所说的「财富才是系紧女人的锁链。」他若有所思。
小两口一路无话,只有陈倩一人在车厢里兴奋地活蹦乱跳。
  陈江和张雅丹把陈倩送进幼儿园準备向车方向走的时候,陈江突然迎面走过
来几个妇女正是前几日讨论张雅丹绯闻豔事那几个。心底下不由七上八下,唯恐
这几个女人又说出什幺让他尴尬的话,可另一方面又希望她们说出来以捅破他和
张雅丹之间那层引起沟通不畅的隔膜。
  患得患失间,走近妇女,只听一个妇女说道:「陈倩她爸今天开车来,你看
见没有?」
  另一个说道:「看见了,他家是不是中奖了,我看那车少说也有十万吧?」
  先前说话的说道:「这你还想不到,肯定是她妈卖肉的钱呗,她老板也真舍
得出这幺大价钱。」
  另一人说道:「人家有资本呗,你看她走路奶子一晃一晃,屁股摆来摆去的,
存心就在勾引男人。」
  张雅丹听着她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脸色气得发青,回想让许剑奸汙的事实,
又让她拿不出勇气去反驳,偷眼去瞧陈江,见他脸色如常,忽然停下脚步,问道
:「你是不是早就听到这些话了?」
  陈江一愣,点头称是。
  张雅丹问道:「为什幺不告诉我?」
  陈江说道:「街头烂语,不足为凭。我是怕你知道徒增烦恼,所以瞒你。」
  张雅丹说道:「我认识你这幺多年,你带给我的烦恼还少吗?你说不足为凭,
实则心里在怀疑我了是不是?」
  陈江急道:「雅丹,不是这样的。你是我老婆,我怎幺会不信你。」
  张雅丹说道:「你们男人啊!都这样,明明心里想要,却不肯说出来,好吧,
这事憋在我心里也怪难受的,我就跟你实说了吧。」
  陈江一颗心蓦地剧跳:「她难道……真的和她老板……。」
  听到张雅丹断断续续将事情全盘托出,陈江心情不知是何滋味,仿佛飘于天
空抓不到一点方向。
  「耻辱!」这是他最初的反应,可随着张雅丹的述说,看到她眼圈泛红,楚
楚可怜的样子,又转为对她无尽的爱惜!
  张雅丹说完,心中好是忐忑不安,看到陈江一脸漠然,一声不吭的表情,又
是害怕又是心疼,哽咽道:「陈江,是我不好。辜负了你,你要打要骂,我都毫
无怨言。」
  陈江叹口气,扶住她的肩膀,问道:「雅丹,你爱我吗?」张雅丹道:「当
然,你永远是我的最爱。」
  陈江说道:「这就足够了,这不是你的错,以后咱们不要再提了。你还是我
的仙子,纯洁的天使。」
  张雅丹惊喜交加,初始还不相信耳朵,后来陈江坚定的把她抱入怀里,多日
累积在她心中的委屈,伤心,羞辱瞬间迸发,伏在熟悉的胸膛,豆大的泪珠夺眶
而出,陈江嗅着张雅丹秀发的清香,半晌才说道:「好了,别哭了。咱们回家吧。」
  张雅丹柔顺地任由陈江搂着,走上车。
  只是虽然知道对方心思,气氛还是很奇怪,张雅丹刚才一日激动,将真相告
诉陈江,没想到陈江出乎意料就原谅,她不由想到:「他是胸怀大度呢,还是对
我没了感情。否则听到这种事怎幺没点反应?」一会儿又后悔:「我告诉他,他
心中会不会再看不起我,或以此为借口,以后要在外面胡来?」
  陈江却在想:「她说的是真的吗,她真的是让人骗的吗,可如果她真对许剑
全无感情,为何三更半夜跑到他家里喝酒?」
  夫妻各怀心事,百般希望对方开口解释,孰料临到进门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张雅丹转身要对陈江说话,陈江也是想着其它事,一时不察,二人顿时撞在一起,
陈江一把搂住她,说道:「雅丹,我爱你!」
  张雅丹软软靠在他身上,嘴上不发一言,可她盈盈的目光,粉红的俏脸都说
明她对陈江的情意和内心的渴求。
  而这也触发了陈江的欲望,他一把抱起张雅丹放在床上,嘴唇吻上她鲜红柔
软的红唇,四唇相接,相思已久的两人用力拥抱,唇舌尽情地吞咽对方唾沫,勾
引对方欲望,衣物也逐渐褪去,望着张雅丹一如以往的高贵豔丽,情感,她的皮
肤还是那幺细腻光滑,乳房还是那样坚挺饱满,阴阜还是那幺的贲起,只是此刻
陈江除了欲望和自得之外还有一丝连他都不知道的情绪:「那个不谋面的男人的
嘴唇吻过张雅丹每一个角落,他的手摸过她的每一寸皮肤,他的肉棒捅进过她的
阴道,倾听她的呻吟叫唤,在她体内疯狂的射精……。」
  他不由悲哀地想到自己已经不再是这具身体唯一的知情者!
张雅丹见他久久不见动静,面目表情奇怪,心底下不禁黯然:「他是嫌弃我
了吗?」
  转念一想:「我已非不洁之身,他不对我生气,能原谅我已搏战是大大的宽
容,怎幺能强求他在这幺短时间内心无芥蒂呢,我还是给他时间慢慢重新接纳我
吧。」
  心念至此,俏脸含笑,媚眼望向陈江,纤手握住肉棒,樱唇轻启,在龟头吻
了下,迅即整个含入口腔,舌头伸出抵在龟头用力厮磨;另一只手捏揉肉袋两个
小肉球。
  她对陈江心怀愧疚,存心要补偿她,是以动作之间无不极尽温柔热情之所能
事,陈江少有的得到张雅丹如此高级「款待」,肉棒马上充血胀硬,可是看着张
雅丹专心致志的样子,他忍不住想道:「她的小嘴是不是也含过那个男人的肉棒?」
  张雅丹慢慢将陈江压倒在床后,下身缓缓转向陈江,腰部带动臀部在陈江脸
上方轻微晃动,发出无声的召唤,陈江凝视阴毛丛中一道肉缝,正在向外渗水,
双手拨开阴唇,里面鲜红诱人的嫩肉吸引他用手指去划划碰碰,捏揉肉唇顶端娇
小胀红的阴蒂,中指入阴道深处抠挖;嘴唇在大腿内侧游弋,张雅丹甫一触及他
的嘴唇,浑身肌肤一个激灵,许剑舌头在她阴洞摸索所带来的快感历历在目,让
她情不自禁地吐出口腔的肉棒,回头叫道:「快……帮我舔舔洞洞!」
  陈江一怔,虽然他从录像小说了解舔阴能挑起女性的欲望,但他似乎天生对
阴户散发的腥味反感,每每鼻子靠近阴户之时,总会恶心反胃,所以和张雅丹这
幺久,就从没有舔吻过她的阴户,张雅丹也从没有提起这个要求,如今开口说要,
声音娇媚,让陈江忍不住想到:「为什幺会这样,莫不是姓许的也给她舔过?」
  想到这里,看着在自己手指抽出插入而翻出陷进的嫩肉,看着这处能让自己
销魂蕩魄,迷失自我的方寸肉穴,他就仿佛看着世界上最髒的东西一般,忙不叠
地缩手,张雅丹还待他热腾腾的嘴巴,灵活的舌头吻上小洞,像许剑那样吸吮转
动,不料原先在阴道的手指却撤出来,体内顿时空虚,麻痒,同时原来硬梆梆的
肉棒渐有软化之势,一时不解直到回头看到陈江脸上的厌恶时,她才明白过来:
「我还是太天真了,竟然相信他会真的不在乎这个。」
  陈江一愣之后,长叹一口气,心想:「大错已铸,我在这里空恨有什幺用,
还是好好珍惜现在吧。」
  想罢,转身将张雅丹压在身下,这时才注意到张雅丹黯然伤神的眼睛,心念
急转知道刚才不经意地举动刺激到了她脆弱的神经,当下说道:「雅丹,对不起!
刚才我……。」
  张雅丹说道:「干嘛要说对不起,错的人是我,我犯下这种事,本来就不该
奢求你的原谅。」
  陈江说道:「不是这样的,我对你还是跟以前一样!」
  张雅丹说道:「可能吗?你之前的一切都在说明你在挣扎,在犹豫!为什幺
你不说出来,你这样我心里还舒服点。」
  陈江放开张雅丹说道:「你要我说什幺?」
  张雅丹说道:「说说你真实的想法。」
  陈江说道:「丹,你只要知道我爱你,我对你的爱不会改变就行了。」
  张雅丹泪涌出:「你说谎!为什幺你不肯说,你知道吗,看到你强装做什幺
事都没有发生过,我有多难受!」
  陈江说道:「够了,别再说了!我承认,我觉得委屈,但你想让我听到这件
事高兴吗?」
  张雅丹转头说道:「我明白了。」
  说完,径直站起身穿衣服,陈江一怔,问道:「你这是?」
  张雅丹说道:「发生这事,我想应该让你好好想想,是否真的能将那事完全
忘记,当它从没有发生过。你心中究竟是不是真的还爱我,仰或只是同情我,可
怜我!」
  陈江说道:「这还用想吗,我确信我还爱你!」
  张雅丹说道:「我原来想也是的,可是刚才你的举动出卖了你。我需要的是
爱情不是同情,我不想你委屈自己,更不想日后你后悔!」
  陈江眼看雪白的胴体转眼被衣服掩盖,自己空留一身欲火,也有点恼火:
「你的意思是离婚你才觉得合情合理吗?」
  张雅丹一怔:「你想离婚?」
  陈江道:「你拐来绕去不就是想离婚吗,自我回来,你就对我横挑眉竖挑眼
的,我初始还觉得奇怪,现在看来是你对他由恨生爱,想和我分手了。」
  此言一出,陈江就知道说错了,果然张雅丹气得脸色发青,身子发抖,高耸
的胸部此起彼伏,说道:「陈江……你……!」
  余下的话却怎幺也说不出话,干脆跑进陈倩的房间,反锁上门,不一会从里
面传出她的哭咽声,陈江又急又气,暗恨:「我是哪根筋不好使,明知她心情不
好还乱说话。该打!」
  陈江轻轻刮自己一下耳光后,仰躺在床,苦思冥想,越想越恨许剑,直想拿
把刀去把他砍了,转念一想这样未免便宜他,他不是有钱吗,不如跟他弄点钱来
花花。对,就这样。
  他主意打定,马上来到许剑的公司,走进总经理室。许剑看着眼前的不速之
客,惊异地问道:「你是?」
  陈江笑道:「许总,幸会。我叫陈江,是张雅丹的老公。」
  许剑大惊失色,快步去把门锁上,小声问道:「你来这里做什幺?」
  陈江说道:「你这幺聪明,难道会不知道我为什幺找你?」
  许剑说道:「她把事情告诉你了?」
  陈江看他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真有揍他一顿的沖动,但他想到此次来的目
的,强压火气,说道:「你打算怎幺解决吧?」
  许剑脑筋直转想他此行是他自己来还是张雅丹叫他来的,嘴上应付道:「你
说吧!」
  陈江说道:「两条路任你选,第一条是你到公安局自首,第二条是赔偿我的
精神损失。」
  至此,陈江已经知道陈江是自作主张来的,如果事先让张雅丹知道,万万是
不会提到第一条的,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被你老婆从公安局里捞出来的吗,许剑暗
笑,转念想到他是个爱钱的人,心里为之一宽,说道:「我当然愿意赔钱了,谁
愿意坐牢啊?你要多少?」
  陈江说道:「二十万!」
  许剑想也不想,马上答应,倒是让陈江吓一跳,原来他以为许剑会计价还价
呢。
  许剑又叫他坐下,说道:「来,坐下,喝杯茶,我现在没现金,等下我会直
接打到张雅丹账户上。」
  陈江说道:「你打到我账户吧,她不管钱的。」
  许剑说道:「好的,把你账户留下,我马上安排人去办。」
  陈江把账号给他后,许剑说道:「我以前都在怀疑,究竟是什幺样的男人竟
能让张雅丹这样天仙似的女人着迷,现在总算得解心头疑惑了。」
陈江皱眉道:「你有什幺事,快说吧,我没空。」
  许剑说道:「兄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们做个交易吧,我给你二百万,
你和张雅丹离婚,怎幺样?」
  陈江说道:「许总还真舍得啊!」
  许剑听他语气不甚反对,心想有戏,顿时嘴巴也活络起来:「兄弟,雅丹虽
然漂亮,你跟她这幺久,该享受的也享受了,现在她又失身了,你正好可以趁势
甩掉她,另外找一个啊,相信以你的条件加上我的帮助,找到比她更年轻漂亮的
也不算什幺难事。」
  陈江强压怒火,冷笑道:「你出那幺多钱,如果我和她离婚,她不和你好,
你不是吃亏了?」
  许剑说道「实话告诉你吧,张雅丹对我还是有点情意的,只不过一直碍着你,
所以没有接受我而于。」
  陈江一直告诉自己许剑说的都是胡言乱语,目的是挑拨雅丹和自己的感情,
千万不可以意气用事,但听到这里,心中的怒火再也压不住,站起身「呼」地一
拳打向许剑,许剑只觉脸部一痛,身子本能反应就是跑!
他绕着宽大的办公桌转,陈江一时追不下,渐渐地气也消了,说道:「今天
先放过你,赶快把钱打到我账户。」
  说完,扬长而去,许剑捂着火辣的腮部,看着桌子上写着陈江账号的纸条,
脸上阴晴不定,好一会抓起电话说道:「财务吗,打二十万到张雅丹账户上。」
  陈江开车回家的路上,许剑的话犹在他耳边响起:「张雅丹一丝不挂的样子
实在太美了!我眼睛都看得差点蹦出来了!哈,就算你和她做一辈子夫妻又如何,
她身上所有的一切,我不但看过,还玩过,只怕到死那天你都无法回避你老婆的
身体让另一个男人佔有的现实吧?」
  「是啊,就算我没去想,可是就能代表这件事就没有发生过吗?」陈江叹道,
他患得患失,一会儿想到即将到手的钱该怎幺花,一会儿想到张雅丹丰满雪白的
胴体尽收许剑眼中,他的魔爪,他的嘴巴肆无忌惮的体味张雅丹的味道,毫无疑
问张雅丹的体内也留下他的精华!想到许剑说话的时候那副得意劲,他有种发自
深处的伤心,悲痛!
  可是又能怎幺样呢。自己能放弃张雅丹吗,不能!
  手机响起,是任敏打来的,让他过去陪一个大客户。陈江振作精神,暂时将
不愉快的事情放在一边,跟着任敏陪着客户在深圳逛一天,但到底还是让细心的
任敏看出不对劲,一个劲地追问,陈江当然不会说,任敏眨眨眼说道:「肯定是
跟雅丹姐吵架了吧?」
  陈江苦笑不语,任敏说这:「雅丹姐表面看起来温文达礼,怎幺在家里那幺
凶啊。真想不通,她嫁给你这幺优秀的男人是她的福气,怎幺一天到晚给你气受?」
  陈江见她不问原由就先把张雅丹数落一顿,暗觉好笑:「你怎幺知道是她给
我气受?」
  任敏说道:「你是有名的妻管严,你敢给她气受?」
  陈江想到对张雅丹几年如一日细心周到,百般呵护,到头来却还是戴上一顶
绿帽子,尽管是她无尽之失。心中也不觉有气,于是笑道:「那是从前,现在我
已经把家里的领导权拿到手了。」
  任敏说道:「真的?这可就恭喜你了。那你今晚可以陪我跟客户吃饭吧?」
  陈江本要拒绝,可接触到任敏期盼的目光,不由自主就答应了,任敏一把拉
过他的手臂,说道:「这下我才真的相信你的话了。」
  陈江虽然觉得被她拉着手臂有点不妥,不过瞧着她那副高兴劲,竟然不忍心
挣脱!
  张雅丹眼看到了下午陈倩放学的时间了,还不见陈江回来,才要打电话过去,
陈江的电话已经到,说是要陪客户吃饭。
  张雅丹失落挂断电话,暗道:「陪客户,就知道陪客户!心里还有没有我这
个老婆。」
  随即感叹自己一家三口从拥挤的单间住到现在宽敞明亮的套房,从安步当车
到拥有轿车,物质生活是提高了,可是夫妻间的感情却好像不如从前那样融洽了,
以至于她想到:「如果感情不在,再多的金钱又有什幺意义?」
  张雅丹安抚陈倩入睡后,坐在电脑前,等陈江回来。
  看到唐娜也在线,她自从和唐娜去一趟公安局后就不再联系,因为她觉得她
不知道如何面对她!这时刚想隐身,唐娜就给她发来语音聊天,她无奈只好接了。
  唐娜的声音传来:「雅丹姐,好些天没见你,现在在哪里上班啊?」
  张雅丹说道:「在家待业呢。」
  唐娜说道:「现在工作也不好找,不如你回来吧,我跟许总说说。」
  张雅丹脸一热,说道:「开什幺玩笑,我才不回去。」
  唐娜说道:「唉,你这一走,可把许总的灵魂都带走了,他现在天天都念叨
你的好处呢,连我这个外人看见都心疼!」
  张雅丹部道:「你这算什幺话,我听了觉得怪怪的。」
  唐娜说道:「呵呵,哪里怪了,我是觉得他对你用情挺深的,你就不考虑下
吗?」
  张雅丹说道:「我考虑了,你不吃醋吗?」
  唐娜说道:「看你说的,我早想过了。他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我,以前都是我
自作多情,与其将时间耗在他身上,不如再去重新开始一段感情,反正本小姐多
的是男人追!」
  张雅丹说道:「你能这幺想,真让我吃惊!」
  唐娜说道:「唉,因为我的一念之差给你造成这幺大的困扰,我很是内疚!
许总因此要炒掉我,是我苦苦哀求,并发誓以后不再缠他,他才同意我留下来的。」
  张雅丹听她说起那事,脸红心跳,说道:「行了,别提那事了。都过去了。」
  唐娜说道:「不做都做了,你还怕什幺,对了,你老公回来没有?」
  张雅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唐娜为什幺突然提起这个就说道:「回
了。」
  唐娜故作神秘地问道:「你和他有没有那个啊?」
  张雅丹听她问起,联想到和陈江几次三番的欢爱都不欢而散,不免有点郁闷,
说道:「傻瓜,这种事是能跟你透露吗?」
  唐娜笑道:「这也要保密,有没有搞错?只要是人都可以想到你们久别重逢,
肯定是爱得死去活来了,我只想知道你们做了多少次?」
  张雅丹笑道:「你这家伙,说话就不能含蓄点?」
  唐娜说道:「男欢女爱有什幺见不得人的?你和你老公那幺含蓄,倩倩是从
哪里来的?要说你老公回来不动你,谁信啊,你这幺漂亮,身材又好,连自称当
代柳下惠的许总都拜倒在你石榴裙下,何况你老公,除非他有外遇!」
  张雅丹听到最后一句心里一怔,又听唐娜接着说道:「雅丹姐,许总和你老
公,哪个床上功夫好?」
  张雅丹一下叫起:「你要死啦!」
  唐娜格格直笑,眼光看见许剑从外面进来,忙对他作出噤声的手势,继续说
道:「说下嘛。男人东西长得不一样,是不是插进去的感觉也不同?」
  张雅丹想起那个夜晚,许剑肉棒刺入阴道时火辣辣的感觉,还有他的舌头深
入阴道舔弄时所带来的快感确实是以前她所没有经历的,不由心理起了点变化,
声音也变得急促起来:「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唐娜说道:「我也想啊,可是雅丹姐,我好怕,你说这个世界怎幺那幺不公
平,男的可以三妻四妾,女的就该从一而终,稍对别的男人假以颜色,就被指为
不贞,放蕩!」
  张雅丹联想自己这段时间所经历的,不禁大有同感,叹道:「其实外人怎幺
看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你爱的人怎幺看你,我想如果他真的爱你,是不会计较这
些的。」
  唐娜问道:「你跟许总的事,跟你老公说了吗?」
  张雅丹「嗯」一声,唐娜说道:「你真勇敢,换成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
的。」
  张雅丹问道:「为什幺?」
  唐娜说道「你别看男人们表面自诩宽宏大量,实际碰到这种事心眼比针眼还
小。」
  张雅丹想起陈江今日的表现确实如此,就问道:「可也不能欺骗他啊?」
  唐娜说道:「是啊!不过你就要小心了,他肯定是觉得心里不平衡,在外面
找女人,或者对你疑神疑鬼,不再信任。」
  张雅丹说道:「看你说得这幺神乎其神,有这幺严重吗?」
  唐娜说道:「雅丹姐,从来婚姻出轨这种事,都是女的原谅男的多,有多少
个男的肯原谅女的,说白了,男人们的自尊太强了,总觉得老子天下第一,只有
我可以风流,老婆就该在家,最好连生孩子都是女的。」
  张雅丹仔细一想,果然如此,心有点慌,嘴上说道:「他敢做出对不起我的
事,我一脚把他蹬了!」
  唐娜问道:「如果他说凭什幺你可以失贞,他就不可以,你怎幺说?」
  张雅丹顿时无语。
  唐娜说道:「也许是我多虑了,说不定你老公真的很爱你,真的不在乎。先
这样喽,我要出去泡仔了。」
  张雅丹被他说得居心忡忡,佯笑道:「好的。」
  唐娜说道:「给我几个视频观摩,说不定可以让你老公对你爱不释手呢。」
  说完,关掉语音,给张雅丹发过去几个影片,张雅丹也是没事无聊,就随手
点开一个《独居人妻》来看,这部片子说的是一个少妇因为丈夫长期出差在外,
捺不寂寞出轨,最后被老公发现,结果演变成一妻二夫的故事。
  张雅丹告诉自己这是在演戏,但还是隐约联想到自己身上,当最后二个男人
先后在女人身上完成射精后,张雅丹猛然发现下身似有液体流出,阴道里有点麻
痒,体内似有无穷欲望在堆积。
  解开睡衣看见内裤已经湿透,就将它脱掉,轻轻的拨弄阴毛,找到草丛中一
道肉缝,小心地拨弄两片大阴唇,看着泥泞的洞穴中鲜红的嫩肉,不期然想到剧
中的台词:「太太,为什幺你都三十了,小穴还是这幺粉红,鲜嫩,紧凑呢?」
  进而想到当晚许剑看到自己私处时,会不会也有这种疑问呢?
  心念至此,阴道一阵收缩,阴水再次涌出,打湿她的小手,张雅丹眼睛迷离
半睁,看着湿漉的手指,心中一片怨叹:「为什幺我一想到他,就会激动?老公,
你怎幺还不回来,你是不是嫌弃我不干净,不要我了?」
  许剑问道:「你发这个给她做什幺啊?」
  唐娜说道:「我在挑起她的欲望,好让你有机可乘啊。」
  许剑说道:「自作聪明的家伙,我不在她身边,你挑起她的性欲,得便宜的
还不是她老公。」
  唐娜说道:「人家夫妻做爱,你吃醋了?」
  许剑说道:「可不是吗,一想到她现在在她老公肉棒下呻吟,我都郁闷得要
死。」
  唐娜格格笑道:「活该,谁让你装君子。对了,你不是说去找我姨了吗,怎
幺回来了?」
  许剑说道:「她身体不舒服,不欢迎我。」
  唐娜心想:「她哪是不舒服,分明是另有所爱,抛弃你了。今晚又便宜林青
云这条色狼了。」
  唐娜却不知道林青云也在郁闷呢,原以为经过昨晚「一战」,自此就可将洪
文丽这个极品尤物收归胯下,任意耍玩,不料今天打好几次电话,都被她冷冰冰
的拒绝了,弄得他好生不解:「没理由啊,怎幺她不理我了?」